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9日 星期二

(德國)師培時間久 教師薪資高

俞昭銘摘譯、改寫

原文網址: http://www.oecd.org/edu/Germany-EAG2014-Country-Note.pdf

重點整理:

1.在高中就學率方面,德國25歲至64歲人口中有86%至少取得高中學歷資格,遠高於OECD平均(75%);而且不同年齡層之間的差距也不大,55歲至64歲人口中取得高中學歷者有84%,也遠高於OECD平均(64%)。整體而言,目前德國年輕人希望取得高中學歷者高達95%,遠高於OECD平均(84%),高居受訪各國前3名。其次,德國高中男生就學率為95%,高於高中女生就學率(94%),兩者均高於OECD平均(男性為81%,女性為87%),和奧地利同為高中男生就學率高於女生就學率的國家。再者,德國高中生就讀結合學校與工作(雙軌制)的職前或技職學程的比例佔48%,高於OECD平均(46%);25歲至64歲人口中,在高中或後期高中階段取得職業資歷者佔55%,遠高於OECD平均(33%),在OECD各國中排名第4高。德國由於取得職業資歷比例很高,而且一般高中主要是為了進入研究所而非導向就業市場,所以具一般高中或後期高中學歷的成人只佔3%,遠低於OECD平均(12%),為OECD各國中比例最少的國家。

2.在失業率和就業率方面,德國在2005年到2012年間,國中以下學歷者的失業率由20.1%降至12.8%,降幅達7%;具高中及後期高中學歷者的失業率由11%降至5.3%,降幅達6%;高等教育以上學歷者的失業率由5.6%降至2.4%,降幅達3%。同時期OECD各學歷者的平均失業率降幅則分別為3%、1.6%及1.1%。相較之下,2012年德國各學歷者的失業率都低於OECD平均(分別為13.6%、17.8%、5%)。其次,2012年德國的就業率高於OECD平均,而教育程度造成的就業率差異高達31%,也高於OECD平均(28%),其中,德國具高等教育學歷者的就業率達88%,高於OECD平均(83%);具高中及後期高中學歷者的就業率為78%,高於OECD平均(74%);具國中以下學歷者的就業率為57%,也高於OECD平均(55%)。德國25歲至34歲人口中,具高職或後期高中學歷者的就業率高達85%,高於OECD平均(78%),而在25歲至64歲人口中,具高職或後期高中學歷者的就業率則為79%,也高於OECD平均(75%)。

3.在尼特族(Not in Employed, Education or Training, NEET, 又稱啃老族)比率方面,德國具高職學歷的年輕人口中,未就業者只有10%,低於OECD平均(12%),失業者約佔5.3%,更遠低於OECD平均(10.6%)。其次,德國尼特族的比率再度下降。2012年德國15歲至29歲年輕人口中,尼特族佔10%,低於OECD平均(15%)。自金融風暴後,德國和?地利、希臘、以色列、盧森堡、墨西哥及土耳其同為尼特族比率減少的國家。在2011年到2012年間,德國尼特族人口已經低於OECD平均,跌幅達1.1%,為OECD各國中跌幅最大的國家。此外,德國15歲至29歲的尼特族中,未加入勞動人口的佔60%,失業人口則佔40%。和其他OECD國家相同,超過半數失業人口的失業時間都少於6個月。

4.在不同學歷工作者薪資差距方面,德國自2000年起,具高等教育學歷者與具高中及後期高中學歷者的薪資相對差距已擴大。在2000年,具高等教育學歷者的薪資比具高中及後期高中學歷者薪資高出45%,稍低於OECD平均(51%),但是到了2012年,前者的薪資則比後者的薪資高出了74%,遠高於OECD平均(59%)。其次,德國具國中以下學歷者的薪資為具高中及後期高中學歷者薪資的比例,已從2000年低於OECD平均(80%)的76%,上升到高於OECD平均(76%)的84%。

