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12日 星期四

揭露"為美國而教"的真相(上)

Anthony Cody原作

李明洋摘譯、改寫*

Living in Dialogue / 2012-04-09

原文網址: http://blogs.edweek.org/teachers/living-in-dialogue/2012/04/deepening_the_debate_over_teac.html

重點摘譯:

一個星期以前,我曾訪談"為美國而教(Teach for America, TFA)"的研究部門主管Heather Harding,並將訪談內容刊登在"Education Week(教育週刊)"的專欄上。在訪談過程中,雖然Harding針對TFA備受爭議的某些問題予以回答,但彼等回答仍有不少是有問題的,所以,現在我再針對Harding的回答做出回應。

從各種跡象加以分析,我相信真正要改革美國公校,就必須先解決教師離職的問題。教師離職率是用以評估教師工作條件是否理想的關鍵指標,也是用以判斷學生學習環境是否理想的重要指標。諸如TFA這樣的計畫,採用的是提供(學區)穩定的新手教師的方式,而這種方式卻讓學區忽視了教師工作條件和學生學習環境不理想的問題。不幸的是,這些新手教師的離職率非常高,使得學校必須做更多的投資來培訓師資。

提問1:許多TFA培訓出來的教師認為自己的準備不足,是否TFA有意增加師資培訓的內容,或轉型成更深入的師資培訓模式,例如某些TFA校友所建議的長駐計畫(residency program)呢?

針對這個問題,Harding的回答是,不論是由TFA或其他管道培訓出來的教師,舉凡新手教師都會面臨到最棘手的問題,更何況是在需求最多的學校服務。任何師資培育計畫都不可能讓新手教師在剛投入教職的頭1年就做好萬全的準備。然而,TFA致力於讓教師盡可能地做好準備,並且在他們開始執教後,繼續提供他們支持。

就Harding自己的工作而言,不論是擔任TFA或是傳統師培管道的師培教師,她的主要目標就是提供準教師支持,讓他們有能力自我審視,以及透過網絡增進知識及獲得回饋,以便持續精進,TFA就是藉由這種方式進行這樣的工作。她還指出在聘僱TFA教師的學校校長中,有高達87%認為TFA所培訓出來的新手教師,教學效能至少都能和其他培訓管道的同儕並駕齊驅。此外,最近還有3項分別在路易西安那州(Louisiana)、田納西州(Tennessee)和北卡羅萊納州(North Carolina)進行的研究顯示,TFA教師協助學生提升學業成就的比率通常和許多(傳統師培管道的)資深教師相當,甚至還更高。

至於長駐計畫的部分,Harding表示,早在去年她就為文詳細說明何以TFA不予採納該類型的計畫。她認為,儘管長駐計畫能夠提供更多的實務經驗,也可以讓教師與諸如課程等實際事務產生更強烈的連結,但仍沒有任何證據證明這樣的作法能夠讓教師更有效能。

然而,事實真是如此嗎?

有關長駐計畫的部分,最近一項針對波士頓長駐計畫(Boston Residency Program)所做的評鑑結果發現,參與該計畫的新手教師比起(未參與的)其他新手教師更具有效能。而且,在長駐計畫實施最久的波士頓、芝加哥和丹佛(Denver)等地所做的調查發現,在參與長駐計畫的新手教師中,有80%以上任教年資超過4到5年,相較之下,紐約和休士頓(Houston)的TFA教師,4年內的留任率只有10%到15%,顯示長駐計畫和新手教師的留任率有強烈的關聯性。此外,由眾多研究的結果可知,年資超過3年或以上的教師對學生的學習正向影響程度,將優於任何新手教師。由此可見,讓教師長期留在教學專業領域對學生的學習成就將具有長期的成效。

此外,擔任北亞利桑那大學教育學院(College of Education at Northern Arizona University)助理教授,著有"向別人的孩子學習:成為TFA教師(Learning on Other People's Kids: Becoming a Teach for America Teacher)"一書的Barbara Torre Veltri也不贊同長駐計畫不能提升教師效能的說法。她表示,不妨看看私立日間幼兒學校,他們堅持實習教師務必在輔導教師的帶領下,完成兩年的"助理教師"工作,以評估這些實習教師是否能夠成為正式教師,以及有否達到長期成效。就如同瑞吉歐教學法(Reggio Emila approach)所倡議的,要實習教師在教室現場跟從瑞吉歐教師(Reggio teachers)的指導,從中學習兒童發展的相關知能。阿拉巴馬大學(University of Alabama)助理教授Jason O'Brie也指出,一個只有為期5週,而且和學生互動有限的TFA暑期訓練,根本就沒辦法"盡可能地"讓TFA教師做足準備。

