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7日 星期五

芬蘭教育的基礎:信任

Annie Brandt原作

李明洋摘譯、改寫*

FINNISH MY THOUGHTS / 2016-02-06

原文網址: http://finnishmythoughts.weebly.com/blog/education-in-finland-its-all-about-trust

重點摘譯:

這一個月以來,我已參訪了幾所芬蘭的學校。這些學校的校長、老師、家長和學生都很樂意和我分享他們的看法,讓我對芬蘭的文化和教育開始有了清晰的輪廓。而當我在和他們接觸的過程中,一遍又一遍不斷出現的主題,就是"信任(trust)"。對芬蘭人來說,人的一生最重要的莫過於(對他人的)信任。以下我為各位舉幾個實際的情境,各位不妨也想想這些情境是否也會發生在美國(或您的國家)?

情境1

清晨,街道一片寂靜,但有一個年紀不到8歲的女孩獨自走在街上。她穿著溫暖的冬衣,身上還揹著書包和一雙溜冰鞋。沒有校車,也沒有爸爸、媽媽陪伴著一起穿過大街小巷。只有一個帶著溜冰鞋的女孩,獨自走在上學的路上。

情境2

學生都到學校了。今天,氣溫是華氏零下24度。老師決定利用早上的上課時間,和學生一起走路到市區裡的圖書館。她指導孩子加上外衣,穿著厚外套,戴上帽子,圍上圍巾,戴上手套。20分鐘後,孩子們興高采烈地走在積滿雪的人行道上,邊走邊用鞋子踢著地上的積雪。這趟旅行,沒有任何的家長同意書,也沒有打電話徵得家長同意,有的只是一位老師決定帶著學生去圖書館,補充課堂以外的知識。

情境3

我到一所高中參訪,和該校的一位老師在教師休息室聊天。她剛剛才上完早上的課。雖然我對她的見解很感興趣,但仍謹慎地注意著時間,深怕耽擱她的下一堂課。我告訴她,雖然和她討論很開心,但我必須放她走,好讓她為下一堂課做準備。她告訴我說:"別擔心,星期五我只有上一堂課。我今天的課已經上完了。"現在才早上9:45。這真讓我震驚不已。於是我問她,這樣的情形是常態嗎?她向我解釋說,因為她秋天的課很多,所以當她在設計春天的課表時,課就比較少。是的,您並沒有聽錯,她為自己安排課表。所以星期五,她只安排了一堂課。我問她剩下的時間,她還會繼續待在教師休息室備課嗎?她對我的提問感到困惑,然後笑了一下說:"不"。她說:"我要回家備課。家裡的空間比較大,也比較安靜。"只要把工作做好,她要去哪備課,就去哪備課

情境4

有兩個高中生坐在大廳的沙發上,一個彈吉他,另一個唱歌。當我們和校長接近那兩個學生時,校長似乎豪不在意,並對我說:"現在一定是他們的下課休息時間。你可以問問他們。"是的,這個時間確實是他們沒課的時間。當我告訴他們說,在美國的學校,他們不會有自由活動時間,也不可以坐在學校大廳裡時,校長看著我,很認真地問道:"為什麼?"在芬蘭,學生的社交場所從校內延伸到校外,只要沒有課,就可以自由離開校園。芬蘭的高中要求學生一週最少修18堂課,大多數的學生每天上3至6堂課。他們可以按照自己的需求選修課程,也擁有屬於自己的課表。就像人們常說的:"走屬於自己的路。"芬蘭的學校在學生很小的時候就鼓勵他們去思考,要如何創造出屬於自己的高中生活。

情境5

校長帶我們到校園裡一處正在興建的工地。那裡有一間健身房,要讓學生和教職員在沒課的時候使用。健身房裡除了健身器材以外,還有一些儀器,是要讓學生用以測量自己的健康狀況。芬蘭人非常重視健康,而這所吸引各方運動員前來就讀的高中尤其重視。雖然這所學校沒有組織運動校隊,但是申請就讀這所學校的學生,多半是某個運動領域的佼佼者,例如隸屬於國家冰球聯盟(National Hockey League, NHL)匹茲堡企鵝隊(Pittsburgh Penguins)的職業冰球好手Olli Maatta就是該校的校友。讓學生使用健身房不僅可以強健體魄,提升他們的福利,也可以讓他們把健康課裡所學的內容和實際從事的運動產生連結,並且讓他們在校外從事體育活動時表現得更好