5.在高等教育就學率及畢業率方面,德國就讀學術型大學的人口比率,預估將從2000年遠低於OECD平均(48%)的30%,提升至2012年將近OECD平均(58%)的53%;就讀短期技職型大學的人口比率,預估將由2000年低於OECD平均(16%)的15%提高到2012年超越OECD平均(18%)的22%。其次,德國學術型大學的畢業率將由2000年的18%,提高到2012年的31%,增幅達到13%,雖然增幅高於OECD平均(10%),但畢業率仍低於OECD平均(38%);德國技職型大學的畢業率則將從2000年的11%,提升到2012年的15%,增幅達到4%,增幅高於OECD平均(1%),且錄取率也高於OECD平均(10%)。再者,德國成年人具大學學歷者的比例為28%,低於OECD平均(33%);其中,年輕族群(25歲至34歲)中具高等教育學歷者佔29%,低於OECD平均(39%),年長族群(55歲至64歲)中具高等教育學歷者佔26%,稍高於OECD平均(24%),兩者比率相差3%,遠低於OECD平均差距(15%)。

6.在成人讀寫技能方面,根據2012年國際成人能力評量計畫(Programme for the International Assessment of Adult Competencies, PIACC)的結果顯示,德國各教育程度的成人讀寫技能平均得分為269分,低於OECD平均(272分)。其次,德國具高等教育學歷者的讀寫技能達到PIACC最程度(第4級或第5級)的人數比率低於OECD平均,而讀寫技能最低程度(第1級)的人數比率則高於OECD平均。而在讀寫技能只有最低程度的族群中,只有國中以下學歷者佔55%,遠高於參與國的平均(39%)。再者,德國讀寫技能達到PIACC最高程度者的就業率超過90%,高於OECD平均(87%)。

7.在與雙親教育程度的比較方面,德國25歲至34歲具高等教育學歷的人口中,其雙親未具備高等教育學歷者佔35%。整體而言,德國成年人口中,教育程度和雙親相等者佔58,遠高於OECD平均(49%);其中,和雙親同為高中以下學歷者只佔4%,遠低於OECD平均(15%);和雙親同為高中學歷者佔36%,遠高於OECD平均(20%);和雙親同為高等教育學歷者佔18%,高於OECD平均(14%)。根據PIACC的結果顯示,在德國的成年人口中,學歷高於雙親者佔24%,遠低於OECD平均(38%),為受訪各國中比率倒數第2低的國家;學歷低於雙親者則佔18%,高於OECD平均(12%),為受訪各國中比率第2高的國家。此外,在25歲至34歲的成年人口中,學歷高於雙親者佔19%,遠低於OECD平均(32%),學歷低於雙親者佔24%,則高於OECD平均(16%)。

8.在教育支出經費方面,2008年到2011年間,德國各階段教育機構的公共支出增加10%,然而,由於國內生產總值(gross domestic product, GDP)只增加了2%,所以教育機構的公共支出佔GDP的比例增加了8%,超越了2008年的水準。其次,2008年到2011年間,德國小學到後期高中階段平均每名學生的教育支出經費增加了12%,在校生人數則是減少了4%,高於OECD平均(減少1%);而高等教育階段每名學生的教育支出經費則上升14%,入學率也成長17%。再者,2011年德國高職體系每名學生的教育支出經費為1萬3995元美元,比普通高中課程(9975元)高出4020元美元。不過,2011年德國在公立與私立教育機構的教育總支出約佔GDP的5.1%,低於OECD平均(6.1%)。其中,小學及初中的教育支出經費佔階段佔2%,稍低於OECD平均(2.5%);高中佔1%,稍低於OECD平均(1.2%);高等教育佔1.3%,也稍低於OECD平均(1.6%)。

9.在教師薪資方面,平均而言,德國中小學階段教師的薪資高於OECD其他國家,尤以新進教師為最,例如小學新進教師的起薪高達5萬7美元,遠高於OECD平均(2萬9411美元),而符合最低學歷的小學教師所能達到的最高薪資高達6萬6396美元,遠高於OECD平均(4萬6909美元)。其次,德國小學至高中階段教師的薪資都比其他OECD國家平均高出將近40%到90%。儘管如此,德國教師最低薪資與最高薪資的差距比其他OECD國家小,例如小學教師的最高薪資和初任教師的薪資差距為33%,國中為32%,高中為37%,遠小於OECD國家平均差距(61%至62%)。再者,德國教師薪資比起高等教育學歷工作者的薪資毫不遜色,例如小學教師的薪資可達高等教育學歷工作者的88%,高於OECD平均(85%);國中教師可達高等教育學歷工作者的97%,遠高於OECD平均(88%);高中教師的薪資更比高等教育學歷工作者多出5%,而OECD平均則是少8%。此外,德國有46%的小學教師及48%的中學教師年齡超過50歲,比率遠高於OECD平均(小學為30%,中學為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