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21日 星期三

談川普的擇校計畫

Alan Singer原作

李明洋摘譯*

The Huffington Post / 2016-09-12

原文網址: http://www.huffingtonpost.com/alan-singer/trumps-plan-to-destroy-pu_b_11972118.html

重點摘譯:

如果您的孩子就讀公立學校,或者您是公立學校的教師,而您正打算把票投給Donald Trump的話,那麼您就準備跟您(的孩子)的學校吻別。

Trump從來就沒有使用過公立學校的資源,他的孩子也是如此。當Trump還是個小孩的時候,就讀紐約皇后區(Queens)學費昂貴的私立學校"丘林學院(Kew-Forest School)"。後來因為行為問題而轉學到另一所學費昂貴的私立住宿學校"紐約軍事學院(New York Military Academy)",並在那裡完成了中學課程。

Trump的兒子Eric Trump和Donald Trump Jr.均就讀賓夕法尼亞州(Pennsylvania)波茨坦市(Pottstown)學費昂貴的私立住宿學校"希爾學校(Hill School)"。而他的女兒Ivanka Trmp則先後就讀紐約市學費昂貴的私立學校"查平學校(Chapin School)",以及康乃狄克州(Connecticut)沃靈福德鎮(Wallingford)的住宿學校"喬艾特羅斯瑪莉中學(Choate Rosemary Hall)"。希爾中學2015學年度的學費高達5萬4570美元,喬艾特的學費雖然相對便宜,一年學費也高達4萬8890美元。

至於離開Trump而與其第二任妻子同住的另一個女兒Tiffany Trump,則是就讀加利福尼亞州(California)的私立學校"觀點高中(Viewpoint School)"。而年僅10歲的小兒子Barron Trump則就讀曼哈頓(Manhattan)上西城(Upper West Side)學費昂貴的私立學校"哥倫比亞文法預科學校(Columbia Grammar and Preparatory School)",一年學費高達4萬5000美元。

正因如此,使得Trump在公共教育的議題上,宛如在軍事、外交或經濟的議題上,盡量讓自己像個專家。但即使如此,仍不能阻止他所要執行的教育計畫,那就是要摧毀美國的公共教育。Trump最基本的計畫是要把200億美元的聯邦資金從公立學校學區轉移至特許學校、私立學校、教會學校和網路特許學校,有效率地讓公立學校體系的血流光至死。

Trump把自己的學校教育計畫稱為"做選擇(choice)",彷彿美國的每一個普通老百姓都能像他一樣地為子女選擇學校。他要美國人信任他,而且還誇口說美國民眾應該給他一個機會,因為他將會是一個偉大的總統。但事實是,我們已經知道Trump的學校教育計畫將是個災難。

我們不能信任讓以營利為目的的私立學校教育我們的孩子。這個月,以營利為目的的私立學校"ITT技術學院(ITT Technical Institutes)"關門大吉了。結果該校分布於38個州130個校區的3萬5000名學生被掃地出門。由於該校招收沒有資格參與技術方案的學生,並且誤導他們對未來工作的願景,因此聯邦教育部將該校從聯邦財政協助方案中除名。

通常,特許學校學生的標準化測驗成績比傳統公立學校學生差,但Trump卻選擇在"克里夫蘭藝術和社會科學院(Cleveland Arts and Social Sciences Academy)"公開發表他的教育計畫,那是一所在數學、閱讀和縮短學生成就差距等項目均被俄亥俄州(Ohio)教育當局評等為"D級"和"F級"的特許學校。

但這並不是唯一一所辦學很糟的特許學校。"教育成就研究中心(Center for Research on Education Outcomes, CREDO)"的研究發現,俄亥俄州特許學校學生的閱讀和數學成績比傳統公立學校學生還要差,而且加利福尼亞州(California)特許學校學生的數學成績也比公立學校學生差。一項由"明尼蘇達大學法學院(University of Minnesota Law School)"所做的研究也證實"特許學校的總體平均成績低於芝加哥公立學校的成績,不僅未能改善芝加哥的學校體系,或許反而使其更糟。

