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19日 星期一

面對競爭與營利行不通的事實

John Quiggin原作

李明洋摘譯、改寫*

the guardian / 2016-09-12

原文網址: https://www.theguardian.com/commentisfree/2016/sep/12/face-the-facts-competition-and-profit-dont-work-in-health-education-or-prisons?CMP=share_btn_tw

重點摘譯:

在開發燈泡遭到一連串的失敗後,Thomas Edison應該是說:"我並沒有失敗,我只是找到了1萬個行不通的方法而已。"當我們想到了英國前首相Tony Blair向民眾承諾他的公共政策必定行得通時,這句話就會不由得從我們的心中湧現出來。

現在回想起來,Blair和他那些志同道合的英語系國家改革者的作法都和愛迪生背道而馳。Edison雖然做了很多次的實驗都失敗,但最終他發明了燈泡。然而,市場導向的教育改革,尤其是針對健康、教育和公共安全等福利服務進行的改革,剛開始都萬事俱備,但到了後來卻都被一連串失敗的實驗所取代

以下就舉幾個近年來發生在英語系國家的例子:

1.蘇格蘭當局基於安全考量而緊急關閉了17所學校。這些學校都是在"民間融資提案制度(Private Finance Initiative, PFI)"下所設立的,最早是在Margaret Thatcher任內推動,其後的Blair和Gordon Brown則大規模拓展。

2.PFI也令英國全境的醫院面臨嚴重的資產虧損,導致許多醫院的信譽瀕臨破產的危機。

3.私營監獄管理公司"信佳集團(Serco Group plc)"(因管理不善)而被紐西蘭當局勒令償還紅利獎金

4.以營利為目的的私立學校"ITT技術學院(ITT Technical Institutes)"因被指控誤導學生,而被美國聯邦政府取消"佩爾補助金(Pell grant)",結果在新學期來臨之際即無預警關閉。然而,這不過是眾多案例之一而已。

5.美國"司法部(Department of Justice)"在掌握確鑿證據後宣布,不再使用私營監獄

6.美國以營利為目的或由企業經營的特許學校,其辦學失敗率已遠高於傳統公立學校

7.澳大利亞的維多利亞州(Victoria)和新南威爾斯州(NSW)以營利為目的的"職業教育訓練計畫(vocational education in training)",3年來學生人數銳減一半。據估計,支應這些虛假課程的預算,光是2015年就高達12億美元,且將無法償還。

諸如上述的案例可能會無止盡地呈倍數增加,而這些案例也不是我特意選擇的,只要我們在網路上以"PFI醫院"或"私人職業訓練"等字眼搜尋,就會出現數十個案例,內容幾乎都是描述這些方案或計畫在財物或人力上造成災難。

然而,儘管災難不斷,推動市場導向的改革卻仍大步邁進著。在美國,Obama政府仍繼續提倡已然失敗的特許學校政策,Obama的盟友芝加哥市長Rahm Emanuel和教師工會的戰火也仍未停歇。而英國保守派人士雖然因為PFI的慘敗而收手,然而,卻仍忠心遵奉著Blair的其他政策,例如將地方管轄的學校轉型成(如同美國特許學校的)"學院(academies)",儘管沒有任何證據支持這類的學校有助於教育的提升。

尤有甚者,新南威爾斯州的Baird政府儘管災難已明顯地擺在眼前,卻仍如火如荼地在"技術與繼續教育(Technical And Further Education, TAFE)"推行私有化政策,亦即將監獄的教職外包給私人企業,由欠缺教師資格的人取代合格教師。不只如此,Baird政府還將公共住房的供應業務外包出去,而取得這項業務的贏家極有可能是上述的信佳集團。

對於這些市場導向改革政策的失敗,澳大利亞的政策菁英們似乎都不痛不癢。最近出版集團Harper回顧澳大利亞所採行的競爭政策後指出,"政府在提供服務時,應該將消費者的選擇放在核心地位,透過政策來刺激多元和競爭的市場,進而吸引具創造力和熱情響應的廠商。"然而,正是這些被譽為"具創造力"和"熱情響應"的PFI建商,深深地傷害了政府的服務計畫

這些改革的倡議者遲早都必須回答這樣一個問題,那就是"到底什麼是行得通的?"在這一樁樁失敗的實驗中,飽受非議和資金不足的公部門仍一直持續進行著教育青年學子的艱苦工作,給予患者治療並盡最大的力量給予社會中需要協助者服務,而且無論是否支付得起,都基於服務的倫理給予優質的協助。

如此成功的模式只有出於非營利性質的慈善組織或服務任務所可以比擬的。例如教會經營的學校和醫院,以及諸如針對失業者和無家可歸者提供收容服務的婦女團體,乃填補了公部門的缺口,滿足了那些需要協助卻服務不足或被遺漏者的需求。

最終,這個議題的核心並非公眾與私人的對抗,而是市場競爭及營利導向與專業及服務導向的對立,這也是對人提供的各種服務所不可避免的現象。

無論市場改革者如何精明地設計出各種賞罰機制,人們為了利潤而競爭終究會想方設法地將這些機制推翻。所以,社會大眾務須認清這一點,就讓我們回到事情的本源,去了解怎麼做才是真正行得通的吧!


作者簡介

John Quiggin為享譽國際的經濟學者,昆士蘭大學(niversity of Queensland)教授、澳大利亞研究委員會榮譽研究員(Australian Research Council Laureate Fellow)、澳大利亞政府氣候變遷委員會(Board of the Climate Change Authority of the Australian Government)委員、經濟計量學會(Econometric Society)會員,以及澳洲社會科學院(Academy of the Social Sciences in Australia, ASSA)會員。Quiggin教授不僅著作等身,且質量兼備,被評選為世界學術質量兼備的前5%經濟學家。經營有部落格"John Quiggin"。

(*本文取得Quiggin教授中文翻譯授權,本人特此致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