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15日 星期四

(德國)教師老化情形嚴重 技職學歷者失業率低

李明洋摘譯、整理

OECD / 2016-09-15

原文網址: http://dx.doi.org/10.1787/eag-2016-en

重點摘譯:

1.在教育支出經費方面,德國每年平均每名學生的教育支出經費為11545美元,高於OECD平均(10493美元)。其次,2008年至2013年間,儘管德國小學、中學和後期中等教育階段的入學率降低8%,但教育支出仍增加了3%,使得平均每名學生的教育支出經費上漲了12%,高於OECD的平均漲幅(8%),使得德國小學、中學和後期中等教育階段每名學生的平均教育支出經費達到了10267美元,高於EOCD平均(9258美元);至於同時期的高等教育,儘管教育支出經費增加了16%,使每名學生的平均教育支出經費高達16895美元,但因入學率的漲幅高達28%,遠高於OECD平均(11%),使得每名學生的平均教育支出經費比2008年少了10%。再者,德國高等教育經費由私部門支應者僅佔14%,遠低於OECD平均(30%)。此外,德國高等教育階段平均每名學生接受教學服務的支出經費為9085美元,低於OECD平均(10222美元),不過,支用於研究發展的經費佔高等教育總體經費的40%,遠高於OECD平均(30%)。最後,德國教育支出經費由公部門支應者佔"國內生產總值(gross domestic product, GDP)"的4.2%,低於OECD平均(4.8%)。

2.在具高中職學歷人口方面,德國25歲至64歲人口中,具高中學歷或以上者佔87%,而德國年輕族群(25歲至34歲)中,最高學歷為高職或後期技職者佔51%,但最高學歷為高中或後期高中學歷者則僅佔7%,遠低於OECD平均(17%),為OECD各國當中比例最低的國家。其次,德國高中教育階段中,畢業自高職者佔43%,低於OECD平均(46%),畢業自普通高中者佔48%,也低於OECD平均(54%)。再者,德國25歲至64歲人口中,具高職或後期技職學歷者的失業率僅為4.2%,遠低於OECD平均(7.7%),就業率則高達86%,高於OECD平均(81%);而具高等教育學歷者的就業率則為88%,也高於OECD平均(83%)。此外,德國具短期高等教育學歷者、具大學學歷者、具碩博士學歷者的工作薪資比具高職學歷者的工作薪資分別高出26%、52%、77%。最後,德國15歲至29歲人口中,尼特族(NEETs, 不求學、不就業、不受訓,亦稱啃老族)只佔8.6%,僅高於冰島(6.2%)、荷蘭和瑞士(8.3%)、盧森堡(8.4%);然而,10年前德國的尼特族佔14.7%,相近於OECD平均(14.8%)。

3.在教師待遇與人力結構方面,德國小學教師的平均薪資比其他行業同等學歷工作者的薪資低7%;初中教師的平均薪資和其他行業同等學歷工作者的薪資相等;而高中教師的平均薪資則比其他行業同等學歷工作者的薪資高出7%。其次,2005年至2014年間,德國小學和初中教師的薪資增加了10%,高中教師則增加了3%,均高於OECD平均漲幅(小學增加4%,初中增加3%,高中增加1%)。再者,2014年,德國小學、初中、高中教師的年齡等於或高於50歲者分別佔42%、50%、43%,均高於OECD平均(小學佔30%,初中佔34%,高中佔38%),僅次於義大利,為OECD各國當中比率第2高的國家。此外,德國小學、初中、高中教師平均每年授課時數別為800小時、750小時、714小時,也均高於OECD平均(小學為776小時,初中為694小時,高中為644小時)。

4.在兩性平權方面,德國25歲至64歲男女性人口中,具高中或以上學歷的男女性人口分別佔88%和85%。其次,德國高等教育畢業生中,女性人口約佔51%,低於OECD平均(57%);其中,攻讀工程、製造和建築領域的男女比為4.2比1,高於OECD平均(2.9比1),攻讀教育領域的男女比為1比3,高於OECD平均(1比4.2)而攻讀健康福利領域的男女比為1比2.3,也高於OECD平均(1比3.7),而攻讀藝術人文的男女比為1比2.3,則稍低於OECD平均(1比2)。再者,德國25歲至64歲具高中或後期中學學歷的男女性就業率分別為83%和77%,兩者僅差距6%,遠低於OECD平均差距(14.4%);至於具高等教育學歷的男女性就業率差距也僅有7%,然具高中以下學歷的男女性就業率差距則為16%,唯仍低於OECD平均差距(20%)。此外,具高等教育學歷的女性全職工作者,其薪資比同等學歷男性工作者少28%,相近於OECD平均(27%);不過,35歲至44歲具高等教育學歷的女性全職工作者,其薪資則比同等學歷男性工作者少34%,遠高於OECD平均(26%)。

5.在高等教育學歷人口方面,德國年輕族群預計一生中會接受高等教育者佔57%,稍低於OECD平均(61%),而一生中將具有高等教育學歷者約佔40%。其次,2005年至2014年間,德國高等教育畢業率從26%,上升到38%;其中,大學部畢業生佔80%,碩士班畢業生佔20%。再者,德國年輕人的高等教育入學率從2005年的22%,上升到2015年的30%,唯仍低於OECD平均(從2005年的32%,上升到2015年的42%)。此外,德國年輕族群(25歲至34歲)具短期高等教育學歷者低於1%,遠低於OECD平均(8%);具學士學歷者佔15%,低於OECD平均(21%);具碩士學歷者佔13%,稍低於OECD平均(14%);具博士學歷者佔1%,等同於OECD平均。值得一提的是,德國25歲至64歲具高等教育學歷人口中,攻讀工程、製造和建築領域者佔29%,遠高於OECD平均(18%),為OECD各會員國和夥伴國中比率最高的國家;不過,攻讀科學、數學和電腦領域者僅佔8%,低於OECD平均(11%)。

6.在雙親是否為外籍人士方面,德國25歲至44歲人口中,雙親具高中以下學歷且為國外出生者,未完成高中學歷的比率高達48%,而雙親具高中以下學歷且為本地出生者,未完成高中學歷的比率則僅為15%。

7.在教育程度與就業情形方面,德國具高等教育學歷者的就業率約為88%,高於OECD平均(84%);具高中或後期中學學歷者的就業率為80%,高於OECD平均(74%);具高中以下學歷者的就業率為59%,也高於OECD平均(56%)。其次,德國具高等教育學歷者的失業率為2.3%,低於OECD平均(4.9%)。再者,德國具高等教育學歷工作者的薪資比具高中學歷工作者的薪資高出58%,高於OECD平均(55%)。

8.在早期教育方面,2014年,德國2歲幼童的早期教育安置率為65%,至於3歲、4歲、5歲幼童的學前教育安置率則分別為94%、98%、99%。其次,德國學前教育階段幼童就讀公立機構者僅佔35%,遠低於OECD平均(68%)。再者,德國早期教育支出經費由私部門支應者佔24%,僅次於澳大利亞、日本、葡萄牙和英國。此外,德國早期教育和學前教育的生師比分別為5比1和10比1,均低於OECD平均(早期教育為9比1;學前教育為14比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