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1日 星期四

再論如何因應特許學校運動的浪潮?

Bill Moyers訪問

Diane Ravitch受訪

李明洋摘譯、改寫*

Moyers & Company / 2016-04-02

影片網址: http://billmoyers.com/segment/web-extra-public-schools-for-sale/

重點摘譯:

問:您說過有些特許學校(看似)辦得不錯。但他們是將所有不好的事情掩蓋起來,而不容易被人發現。可否請您跟我們談談隸屬於網球名將Andre Agassi的特許學校連鎖事業?

答:Andre Agassi是個頂尖的網球選選手。我以前很喜歡看他打球。他在拉斯維加斯(Las Vegas)開辦了特許學校。自從他開辦了一所特許學校後,他就決定要多開幾所。他在加州招募了7億5000萬美元的資金,如今,他在全國各地都開辦了特許學校。為什麼我們要把孩子和公共資金交到運動員、饒舌歌手和社會名流的手上呢?僅僅只是因為他們的名聲很響亮嗎?這麼做並不會改善美國的教育。這是很荒唐的。


問:我在您的網站上讀到了位於加州奧克蘭(Oakland)的"美國印地安模式的特許學校(American Indian Model Charter Schools)",可否請您談一談?

答:嗯,這是一所評價非常非常高的學校,堪稱全國最優質的特許學校。他們發生了什麼事,為何被稱為"美國印地安模式的特許學校"呢?回溯到2000年左右,這所學校從主要招收美國本土學生,變成主要招收亞裔學生。因為他們改變了學生的結構,所以有些測驗的分數位居全州最高。結果在兩年前,審計部發現該校經營者把學校將近400萬美元的公共資金轉移到他的私人公司名下。現在,這不是一所以營利為目的的特許學校,但是卻有400萬美元的資金被轉入了私人公司。這個問題到現在都還沒獲得解決。原先的經營者也退出了。而數百萬的資金到底跑去哪兒不清楚,但絕沒有嘉惠在學生身上。這所特許學校還在報紙上打廣告說:"我們需要教師。我們不要自由主義者(liberals)或多元文化者(multiculturalists)。"


問:另外,芝加哥的Juan Rangel,他經營的特許學校又如何呢?

答:Juan Rangel開辦的是芝加哥規模最大的特許學校連鎖事業。他也是前市長Rahm Emanuel競選活動的聯合主席。他從伊利諾州(Illinois)政府的手上拿走了9800萬美元的資金去開辦更多的特許學校。結果許多的合約都流入了他的朋友、他公司高階主管的親戚,以及為他遊說9800萬美元者的朋友和親戚的手中,最後Rangel只好下台。

這似乎意味著,只要哪裡放鬆管制,那裡就會爆發特許學校的弊案。亞利桑那州(Arizona)是裙帶資本主義和裙帶關係的重鎮,因為除非特許學校自甘遵守法令的規定,否則該州的特許學校即使有裙帶關係的利益輸送都不違法。也因此,該州有些特許學校的董事會全部都是自家人,而且儘管合約被每一位家族成員分贓,也都完全合法。此外,該州以營利為目的的特許學校也不必對外公布他們的財務狀況及資金運作情形。然而,這種情況在全國各地都有發生。有些特許學校有營利,有些則沒有;有些特許學校雖不營利,但其執行長每年卻賺進了40萬美元。


問:您說的這些教育私有化的勢力包括民主黨人和共和黨人,您稱之為"億萬富家子俱樂部"的億萬富翁,希望孩子在學校學習宗教的宗教團體,營利公司,科技公司,出版公司,我的意思是,他們是非常龐大的一群人。

答:確實如此。正是他們促進了特許運動,也推動了消費主義的思維,也為教育券敞開了大門。好幾年前,當我還在極度保守的智庫工作時,我們就已經放棄教育券的政策。回溯到1990年代早期,我們認為教育券聽起來似乎是個好辦法。但是,美國人一定不會贊成。從來就沒有一個城市或一個州的人民會投票贊成,希望透過教育券把孩子送去讀教會學校。但是現在,教育券在20個州是合法的政策,只是形式不盡相同


問:昨天,我才讀到了一則消息,就是我們納稅義務人要資助約10億美元,讓孩子去教會學校學習"神創論(Creationism)"。

答:沒錯。當我在保守的智庫工作時,他們不會挑明著說:"我們想要把你的公立學校私有化。"因為那樣的說法沒有人會接受。但是,促進消費主義卻是相當吸引人的。他們的思維就是,你想要把子女帶離有壞孩子的學校,然後把他(她)放在不准壞孩子就讀的學校。

如今,有些特許學校不接受重度的身障孩子,或是極度輕微的身障孩子。有些特許學校只接受極少數的非英語裔學生。而有些特許學校則是校規非常嚴厲,只要孩子一犯錯,就被學踢出校門。

所以他們呼籲家長的口號是"您可以是消費者,您可以選擇沒有壞孩子的學校。或者您也可以把孩子送去公立學校,但那裡有壞孩子。您想要哪一種?您想要成為消費者,或是你想要擁有公民的責任?"所以我們拋棄了公民的責任。我們拋棄了民眾應該支持公立學校的責任,然後鼓勵民眾說:"什麼(學校)是對我的孩子最好的,什麼(學校)才適合我的孩子?"