有太多的特許學校公司之所以辦教育只是為了賺錢,假如沒有獲利,他們就會關閉學校,遺棄學生和社區。在2000年初,"愛迪生學校(Edison Schools)"和130所學校結盟,且旗下經營了80所學校,但是到了2015年底,該公司經營的學校只剩下5所。另一個以營利為目的的"優勢連鎖學校(Advantage Schools)"在2000年時,招收的學生超過了1萬名,但如今該公司只在7個州經營8所特許學校。

Trump宣稱要把聯邦政府的經費拿來做為學生支付給私立學校的教育券,但這並不是創新之舉。早在1990年,威斯康辛州(Wisconsin)的密爾瓦基(Milwaukee)就已經開辦教育券計畫,其後,俄亥俄州的克里夫蘭(Cleveland)、路易西安那州(Louisiana)和佛羅里達州(Florida)也都有執行教育券的計畫。截至2015年,美國的納稅義務人每年都把10億美元的稅金用來協助家庭支付私立學校的學費,但這些私立學校的學業成就卻鮮少有證據給予肯定。

例如2015年,在密爾瓦基使用教育券的學生中,數學和閱讀程度達到精熟者分別只佔13%和11%,均比該市傳統公立學校的學生差。在克里夫蘭,使用教育券的大部分學生,儘管閱讀表現比公立學校學生好,但數學的表現則比公立學校學生差。在紐奧良(New Orleans),原本學習困難的學生,儘管使用教育券入讀了私立學校,卻仍然面臨學習困難的窘境。在路易西安納州,使用教育券入讀私立學校的學生,不僅數學、閱讀、科學和社會等科目的成績都不理想,而且某些私立學校的教育券學生在上述各科達到基本水準的人數還不到半數。此外,有7所私立學校的學生學業成就過低,而使得州教育督察長禁止彼等學校招收教育券新生入學。

"擇校"政策常常被人拿來做為按照種族和經濟能力進行隔離的藉口,尤其是美國南方,從聯邦法院在1950年代和1960年代裁定隔離教育為非法後,隔離式的學校已大幅暴增。阿拉巴馬州(Alabama)的塞爾瑪(Selma)就是個典型的例子。該市的兩所高中,"南區高中(Southside)"和"賽爾瑪高中(Selma City)",校內學生100%為黑人學生。至於該市的白人家庭和家境較富裕的黑人家庭,則將子女送去白人學生比率超過90%的教會學校"Meadowview Christian School"。

所以,如果您的孩子就讀公立學校,或者您是公立學校的教師,而您正打算把票投給Donald Trump的話,那麼您就準備跟您(的孩子)的學校吻別。


作者簡介

Alan Singer為紐約州長島市(Long Island)赫福斯特拉大學(Hofstra University)教學、識字暨領導學系( Department of Teaching, Literacy and Leadership)的社會學者,期刊"社會科學備忘錄(Social Science Docket)"的編輯委員,並曾在紐約市的Franklin K. Lane High School和Edward R. Murrow High School等學校擔任教職。Singer為著名媒體The Huffington Post的專欄作家,並有多本著作,包括2008年出版的"紐約和奴隸,該教導真相的時刻(New York and Slavery, Time to Teach the Truth)"、2011年出版的"全球教學史(Teaching Global History)"、2013年出版的"教導學習,學習教導:中學教師手冊(Teaching to Learn, Learning to Teach: A Handbook for Secondary School Teachers)"、2014年出版的"中學社會科學研究第4版(Social Studies For Secondary Schools, 4th Edition)",以及2014年出版的得獎集"教育引爆點:為美國學校奮戰(Education Flashpoints: Fighting for America's Schools)"。

(*本文取得原作者Alan Singer中文翻譯授權,本人特此致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