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15日 星期四

(巴西)基礎教育教師薪資低 初中校長年齡為各國最輕者

李明洋摘譯、整理

OECD / 2016-09-15

原文網址: http://dx.doi.org/10.1787/eag-2016-en

重點摘譯:

1.在技職體系方面,巴西高中教育階段選擇就讀技職體系者僅佔8%,不僅遠低於OECD平均(44%),也遠低於智利、墨西哥、哥倫比亞和高斯大黎加等拉丁美洲國家(彼等國家均高於30%),為受訪各國中比率最低的國家之一。其次,2014年,巴西15歲至19歲人口中,選讀高職者僅佔4%,遠低於OECD平均(25%),也遠低於選擇普通高中者(40%);若以目前情況推算,則巴西年輕學子一生中將完成高職學業者只佔6%,遠低於OECD平均(46%)。再者,巴西高職畢業生年齡低於25歲者高達84%,平均畢業年齡為20歲,低於OECD平均(23歲),而後期高職教育階段的平均畢業年齡為27歲,也低於OECD平均(30歲)。之所以如此,主要是因為許多OECD國家的高職教育鼓勵成人回流進修,但巴西則只在後期高職階段開放回流進修的機會,因此巴西高職生的畢業年齡會低於OECD平均。儘管巴西的高職較不流行,但生師比為8比1,遠低於普通高中生師比(17比1),也遠低於OECD平均(14比1),為受訪各國中比率第2低的國家。

2.在男女平權方面,巴西女性和男性人口受教育機會較其他國家更趨於平等,例如普通高中畢業生中,女性畢業生佔57%;高職畢業生中,女性畢業生則佔60%;而高職畢業生中,攻讀工程、製造和建築領域的女學生佔29%,遠高於OECD平均(12%)。至於高等教育畢業生,攻讀教育領域的女男比為3.2比1,低於OECD平均(4.2比1),而攻讀工程、製造和建築領域的女男比為1比2,高於OECD平均(1比3)。其次,巴西不具高中學歷的女性就業率約佔51%,其中,兼職者佔27%,全職者佔24%;而具高等教育學歷的女性就業率為84%,雖相近於OECD平均,但低於男性就業率(90%);至於不具高中學歷的女性全職工作者薪資僅為同等學歷男性工作者的2/3,為除了南韓以外,兩性薪資差距最大的國家;而具高等教育學歷女性全職工作者的薪資則為同等學歷男性工作者的64%,也低於OECD平均(73%)。再者,巴西小學教師中,女性教師佔90%,高於OECD平均(82%);高等教育教師中,女性教師僅佔45%,稍高於OECD平均(43%)。最後,巴西初中女校長的比率高達75%,則遠高於OECD平均(45%)。

3.在教育支出經費方面,2013年,巴西小學教育階段至高等教育階段的教育支出經費佔政府教育總經費的16.1%,高於OECD平均(11.2%)。其次,巴西小學教育階段至高等教育階段的教育支出經費佔"國內生產總值(gross domestic product, GDP)"的比例從2005年的4.1%,上升到2013年的5.5%,不僅高於智利(4%)、墨西哥(4.5%)等拉丁美洲國家,也高於OECD平均(4.7%)。再者,巴西小學教育階段至後期中學教育階段的公部門教育支出經費佔GDP的比例,從2005年的3.2%,上升到2013年的4.3%,漲幅達1.1%;而高等教育階段的教育支出經費的公部門教育支出經費佔GDP的比例,則從2005年的0.7%,上升到2013年的0.9%,漲幅只有0.2%。最後,巴西高等教育平均每名學生的公部門教育支出經費為1萬3540美元,遠高於小學和中學每名學生的公部門教育支出經費(3824美元);然而,由於高等教育學生人數降低,致使高等教育的教育經費僅稍高於公部門總教育經費的1/5。

