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19日 星期一

中國學術界的詐欺文化

Jiang Xueqin原作

李明洋摘譯、改寫*

The Diplomat / 2010-10-16

原文網址: http://thediplomat.com/2010/10/cheating-in-china/

重點摘譯:

根據上週刊登在"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上的一篇文章指出,詐欺在中國校園的存在,就好比佇立在美國校園中的哥德式建築,是司空見慣的事。

該篇文章寫道:"國立大學的行政當局為了賺取象徵創意的期刊被引用次數,而向學者施壓,結果興起了一股剽竊與捏造研究的風潮。"在12月,英國一份專攻於水晶結構的期刊宣稱,由中國作者發表在該刊上的70餘篇研究,由於原創性和嚴謹度有問題而悉數從該刊上撤銷。

今年初,英國醫學期刊"刺胳針(The Lancet)"的編輯則提出警告,研究造假及抄襲將對中國總書記胡錦濤在2020年前讓中國成為"研究超級大國"的宣示遭到威脅。

在中國的學術界向來存在著詐欺的問題,而當美國學者在中國遇到了這樣的事,反應往往是既震驚又厭惡。就如同耶魯大學教授Stephen Stearns只在北京大學講授了一學期的課,就因為抄襲而當掉了3個學生。而讓Stearns大為惱怒的,則是中國大學的行政人員和教授在面對學術詐欺時,似乎不會感到憤怒。

十年前,當我在華盛頓的"高等教育紀事報(Chronicle of Higher Education)"擔任中國記者時,我報導了北京大學社會學者王明明(Wang Mingming)被指控抄襲美國教科書的事件,結果在中國的學術界引起了軒然大波。然而,當我針對此事進行採訪時,許多受訪的中國籍人士認為,王明明是否有罪並不重要,最重要的是王明明是否曾經得罪了誰,而會因此讓他惹上麻煩。結果這件事最終圓滿收場,王明明仍舊在北京大學任教。

和Stearns一樣,美國人會對違反學術誠信的行為感到憤怒,但他們不能理解,為何中國的學術界不會因此而感到憤怒,反而許多中國人不能明白,為何外國人會對這種事情批判得如此激烈。

最根本的問題在於,Stearns把北京大學視為學術單位,但中國人卻將北京大學當成了官僚機構,而且許多地方都是採用中國共產黨的作法。事實上,有些人說北京大學更像個政府部門。在官僚體系裡,最重要的是人際關係,而那卻是和學術誠信對立的。

然而,誠如人民大學(People's University)的張明(Zhang Ming)教授在接受紐約時報採訪時所說的:"我們必須將焦點放在追求真理,而不是為某些官僚的業務提供服務,或是去滿足某些人的私利。"

問題是,雖然我們往往忘記了美國的大學不過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才成為世界級的研究型大學,但在1個世紀以前,美國大學的學術聲譽也跟目前中國的大學差不多。例如,美國的醫學院曾經是毫無規範的文憑製造工廠,只要付得起學費的人,都可以拿得到醫學院的文憑,結果從這些學校畢業的醫師,危害社會的比造福社會的還多。後來,有一群受過歐洲教育的夢想家成立了約翰霍普金斯大學(John Hopkins),並且徹底地改革了美國的醫療研究和教育。而長春藤聯盟(Ivy League)則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由幾所專由美國富家子弟就讀的黨校,轉型成為治學嚴謹的學術機構。

因為美國的許多大學都是私立的,所以他們可以自行決定如何改善學校。但是在中國,高等教育改革並非由學術界主導,而是在黨部官員的指示下,採由上而下的模式進行。在1988年,中央總書記江澤民要求要辦理世界級的大學,接著是胡錦濤要求在2020年前,中國要成為研究超級大國。

然而,只要共產黨(Communist Party)繼續控制著大學,那麼這些大學將繼續淪為政治性的官僚機構;這些大學的教授在乎的,將是為某些官僚提供服務,而詐欺和作假的事件也將更加普遍而不被當回事。


作者簡介

本文作者江學勤(Jiang Xueqin)為前北京大學附屬高中副校長暨該校國際部主任,現為清華大學附屬高中(Tsinghua University High School)副校長。著有"創新中國教育"一書。

(*本文獲作者Jiang授權中文翻譯,本人特此致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