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9日 星期五

談企業化教育改革運動的全球化動向

Nicholas Tampio原作

李明洋摘譯、改寫*

Al Jazeera America / 2016-01-26

原文網址: http://america.aljazeera.com/opinions/2016/1/corporate-education-reform-goes-global.html

重點摘譯:

自1945年開始,聯合國(United Nations)一直都涉足全球的教育事務。聯合國將教育視為消弭貧窮,建立和平,以及促進國際對話的關鍵要素,並持續致力於向全球推展"全面且人性化的高品質教育。"

然而,現在聯合國的教育使命有了重大的變化,從原先支持發展全面且人性化的教育概念,轉變為著重於教導學生參與全球經濟必備的"硬技能(hard skills)"。這個變化發端於2000年至2015年的"千禧年發展目標(Millennium Development Goals),而且已和本月推出的"永續發展目標(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相結合而獲得強化。例如,其中一項新的目標是要在2030年以前,"增加擁有技術和職業技能、就業、理想工作,以及創業的青壯年人口。"

聯合國已經利用其影響力支持芬蘭教育學者Pasi Sahlberg所謂的"全球教育改革運動(Global Education Reform Movement, GERM)。"Sahlberg表示,有一個"全球統一綱領(global unified agenda)"在重建教育體系,使得跨國企業從中獲利。GERM起源於美國和英國,然後擴散至世界各地。GERM致力於教育標準化,著重語文、數學,以及高利害關係測驗,進而將學校集中控制

根據Sahlberg的說法,該運動"限制了國家政策在發展上所具有的功能",以及"癱瘓了教師和學校殷鑑過往與相互學習的動力。"換句話說,GERM不僅削弱了學校和教師的力量,而且還強迫他們去教導學生學習標準化測驗所要評量的窄化技能。

聯合國的"永續發展目標"提出了許多令人欽佩的理想,包括消弭貧窮,對抗愛滋病,降低不平等,以及確保環境的永續經營。根據Sahlberg的看法,要想培養學生具有解決全球問題的能力,就必須學校和教師多鼓勵學生的創造力及多做實驗。儘管近來聯合國的報告指出,要教導學生批判思考能力,以及保護人權,但重點卻是放在協助跨國企業,為了其自身的利益而控制全球的教育體系。所以,現在正是抗議他們的時候到了。

去年秋天,臉書(Facebook)執行長Mark Zuckerberg在"聯合國私人部門論壇(United Nations Private Sector Forum)"談到了"永續發展目標"。他支持聯合國提出的環球網路普及計畫,因為此舉能創造出新的工作,拯救貧困地區的人民,以及給予數百萬孩童"接觸負擔得起的學習工具"。對Zuckerberg來說,聯合國的教育綱領和臉書所發展的個性化學習平台有交集之處。

聯合國認為商業界應該將其教育綱領視為技術研發,進入市場,訓練員工,以及增加利潤的契機。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在一份名為"最精明的投資:為商業經營教育所研擬的架構(The Smartest Investment: A Framework for Business Engagement in Education)"的報告中,還特別予以宣揚。根據潘基文的說法,商業界需要的是"技術精湛,有創意的勞力,"而"投資教育將能創造出一批技術精湛的世代,進而提高產品和服務的收入和需求。"聯合國允諾要幫企業"思考如何讓他們的商業政策和實務影響教育最應優先處理的事項。"

首先,該份報告建議商業領袖說服同業人士致力於教育改革。雖然該份報告提到,一建立永續性的社會,並且要拯救生命,但主軸卻是聯合國的教育綱領為公司行號促進經濟成長和擴充商業機會。例如,企業可能會因為消費者表示願意購買具有社會意識的品牌(socially conscious brands)而想和聯合國合作。

其次,該份報告指出,企業可能會資助某些對社會有影響力的組織,支持商業學校培訓教育領袖,或進行技術研發以提升偏鄉社區的成果等方法來改善教育。該份報告鮮少提及教育本身的目的是要將世界的經濟或政治架構予以轉型。

最後,該份報告建議企業應該和志同道合的商業界、政府,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以及"全球教育夥伴(Global Partnership for Education)"攜手合作,形成"一個公營與私營的多邊夥伴關係,以著重於提供所有男孩和女孩優質的教育。"該份報告還舉了一些聯合國和諸如Hess、Discovery Communication、Sumitomo Chemical和ING Bank等企業合作的實例。

一名官員指出,"聯合國認為和私營機構合作是必然的項目,而不只是選項之一。"聯合國的領導階層似乎並不關切組織應該比跨國企業更具有優先權,或也不關心私營部門可能比較喜歡訓練員工,而不喜歡去教育公民多為自己著想

為了進一步了解聯合國教育剛領的問題,實在很有必要研究一下聯合國和英國出版商皮爾森公司(Pearson)的關係。

在"最精明的投資"那份報告中,聯合國說明了皮爾森公司在奈及利亞(Nigeria)推動學習的方法。皮爾森和奈及利亞的拉哥斯州教育署(Lagos State Ministry of Education)及世界銀行(World Bank)簽下了9500萬美元的合約,以發展"可供評量的解決方法",以及促進"堅強的學習成果"。為了對此深入解析,我們不妨回過頭去查閱"全球教育夥伴"所出版的報告書"計畫以產生影響:對教育進行商業投資做評估(Planning for Impact: Measuring Business Investments in Education)"。根據該份報告,商業界想針對成果可供測量的教育項目進行投資,例如識字率和算術能力,以及諸如皮爾森統籌規劃的"國際學生評量計畫(Program For International Student Assessments, PISA)"等"國內和國際標準化測驗"的成績。

簡而言之,聯合國和皮爾森公司合作,以協助奈及利亞在皮爾森公司所設計的標準化測驗PISA的"學習成效"獲得改善。再者,經濟學家Eric A. Hanushek和Ludger Woessman最近指出,聯合國的教育綱領應該是要朝向與外援連結以提升PISA的表現。如果聯合國加入了世界銀行推動以測驗為本位的全球教改行列,這樣的想法就有可能會實現。

聯合國的教育綱領不應該提倡技術為主的教育,也不應該為跨國企業提供服務,或為某些投資做綠漂(greenwash),而是應該重新致力於人性化教育的理想,為人類的學習和繁衍而努力


作者簡介

本文作者Nicholas Tampio任職於紐約福坦莫大學(Fordham University)政治系,為美國著名政治學者及評論家,學術著作豐富,包括"康德的勇氣:在現代政治理論的啟示中邁進(Kantian Courage: Advancing the Enlightenment in Contemporary Political Theory)"、"德勒茲的政治視野(Deleuze's Political Vision)"等書,以及為數眾多的學術論文。除了學術著作外,Tampio也經常在"Huffington Post"、"Al Jazeera America"和"JSTOR Daily"等發行量極大的刊物上發表評論。目前,他正在撰寫一本關於民主和國家教育標準的書。

(*本文獲得原作者Nicholas Tampio教授中文翻譯授權,本人特此致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