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15日 星期四

(瑞典)學前教育生師比各國最低 高教學歷兩性就業率差距各國最小

李明洋摘譯、整理

OECD / 2016-09-15

原文網址: http://dx.doi.org/10.1787/eag-2016-en

重點摘譯:

1.在教師人力與工作環境方面,瑞典高中教師年齡達到50歲或以上者從2005年至今均維持在41%;而年齡低於30歲者則從2005年的10%,降至6%。其次,瑞典學前至高中教師的起薪稍高於OECD平均,但最高薪資卻比OECD平均和EU22平均低10%至20%;瑞典年資10年的小學至高中教師薪資也低於OECD平均和EU22平均。再者,瑞典學前、小學、初中、高中教師的最高薪資和最低薪資比分別為1.16、1.32、1.33、1.34,均低於OECD平均(1.88、1.89、1.91、1.83)。其次,瑞典學前、小學、初中、高中教師的薪資分別為其他行業同等學歷工作者薪資的76%、82%、84%、88%。此外,瑞典小學、初中、高中教師的每年平均工作時數均為1767小時,都遠高於OECD平均(小學為1585小時、初中為1609小時、高中為1588小時)。

2.在學前教育方面,瑞典2歲幼童的學前教育安置率為89%,遠高於OECD平均(36%),為OECD各國當中比率最高的國家;而3歲幼童的學前教育安置率為93%,遠高於OECD平均(71%);4歲幼童的學前教育安置率為95%,也遠高於OECD平均(86%);5歲幼童的學前教育安置率置率為95%,則等同於OECD平均。其次,瑞典學前教育階段,在排除非教師人員後的生師比為6比1,為OECD各國當中比率最低的國家。再者,瑞典整體學前教育每名學生的平均教育支出經費高達13356美元,其中,早期教育發展計畫的每名學生平均教育支出經費也高達遠高14787美元,均遠高於OECD平均(8552美元);支出經費之所以如此高,乃是因為幼童平均每天安置在機構的時間長達7至8小時。

3.在高中職教育方面,2014年,瑞典高中教育階段的高職入學率為44%,稍低於EU22平均(48%),普通高中入學率為56%。其次,瑞典平均每名普通高中生的教育支出經費為8949美元,低於OECD平均(8993美元),也低於EU22平均(9416美元);然而,瑞典每名高職生的教育支出經費為14126美元,高於OECD平均(9869美元),也高於EU22平均(10455美元)。其次,瑞典年輕族群(25歲至34歲)具高中學歷者佔36%,其中,畢業於高職者佔60%;而具高中學歷者的就業率為85%,高於OECD平均(74%),其中,具普通高中學歷者的就業率為76%,高於OECD平均(70%),具高職學歷者的就業率則高達89%,也高於OECD平均(80%)。

4.在尼特族方面,瑞典15歲至29歲人口中,尼特族(NEETs, 不求學、不就業、不受訓,亦稱啃老族)佔9.1%,低於OECD和EU21平均(14.6%)。不過,瑞典離開教育階段的工作者中,每週工作時數高於35小時者從20歲至24歲的25%,提高到25歲至29歲的45%,類似於EU21平均(24%至48%)。其次,瑞典15歲至29歲全職工作者中,男性就業率為30.1%,高於女性(20.4%)。

5.在教育程度與就業率關係方面,瑞典高中畢業率為69%,低於OECD平均(85%)和EU22平均(88%)。其次,瑞典年輕族群預計一生中會接受高等教育者佔62%,低於OECD平均(68%)。再者,瑞典具學士學歷者的就業率為90%,具碩士學歷者的就業率為92%。此外,瑞典具高等教育學歷工作者的薪資僅比具高中學歷工作者的薪資多出23%,遠低於OECD平均(55%);其因在於薪資調整幅度低及社會福利制度實施的賦稅制度所致。最後,瑞典博士班畢業率高達2.4%,高於OECD平均(1.7%);若排除國際留學生,則佔1.6%,仍高於OECD平均(1.3%)。瑞典博士班學生中,國際留學生約佔1/3,相近於OECD平均。