4.在教師待遇和工作環境方面,巴西小學和中學教師年齡低於40歲者超過50%,高於OECD平均(小學佔40%,中學佔35%);而年齡超過60歲者則不及2%,遠低於OECD平均(小學佔6%,中學佔9%);而巴西初中校長的平均年齡則為受訪各國中最輕者,其中,年齡低於40歲者約佔30%。其次,巴西學前、小學和中學教師的最低薪資均相同,為1萬2337美元,不僅低於智利、墨西哥等拉丁美洲國家,也低於OECD平均值的一半。再者,巴西公立大學教師的平均年薪為4萬美元,正教授的平均年薪更高達7萬6000美元,遠高於多數OECD國家,且相近於芬蘭(8萬美元)、挪威(7萬3000美元)、瑞典(8萬10000美元)等國家。此外,巴西學前至中學教師每年的平均授課週數高達42週,遠高於OECD平均(學前為40週,高中為37週),為受訪國家中授課週數最多的國家。最後,巴西小學的平均班級人數為23人,高於OECD平均(21人);初中平均班級人數為27人,也高於OECD平均(23人);其中,巴西公立中小學的平均班級人數為25人,而私立中小學的平均班級人數則為18人;不過,2005年至2014年間,巴西公立初中的平均班級人數已減少15%,私立初中的平均班級人數也減少了6%。值得一提的是,巴西初中校長會與教師一起解決班級秩序問題者超過80%,遠高於OECD平均(62%);會採取行動促進教師之間的合作者佔75%,高於OECD平均(60%);以及會確保教師盡力提升自身技能者佔75%,也高於OECD平均(64%)。

5.在學前教育方面,巴西的學前教育分為兩類,其一為早期教育發展方案,另一為學前教育方案。巴西的學前教育又可分為純粹教育方案(education-only programmes)以及將教育和照護結合的統合方案(intergrated programmes),然而,前者是OECD會員國和夥伴國家中唯一沒有提供正式課程者,而後者則是除了奧地利外,沒有提供正式課程者。其次,巴西2歲幼童的教育安置率約佔1/3;3歲幼童的教育安置率只有57%(早期發展方案佔47%,學前教育方案佔10%),遠低於OECD平均(71%;早期發展方案佔4%,學前教育方案佔69%);5歲幼童的教育安置率則達到94%,其中大多安置於學前教育。再者,巴西安置於公立早期教育發展方案和公立學前教育方案分別佔63%和75%。此外,2013年,巴西早期教育方案平均每名幼童的教育支出經費為3747美元,約佔GDP的0.6%,低於OECD平均(0.8%)。最後,若將教師和助教納入計算,則巴西早期發展方案的生師比為8比1,相近於OECD平均;學前教育方案的生師比為15比1,則高於OECD平均(12比1);若不將助教納入計算,則學前教育方案的生師比為17比1,也高於OECD平均(14比1)。

6.在高教學歷人口方面,巴西成年人口中,具高等教育學歷者僅佔14%,不僅遠低於OECD平均(35%),也遠低於智利(21%)、哥倫比亞(22%)、哥斯大黎加(23%)和墨西哥(16%)等拉丁美洲國家;不過,年輕族群(25歲至34歲)具高等教育學歷者佔16%,高於年長族群(55歲至64歲)的比率(11%),顯示有進步跡象。其次,巴西具大學學歷工作者的薪資比具高中學歷工作者的薪資多出2倍;而具碩士或博士學歷工作者的薪資則比具高中學歷工作者的薪資多出4倍。再者,巴西具高等教育學歷者的就業率為88%,而不具高中學歷者的就業率則只有72%。此外,巴西的大學和碩士畢業生中,攻讀科學、工程、製造和建築領域的比率分別為14%和28%,前者低於OECD平均(22%),而後者則高於OECD平均(21%)。最後,國際留學生在巴西高等教育學生中所佔的比率偏低,其中,大學部僅佔0.2%,碩士班雖較高,也只佔1%,遠低於OECD平均(12%),其中,以攻讀科學、工程、製造和建築領域為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