關於TFA教師成效的部分,根據紐約和休士頓的研究顯示,年資1年和2年的TFA小學新手教師,其在閱讀和數學的教學成效都不如接受完整訓練及合格的(傳統師培)新手教師。有少部分繼續留在教學崗位上超過3年的TFA教師,雖然數學的教學成效比許多(傳統師培)教師有效能,但閱讀的教學成效仍舊落後,尤其在面對西班牙裔學生時,這些TFA教師不論是閱讀或是數學,教學成效都不及傳統師培教師。德州(Texas)最新的一項調查也顯示,在教導西班牙裔學生閱讀和數學時,TFA新手教師的教學成效不如其他(傳統師培)的新手教師。

其實這樣的結果一點都不奇怪,因為學習如何教學生閱讀,以及教導非英語裔學生應具備的複雜技巧,只有5週的培訓時間是不夠的。而根據德州最近所做的大規模研究也發現,TFA新手教師在初任教3年內的離職率高達44%至59%,足足是其他師培管道新手教師(19%到24%)的兩倍以上。

雖然某些研究確實顯示,和其他教師相比,TFA教師確實對學生的學習成就較能產生正向影響,然而,這些被比較的教師多半是在相同的教學環境中,不合格或沒有經驗的教師,或者是沒有把合格與否納入研究控制,或是只拿年資超過3年且已取得合格教師資格的TFA教師,而不是拿TFA新手教師來和其他教師做比較。此外,許多州政府對大多數的教師要求比較高,相較之下,對於在高需求學校執教的教師或TFA教師的要求就比較低。

至於學校校長對TFA教師有高滿意度的說法,通常這類的研究取樣是有偏頗的。某些校長聘僱了TFA教師後覺得不滿意,就不會繼續聘僱TFA教師,而這些校長因為有權聘任教師,所以多半不會被彼等研究納入取樣對象。已經有研究證實,聘僱TFA教師的學校多半是極度缺乏師資的,所以這些學校的校長在做比較的時候,往往是拿TFA教師和其他同樣沒有教學經驗及準備不足的教師做比較。意思就是,師資充裕學校的校長通常不會聘僱TFA教師,所以也不會拿TFA教師來和該校訓練有素的教師做比較。

已有證據證實,大多數的TFA教師在完成5週的暑期訓練時,都還不知道自己要教的是幾年級。TFA願意向社會大眾坦承,究竟有多少比率的成員在受訓後仍不清楚自己要教的是幾年級嗎?TFA暑期課程著重的是"領導能力"的培訓,而較不重視個別化教學的訓練,如此對於諸如特殊需求學生及非英語裔學生等弱勢學生的權益,更是令人擔心。

在傳統的師資培育過程中,最重要的莫過於為期16週的實務現場實習課程。這些無薪水的實習課程不僅能夠提供準教師現實世界的教學經驗,這些經驗是大學課堂上所無法得到的,而且也可以確保這些準教師在未來面對班級實務時,得以做好準備。在實習時,首先準教師要進行教室觀察,然後就要在具有教學經驗的合格教師及大學督導(至少具有3年的實務教學經驗)的指導及監督下,實際教導學生上課。

相較之下,TFA新手教師初任教時,要先花好幾週學習如何教學,偏偏他們所教導的學生又是已經落後同儕許多的孩子,而這就是TFA最令人詬病之處。此外,所謂"持續性的支持"通常也只是一群實務經驗平均只有2至4年的TFA教師。所以實際上,缺乏經驗的TFA新手教師係由其他經驗不足的教師所指導,而這些指導教師的經驗乃遠不如傳統師培體系出身的輔導教師。

延伸閱讀: 揭露"為美國而教"的真相(下)


作者簡介

本文作者Anthony Cody畢業於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UC Berkeley)及聖荷西州立大學(San Jose State University),曾任職於美國加州奧克蘭(Oakland)的高貧困學校達24年,其中18年擔任中學科學教師。2011年,擔任華盛頓特區"拯救學校(Save Our Schools)"遊行活動的組織成員,也是"公共教育網路(Network for Public Education)"的創始成員之一。目前居住於加州的門多西諾縣(Mendocino County),長期在美國著名教育刊物"Education Week(教育週刊)"專欄執筆,而其自行經營的部落格"Living in Dialogue"亦相當著名,著有暢銷書"The Educator And The Oligarch: A Teacher Challenges The Gates Foundation",評價非常高

(*本文獲原作者Cody授權中文翻譯,本人特此致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