情境6

芬蘭當局沒有規定教師必須持續進行教育訓練方能保有教師資格。儘管如此,除了每學年必須參加的3天研習外,許多芬蘭教師還經常參加各種不同的專業發展研習。教師可以利用平常上班日、晚上和暑假期間去參與研習。許多研習課程係由芬蘭教育部開辦,而且全都免費。此外,也有由學校或市政府辦理的研習,其中有些則必須繳費。

情境7

有關學業成績的問題,我們詢問校長,老師是否非常遵照學業成績政策。他告訴我們說,當然會有一定的範圍,但是大抵上是無關緊要的。不管是老師班上的成績,或是學校的成績,都很少會被拿來審核,或被拿來做比較。畢竟學習是學生自己的責任

情境8

每隔兩週,教師就會花2至5個小時召開小組會議,進行計畫、合作和解決問題。雖然有的時候學校行政會為討論的主題提供建議,但大多是在小組召集教師的帶領下進行討論。召集教師會引導成員針對大家最感迫切的需求進行討論,並尋求支持

情境9

一名高中教師剛剛才和學生從瑞士的"歐洲核子研究組織(Conseil Europeen pour la Recherche Nucleaire,CERN)"參訪回來。在和這名教師討論時,她表示,在5天的參訪行程中,學校只有排一天的代課。剩下的4天都沒有老師。她在離開前,把要完成的教材和作業交給學生。上課時,沒有任何的督導,學生照常在上課的時間入班,然後把老師交辦的作業完成

情境10

下週二,學校將召開一場教師會議,針對明年(當局)預計刪減預算的政策進行討論。教師將在會議中和校長進行討論,不過,資金分配的決定權最終還是掌握在教師的手上

如上所舉的每個情境,都透露出一個共通點,那就是"信任",這在芬蘭是十分常見的。社會充滿著信任,學生之間充滿著信任,教師之間也充滿著信任,整個體系都充滿著信任。實在很難想像,上述各種情境會發生在美國(和我們)的社會。

所以,芬蘭的社會究竟是如何發展出如此高度的人我信任感呢?芬蘭人在孩子很小的時候,就教導他們擁有很強烈的獨立性和責任感。舉凡走路上學,搭乘大眾運輸系統,還是從事戶外活動,都自己來。無論在校內或是在校外,人們都會鼓勵孩子多去遊玩、發展創造性思考能力,以及了解自己的興趣。芬蘭人也深刻了解,學生可以向周遭的世界學習。所以,芬蘭的教育體系非常謹慎地安排學生到校外進行學習,並且將課堂上的內容與真實世界相互連結。

但是績效責任又該怎麼辦呢?我們如何能夠知道這些學生是否成功?對此,赫爾辛基(Helsinki)的一名教師告訴我們說,芬蘭教育主要關注的焦點是要培育出一個優質的公民,而不是塑造出一個只是學業成績高於某個切節點的學生而已。這樣的哲學觀似乎正是讓芬蘭學生成功的主因,但世界各國卻鍾情於國際評量的排名和成績,這還真是諷刺。而和其他各國相較之下,芬蘭的PISA排名和成績仍舊持續領先。

何以芬蘭的教育可以如此優質,答案並不簡單。沒有既定的公式或一夕之間就可以得知芬蘭教育如此優質的原因。教育之所以成功,是奠基在許多交互參雜的事情上的。即便如此,我卻了解到擁有正確的態度乃是構築出優質教育體系的基礎。而這個基礎正是芬蘭人對他人的"信任"。信任是無法測量的,但卻是無價的。


作者簡介

Annie Brandt為美國賓州學校語言治療師(ASHA Certificate of Clinical Competence for Speech-Language Pathologists, CCC-SLP)。目前,她正在研究芬蘭特殊教育跨專業團隊的訓練實務。Brandt非常大方與慷慨,不僅將在芬蘭所見所聞分享在個人經營的部落格"FINNISH MY THOUGHTS",也很樂意與來自世界各地的讀者交流,她的電子郵件信箱是: Abrandt313@gmail.com

(*圖文均取得原作者Annie Brandt授權摘譯刊登,本人特此致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