問:我昨天才和我的一位同事談天,她的孩子就讀的是特許學校。她的孩子透過抽籤的方式進去特許學校。紐約市就是採用這種方式。她非常欣賞那所學校的教育品質,有紀律,學習環境也好。

答:如果她的孩子考試成績很糟,那麼就會被踢出校園,因為有些特許學校的離校率相當高。他們可能剛開始招收了100個孩子,結果最後只有52個完成學業,因為有太多孩子中途離校。


問:但如果是透過抽籤方式,而有個身心障礙的孩子被抽中了,那所學校還是必須接受那個孩子,不是嗎?

答:是的,但是他們不必然會留他(她)下來。他們會對他(她)說:"你知道的,這所學校真的不適合你,因為我們沒有適合的人可以教你,我們沒有資源。我們非常抱歉。或許你應該考慮其他的學校。"這是常有的事。


問:但是您跟我說過,紐約市的特許學校資助者,身價高達43億美元的億萬富翁Paul Tudor Jones。他在紐約有許多崇拜者。他似乎真的想要終結紐約市的貧窮問題。他設立了"羅賓漢基金會(Robin Hood Foundation)",資助了非常多的窮人,且廣受好評。他說公共教育體系的崩潰是美國面臨的最大威脅。他想要增加上學天數,為教師和校長提供更好的訓練。他似乎想要推行更嚴格的評鑑和績效責任制。難道你不把這樣的人視為盟友嗎?

答:不,絕對不會。Bill Gates、Paul Tudor Jones、Eli Broad和華頓家族(Walton family),這些人都不缺錢。他們不需要再想方設法去賺錢。但是他們都有著偏差的想法,那就是他們以為只要摧毀公共教育,就是幫助孩子,其實他們正在傷害我們的民主和我們的孩子。


問:但是他已經表明,公共教育體系的崩潰是美國面臨的最大內部或外部威脅。

答:如果他的建議是投資標的,那我會聽。但是我不會拿著他的建議去教學,或是去為公立學校做什麼。我認為他的說法是在強烈地誤導人。有一個名叫"Phi Delta Kappan"的教育雜誌,每年都會針對25歲的民眾進行民調,他們問受訪者說:"您覺得美國公共教育體系好嗎?"結果數據是一年比一年還糟。因為民眾聽Bill Gates說,他們聽廣告說,你的公立學校很糟糕。所以他們相信了。也因此民調的結果很慘。但是當提問的內容變成了:"您覺得您孩子就讀的公立學校好嗎?"那麼答案就變成了"喔!我孩子讀的公立學校很棒。我熱愛我們的公立學校。"這個提問的數據如今達到了歷史上的新高。民眾是真的喜歡他們社區的公立學校。


問:您如何抵擋隱藏在私有化運動背後的那些企業主和大慈善家的力量,畢竟現今的美國凡事都是貨幣化,而且到處之張貼著"出售"的標語?

答:嗯,確實很難抵擋,當你知道一方面Obama政府致力於設立特許學校和教育私有化。當(前)教育秘書長Arne Duncan造訪各個城市的時候,通常都會先去特許學校。他去特許學校的頻率高過去公立學校。當他拿著43億美元成立"邁向巔峰計畫"時,對各州政府的要求就是必須同意開辦更多的特許學校。

所以特許學校既有Obama政府,也有共和黨人士在後面撐腰,因為他們總是希望落實擇校政策。而您和我都老的足以記得,"擇校"和"隔離"曾經是同義詞。而且我們也看到,相關的研究都是一面倒地指出,特許學校實際上就是在促進隔離。尤其在隔離的社區裡,特許學校會比社區更為隔離。

例如芝加哥,當市長Rahm Emanuel關掉50所公立學校,這是美國歷史上從未發生過的事,他就另外設立了50所特許學校取而代之。結果學生不是全都是黑人,就全都是西班牙裔。沒有人去司法部(Justice Department)說:"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在明尼亞波利斯(Minneapolis),有的特許學校90%是白人,有的100%是黑人,有的將近100%是西班牙裔。

有些特許學校高度隔離。儘管如此,也沒有人會去關心。我非常擔心,我們是否又回到了1954年做出判決的年代,是不是我們今年應該開個"布朗訴托皮卡教育局案(Brown versus Board of Education)"60週年慶祝會啊?

如今,我們看到有愈來愈多的隔離在發生。事實上,已經有許許多多可靠的報告指出,隔離的情況正在增加,特別是拜特許學校運動所賜。


問:您是否有注意到,在2012年大選的時候,Mitt Romney和Barack Obama幾乎隻字未提公共教育?