6.在教育支出經費方面,瑞典小學至高等教育階段的教育支出經費佔"國內生產總值(gross domestic product, GDP)"的5.4%,高於OECD平均(5.2%)。其次,瑞典小學至高等教育階段平均每名學生的教育支出經費為13072美元,高於OECD平均(10493美元);而瑞典小學至後期高中教育階段的教育支出經費由公部門支應者高達100%,高於OECD平均(91.3%),與挪威同為OECD各國當中全由公部門支應的國家。再者,2008年至2013年間,瑞典公部門教育支出經費增加了6%,稍低於公部門整體支出經費(8%),因此,2013年,瑞典教育支出經費佔全體公部門支出經費的比率仍維持在11.2%,等同於OECD平均。此外,2005年至2013年間,瑞典高等教育階段每名學生的教育支出經費增加了20%。最後,2005至2013年間,瑞典高等教育階段的教育支出經費由公部門支應者增加24%,比率達到89.5%,而由私部門支應者則僅增加9%。

7.在兩性教育平權方面,瑞典大學部應屆畢業生中,女學生佔69%,高於OECD平均(58%);碩士班畢業生中,女學生佔56%,稍低於OECD平均(57%);博士班畢業生中,女學生佔49%,稍高於OECD平均(47%)。其次,2015年,瑞典25歲至64歲人口中,具高等教育學歷的兩性就業率差距僅為1%,為OECD各國當中差距最小的國家;而具初中學歷的兩性就業率差距則為15%。再者,瑞典55歲至64歲的女性就業率為57%,遠高於OECD平均(36%),而該族群具高等教育學歷的女性就業率更高達84%,也遠高於OECD平均(65%)。此外,瑞典35歲至44歲具高等教育學歷的女性全職工作者薪資為同等學歷男性全職工作者薪資的85%,高於OECD平均(74%)。最後,瑞典高等教育畢業生中,攻讀工程、製造和建築領域的男女比為1比0.4,低於OECD平均(1比0.3);攻讀科學領域的男女比為1比0.7;而攻讀教育領域的男女比為1比4.3;攻讀健康與福利領域的男女比則為1比4.4。

8.在生活滿意度方面,瑞典25歲至64歲女性人口中,在"國際成人能力評量計畫(Programme for the International Assessment of Adult Competencies, PIACC)"程度為最低水準且認為自己身體健康者佔60%,低於OECD平均(65%);程度達到最高且認為自己身體健康者佔90%,稍低於OECD平均(91%);至於男性人口,前者佔77%,高於OECD平均(69%);後者佔94%,也高於OECD平均(91%)。其次,瑞典具高等教育學歷的65歲及以上人口中,認為受到健康因素影響而使活動受限者佔14%,遠低於OECD平均(38%);具高中或後期高中學歷的65歲及以上人口中,認為受到健康因素影響而使活動受限者佔19%,也遠低於OECD平均(45%);而不具中學學歷的65歲及以上人口中,認為受到健康因素影響而使活動受限者則佔25%,也遠低於OECD平均(57%)。再者,瑞典25歲至64歲人口中,對目前生活感到滿意者高達94%,遠高於OECD和EU22平均(84%);而認為會對未來5年的生活感到滿意者更高達97%,也遠高於OECD和EU22平均(87%)。此外,瑞典具高中或後期高中學歷者對生活感到滿意者佔93%,具高等教育學歷者對生活感到滿意者則佔98%。

9.在移民學生方面,2012年,瑞典移民家庭孩童人口中,有接受學前教育者佔87%,低於本土家庭比率(93%)。其次,6歲前落籍瑞典的移民家庭孩童中,有接受學前教育者在PISA閱讀評量的得分比未接受學前教育者高出61分。再者,在國外出生而在6歲前落籍瑞典且雙親為外籍人士的移民家庭15歲學童,其在PISA 2012的閱讀評量得分比本土家庭15歲同儕少77分,遠高於OECD平均(21分);而在瑞典本土出生但雙親為外籍人士的移民家庭15歲學童,其在PISA 2012的閱讀評量得分則比本土家庭15歲同儕少40分,也遠高於OECD平均(3分)。瑞典25歲至44歲人口中,雙親為外籍人士且為高中以下學歷者,未完成高中學業的人口比率為43%,高於OECD平均(37%);相較之下,雙親為本土人士且為高中以下學歷者,未完成高中學業的人口比率僅為11%,低於OECD平均(27%)。


註: 註:EU22係指同時隸屬於歐盟成員國又隸屬於OECD會員國的國家,包括奧地利、比利時、捷克共和國、丹麥、愛沙尼亞、芬蘭、法國、德國、希臘、匈牙利、愛爾蘭、義大利、拉脫維亞、盧森堡、荷蘭、波蘭、葡萄牙、斯洛文尼亞、斯洛伐克、西班牙、瑞典和英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