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15日 星期六

把創意用來愚弄威權上層的中國

Yong Zhao原作

李明洋摘譯、改寫*

Yong Zhao / 2014-10-23

原文網址: http://www.chinausfocus.com/culture-history/fooling-the-emperor-how-is-creativity-misapplied-in-china/

重點摘譯:

當今,中國、美國,以及世界上其他國家最熱門的話題,就是中國有否具備創新能力。毫無疑問的,中國必須開創一條新的道路,以擺脫中等收入國的行列。即便過去30幾年來,中國確實無所不能,然而,如今這個國家是否能再創造出什麼新的名堂,實在值得懷疑。

事實上,中國的問題並不在於她的人民是否具有創造力。人類天生就有創造力。就遺傳學的角度而言,創造力不應該帶有種族偏見,或專屬於某個民族。如果說創造力是平均分布的話,那麼中國理應也享有和其他國家一樣的創造力。尤其中國的人口數量足足是美國人口的3倍以上,所以中國的創造人才應該更多。而且中國還宣稱,她是所有古文明中唯一文明沒有中斷,歷史綿延5000餘年,且擁有世界上最強而有力的帝國。既然如此,中國就應該累積了相當厚實的創造和創新能量才對。

然而,中國在近代卻沒有多少科技方面的新發明,至少沒有多少足以抵禦西方科技侵略的發明。直到目前為止,儘管中國的專利申請件數及科學論文的產量激增,仍舊無法顯示出其發明和創新的能力。

很顯然的,中國並沒有將人民潛藏的創造力轉換成偉大的創新和發明。中國的創造力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為何中國失去了創造力?

其中有一個主要的因素,那就是威權思維當道,倡議人民務須完全服從權威,因此在政策的施行上,順從者予以獎勵,反抗者則予以懲罰。

雖然許多人認為,服從會減少創造力,但事實上卻是提升了創造力,讓人民更具創意。只不過這樣的創意非但沒有產值,反而有礙生產,原因就在於人民只是表面順從,而非真心服從,以至於透過弄虛作假的創意來表現出順從。例如許多中國的地方政府為了迎合當局反貪腐的旨意,乃嚴禁官員飲用名酒,不准在豪華餐館擺設筵席,於是這些官員乃大肆發揮創意:把諸如茅台等超級昂貴的名酒裝在可樂瓶或一般的飲料瓶裡;宴席從餐廳移到農舍裡擺設;把五星級飯店的主廚請到地方餐廳烹調。又如為了遵守環保法規,地方官員不只在一個地方發揮創意,要求把山坡地塗成綠色。而有好幾個省的官員,在馬路鋪上土壤,然後種植蔬菜和大豆,好讓上級明白他們遵從耕地保育的中央法規。

所謂"上有政策,下有對策"這句話,就是被用來說明上述各種"愚弄當權者"的現象。這就是為何在中國,當權者總以為人民達到了他的要求和願望,但實際上卻是在虛耗資源和創意。

近來,中國政府發起的創意運動也面臨了相同的命運。為了刺激創意,當局祭出了各式各樣的賞罰手段。而中國的人民又再次發揮創意,以迎合上意。上個月,不少受刑人因為他們的發明獲得專利而獲得減刑。例如因濫權而被關押15年的前重慶市立警察局長Wang Lijun,如今擁有254項專利,其中的211項專利是在一年內獲得。另外一位在天津服刑的Wu Changshun則擁有35項專利。他們大部分的專利都跟警察的裝備和配件有關,雖然這些專利已商品化,但絕大多數都由原本自己所屬的部門購買,並為他們自己賺取了專利權稅和聲譽。

其次,大約10年前,中國政府在砸下重金後,很光榮地宣稱由上海交通大學教授陳進所率領的團隊研發出複雜的電腦晶片"漢芯1號(Hanxin #1)",結果原來那些晶片都是陳進私下向Motorola買來的。然而,他極富創意地聘僱移民工(migrant workers)把這些晶片上的Motorola標誌移除,然後想辦法通過中國官員和專家的檢查。還有一位江西省井岡山大學(Jinggangshan University)的教授以極富創意的手法在國際學術期刊上刊登40餘篇論文,並因此獲得數萬元人民幣(譯者註:中國當局或某些單位會按照刊登期刊的學術地位而給予作者價值相等的獎金做為獎勵)。然而,這些論文及其他30餘篇同為該校職員發表的論文,後來因為涉嫌捏造和造假資料而悉數被撤稿。

除此之外,還有更多類型的創新手法。在中國,捏造假研究以及販售假期刊業已成為一種利潤可達數百萬美金的企業,就像販賣一些小聰明的專利權(junk patents)一樣。不敢行險於僥倖的教授、醫生、護士、工程師和專業研究人員,就只好各自發揮創意:一稿多投,把一篇論文拆成多篇刊登,把已發表的論文做創意性的修改,或乾脆抄襲。結果,雖然中國現在的專利權數量已超越美國,而且也發表了數百萬篇的科學論文,然而,這些專利和論文,絕大多數都品質低劣。

就本質上而言,中國人的創造力並不輸其他民族,承擔風險的意願也不比其他民族低,而且也沒有比其他民族更愛弄虛作假。然而,由於完全服從於權威的威權思維作祟,使得中國人把創造力用來造假,甘冒危險,以迎合威權高層的心意。換句話說,即便威權的旨意不得違抗,但人民卻可透過創意來愚弄他。

中國的未來取決於人民是否能將創意轉換成極富建設性的創新和發明。然而,何時能夠實現這個目標,乃取決於威權上層的思維何時能夠改變而定。


作者簡介

本文作者Yong Zhao為國際知名教育學者、作家及演講者,專精於全球教育方法及應用,目前任職於美國奧瑞岡大學(University of Oregon),擔任教育測量、政策和領導學系教授,發表學術文章百餘篇,以及出版20餘本書,包括2014年出版的"誰害怕大惡龍:為何中國擁有世界上最好(最差)的教育體系(Who's Afraid of the Big Bad Dragon: Why China Has the Best (and Worst) Education System in the World)"、2012年出版的"世界級的學習者:教育創新與學生創業(World Class Learners:Educating Creative and Entrepreneurial Students)",以及2009年出版的"迎頭趕上或引領世界:在全球化時代的美國教育(Catching Up or Leading the Way: American Education in the Age of Globalization)"。此外,他尚有經營部落格: http://zhaolearning.com.。

(*本文獲Zhao教授授權中文翻譯,本人特此致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