答:嗯,事實上,我發現他們的競選用語都非常相近。我看了3場辯論會,我也確實在一些部落格上對於辯論會發表了評論。而我注意到唯一一次有涉及到教育議題的是Romney為Obama的"邁向巔峰計畫"道賀,因為他非常欣賞該計畫。而且,如果您仔細觀察他們的教育立場,您就會發現他們實際上除了教育券以外,意見全都一致。因為Romney會不顧一切地全面進行私有化,而Obama也是這麼做,只是他沒說出口而已。所以,他們之間幾乎全無二致。這就是為何他們不針對教育議題進行辯論的原因。

而且,這絕對和金錢有關。因為如果你想競選美國總統,那麼你就必須籌足10億美元以上的資金。而第一個拜票的地方就是華爾街(Wall Street)。


問:最近您在接受Salon.com的專訪時談到,"為何摧毀公共教育可以讓一小搓人誇耀自己除了擁有一艘遊艇以外,還擁有一所特許學校?"您是在開玩笑,還是在提出一個觀點?

答:嗯,有一部分是在開玩笑。我在和這些投機份子接觸的過程中發現,他們之所以會誇耀他們的特許學校,是因為特許學校是他們企業當中最具吸引力的部分。就像是戴在他們脖子上或手腕上的裝飾品。如果他們也擁有相同條件的孩子時,他們就會發現特許學校根本毫無建樹,而那將會是多麼無聊的一件事。

因為他們老想獲勝。而此刻,獲勝意味著摧毀公共教育。所以如果公共教育的反彈力道夠大,他們就會開始感受到壓力,民眾會對他們說:"住手,別碰我們的公立學校。你們又不是教師。你們一生當中從來就沒有教過書。我們不要你們經營我們的學校。我們不想讓Bill Gates經營我們的學校。我們不想讓 Paul Tudor Jones經營我們的學校。我們不想為孩子的未來做決定。"


問:投資掮客將矛頭指向了公立學校,將之視為新興市場。他們如何從中牟利?

答:他們把公立學校(私有化)視為契機,企業可以藉此契機創造新的應用程式,以及提供新的方法來教學。他們相信從教育中牟利可以招引到有創意的人。例如,這個所謂有創意的人可以只找一個教師來管理100個孩子,這樣就可以省下很多錢。所以他們不只在找節省成本的方式,他們也在尋找創意

但是我們要知道,我們也必須追問,那他們希望把自己的孩子送去哪裡呢?他們並不想把自己的孩子送去電腦前面學習。他們想要把孩子送去一個班上只有12個孩子的班級,那裡有漂亮的設備,還有藝術品和任何金錢可以買得到的東西。所以我們不妨去了解一下,看看他們都把孩子送去哪裡讀書,然後試著把我們的學校也打造得和他們的一樣好。


問:當您在擔任小布希總統(George H. W. Bush)的助理教育秘書長時,您也對公立學校不滿,而且說:"我們應該擁有教育選擇權。"而且您也在保守的智庫待了好多年,思考過些議題。然後,您如此堅決地改變自己的心意,然後離開那裡。這是怎麼回事?

答:嗯,那並不是一時的衝動,也不是靈感乍現,而是當我接觸過所有的事情後,我發現它們全都錯了。早在2000年代初期,就在"沒有一個孩子落後法案(No Child Left Behind, NCLB)"頒布之後,大約從2005年或2006年開始,我了解到NCLB是行不通的。從那個時候開始,憂慮就整個浮現在我的心裡。這確實是經過了好幾年,我不斷地對自己說:"我錯了。"但是,在這個時代,在這個社會,很少人會說出"我錯了"這3個字。但我確實是錯了,我要盡我所能在有生之年試著去撥亂反正。


作者簡介

Bill Moyers為美國著名新聞記者和政治評論員,曾擔任詹森總統(Lyndon Baines Johnson)的白宮新聞秘書長(White House Press Secretary)。

Diane Ravitch為美國著名教育史學家、教育政策觀察員、教育分析與評論員,曾先後被柯林頓總統(Bill Clinton)和小布希總統(George H. W. Bush)延攬入閣,目前為紐約大學教授。Ravitch教授著作等身,包括"The Death and Life of the Great American School System: How Testing and Choice Are Undermining Education"、"Reign of Error: The Hoax of the Privatization Movement and the Danger to America's Public Schools"、"Left Back: A Century of Battles over School Reform"、"The Language Police: How Pressure Groups Restrict What Students Learn"、"The American Reader: Words That Moved a Nation"、"The Great School Wars: A History of the New York City Public Schools"、"More Than a Score: The New Uprising Against High-Stakes Testing"等書,並經營有人氣部落格"Diane Ravitch's blog"。

(*本文摘譯自Moyers & Company節目結束後的談話內容,並取得Ravitch教授中文翻譯授權,本人特此致謝。若欲細觀影片者,建議點選下方影片連結觀賞)




http://billmoyers.com/segment/web-extra-public-schools-for-sale/
圖  Diane Ravich(右)詳細分析特許學校與政商之間的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