2014年9月9日 星期二

(日本)薪資所得深受學歷及性別影響

李明洋摘譯、改寫

OECD / 2014-09-09

原文網址: http://www.oecd.org/edu/Japan-EAG2014-Country-Note.pdf

重點摘譯:

1.根據最新出版的"2014年教育概覽(Education at a Glance 2014)"顯示,2012年日本具有高等教育學歷的人口比例從2000年的34%上升至47%,在OECD各國中高居第二位。其次,根據2012年"國際成人能力評量計畫(Programme for the International Assessment of Adult Competencies, PIACC)"的調查結果顯示,在高等教育學歷的日本成人中,有高達37%的讀寫能力達到最高程度(第4或第5級),是24個接受調查的地區和國家中比例最高的。

2.在教育程度與就業率的關係方面,高等教育學歷的就業人口將近80%,學歷較低者的就業率為75%。其次,高等教育學歷失業人口比率從2000年的3.5%下降至2012年的3.2%,然而,僅有高中或後期高中學歷的失業人口率則從4.7%提升到5.1%,顯示過去12年間,兩者的失業人口差距逐漸擴大。

3.在基本技能與就業率的關係方面,讀寫程度愈高的高中學歷者,其就業率愈可能高於讀寫程度較低的高中學歷者;不過,讀寫程度對於高等教育學歷者的就業率影響不大。根據PIACC的調查結果顯示,日本在讀寫能力達到最高程度(第4級和第5級)的高等教育學歷人口中,有高達18%人沒有就業,遠高於OECD平均(10%),是OECD會員國中比例最高的國家。而在未投入勞力市場的人口中,擁有高等教育學歷且讀寫能力達到最高程度的男性只佔5%(OECD平均4%),但女性則高達32%(OECD平均12%)。

4.在性別與就業率的關係方面,日本25歲至34歲的女性人口中,有高等教育學歷的比率從2000年的49%,增加到2012年的61%,遠高於OECD平均(45%),也高於日本男性比率(56%)。然而,高等教育學歷的女性就業率只有69%,遠低於同等學歷的男性(92%),也低於OECD平均(80%)。其次,具高等教育學歷的日本女性,其收入平均只有同等學歷男性的48%,是受訪國家中比例最低的國家。此外,日本3歲左右幼童的就學率從2005年的69%,增加到2012年的78%,高於OECD平均(70%),增幅達9%,乃等同於女性就業人口比率的增幅。由此可知,擴大幼童就學率不僅能讓幼童從教育中獲益,也有助於讓更多女性投入職場。

5.在外籍留學生與赴國外留學生方面,日本在2000年至2012年間,外籍留學生比例增加了0.1%,達到3.3%,在受訪國家中排第8位。日本在2012年,有94%的外籍留學生來自於亞洲,其中的81%更來自於日本鄰近各國。不過,2011年,日本留學國外的學生比例只佔1%,為此,日本政府在2013年推出了"展翅飛翔,出國留學,日本(Tobitate! Ryugaku Japan)"計畫,預計到2020年,能將出國留學生的比例提升1倍以上。

6.在學歷與世代的差距方面,儘管日本年輕一代擁有高等教育學歷的人口高達60%,而老一輩擁有高等教育學歷的人口則佔35%,兩者差距在36個受訪國家中排名第3,僅小於南韓、和波蘭。其次,25歲至34歲人口中,有超過30%的讀寫能力達到最高程度,但55歲至64歲達到此程度的人口比例不到10%,兩者差距在OECD會員國中排名第2,近次於芬蘭。再者,有40%的成年人學歷高於雙親,而有將近50%左右的成人學歷等同於雙親。接著,有46%的45歲至54歲成人,以及32%的55歲至64歲成人具有高等教育學歷,遠高於OECD平均(前者為29%,後者為24%)。此外,在25歲至34歲人口中,有33%的男性和38%的女性與其雙親同樣擁有高等教育學歷,均高於OECD平均(男性為19%,女性為23%)。值得注意的是,根據PIACC的調查結果顯示,在雙親擁有高等教育學歷的日本成年人口中,讀寫能力達到最高程度者佔35%,高於OECD平均(23%),而讀寫能力最低程度者則不及2%,低於OECD平均(7%);至於雙親學歷不及高中的成年人口,讀寫能力達到最程度者佔12%,高於OECD平均(5%),而讀寫能力最低程度者則佔10%,低於OECD平均(25%)。

7.在成人教育方面,根據PIACC的調查結果顯示,約有42%的日本成人從事至少一種學習活動,低於OECD平均(51%);只有2%的日本成人參與正規的教育活動,遠低於OECD平均(10%),是OECD會員國中比例最少的國家,顯示日本成人進入職場後,很少會返回學校體系求學。

8.在師資培育方面,日本師範生的實習時間平均只有20天,遠不及其他國家的平均實習時間(介於70天至120天)。其次,日本要求準教師在完成師培課程後,必須通過競爭激烈的考試,並取得教師證照,這與許多國家的作法不同。再者,日本強制所有新進教師需接受正式的輔導方案,此點與半數的受訪國家相同。不過,根據"2013年教與學國際調查(TALIS 2013)"的結果顯示,日本當局支持教師專業成長的程度不如OECD各國。此外,日本初中教師的起薪為2萬7067美元,低於OECD平均(3萬735美元),但15年後及最高薪資分別為4萬756美元和5萬9643美元,均高於OECD平均(前者為4萬570美元,後者為4萬8938美元)。然而,在2005年至2012年間,日本初中教師的薪資減少了7%,而OECD各國教師的薪資則相對平穩。

9.在各教育階段的支出經費方面,2011年日本小學到高等教育階段,每名學生年度教育支出經費為1萬646美元,高於OECD平均(9487美元)。其中,小學階段每名學生的支出經費為8280美元,約等同於OECD平均;中學階段每名學生的支出經費為9886美元,則高於OECD平均(9280美元)。其次,從2008年以來,公部門的教育支出經費提升了6%左右,主要是因為當局在2010年增加了7%的預算,以補助高中學費。再者,公部門在小學、中學和中學後的教育支出經費比例,從2000年的89.9%提升到2011年的93%,與OECD各會員國刪減公部門支出經費的趨勢恰好相反。不過,儘管日本每名學生教育支出經費頗高,但公私部門在小學、中學和中學後的總教育經費支出只佔國內生產總值(GDP)的2.9%,遠低於OECD平均(3.9%),此乃因日本的高GDP,及就學人口數量銳減所致。

10.其他重要發現:

(1)2011年,日本的教育經費僅佔政府總預算的9.1%,是OECD會員國中,比重第二低的國家。

(2)日本公立高等教育的每年平均學費高達5019美元,但只有40%的學生獲得助學貸款或獎助學金。相較之下,英國公立高等教育的每年平均學費為4980美元,且有71%的學生每年可獲得1萬70美元的助學貸款,用於支付學費和生活費。

(3)日本的學前教育有55%的經費支出用於私立機構,遠高於OECD平均(18.7%)。其次,就讀公立學前機構的學童人數少於30%,遠低於OECD平均(68.4%),而就讀私立學前機構的學童人數則高達71.3%,遠高於OECD平均(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