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22日 星期四

特許學校到底在玩什麼把戲?

Diane Ravitch原作

李明洋摘譯、改寫*

Diane Ravitch's blog / 2014-08-28

原文網址: https://dianeravitch.net/2014/08/28/beware-the-charter-attrition-game/

重點摘譯:

媒體鍾愛奇蹟學校的故事。想像一下!有一個學校,高達90%或以上的學生通過了州立測驗!那所學校的學生畢業率高達100%。那所學校的學生就讀4年制大學的比率也高達100%。

小校運動(Small Schools Movement)發起人Michael Klonsky曾告訴我,奇蹟只發生在聖經裡。當報章媒體報導的主題是學校時,那麼所謂的奇蹟就必須謹慎求證。

正因如此,我回過頭去檢視早先刊登在我部落格上的一篇文章,這篇文章的作者是紐約市教育署(New York City Department of Education)的研究員,而這位研究者早先也因媒體忽視特許學校連鎖事業"成功學院(Success Academy)"學生流失率的問題而予以嚴詞譴責。

對於特許學校,教育改革者往往會有兩種截然不同的論述。第一種論述是,特許學校招收的學生和公立學校一樣,然後拿著宛如奇蹟一般的標準化測驗結果來羞辱公立學校。因此,改革者宣稱,如果公立學校比照特許學校的作法,甚至是如果所有的公立學校都關閉,讓特許學校取而代之,那麼美國的學生的學習成果就會大幅度的提升,並且在國際標準化測驗中擊敗南韓或芬蘭。

然而,當有人指出,特許學校標準化測驗的整體表現並沒有優於公立學校時,這些改革者就會很快地把注意力轉移到特定的特許學校連鎖事業,然後宣稱,特許學校的標準化測驗表現確實比較好。

那麼,這些特定的特許學校連鎖事業表現得怎麼樣呢?只要我們仔細審視,就會發現他們所呈現出來的結果都大有問題。以下就列出一些案例:

1.位於康乃狄克州(Connecticut)紐海文市(New Haven)的"成就優先(Achievement First)"在新學年招收了64名新生(後來又招收了2名學生),結果最後只有25名學生畢業,畢業率僅38%,但該連鎖事業卻忽略那62%的流失率,而對外宣稱畢業率達到了100%。<請看這裡>

2.位於科羅拉多州丹佛市的"丹佛科技學校(Denver School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DSST)"在新學年招收了144名新生,到了12年級畢業時,剩下89名,畢業率只有62%,但該連鎖事業及時任教育秘書長的Arne Duncan竟然忽視那38%的流失率,而對外宣稱畢業率達到了100%。該連鎖事業招收的是6年級至12年級的學生,而在升上高中之前,就有數量龐大的學生流失了。<請看這裡>

3."非凡學校(Uncommon Schools)"位在紐澤西州(New Jersey)紐華克市(Newark)的分校,在例行性的考試中有38%的6年級至8年級學生缺考。還有一份報告分析發現,該校高中生的流失率高得嚇人,全體男學生的流失率達到62%至69%,黑人男學生的流失率更高達74%。<請看這裡這裡>

4."貝席斯(BASIS)"位在亞利桑那州(Arizona)土桑市(Tucson)的分校,在2012年有97名6年級學生,但後來只有33名學生升上高中,流失率高達66%。而貝席斯特許學校在斯科茨戴爾市(Scottsdale)的分校,2012年有53名6年級學生,但後來只剩下19名學生升上高中,流失率高達64%。<請看這裡>

5.位在芝加哥市(Chicago)的"諾貝爾網路(Noble Network)"從招收新生入學,到該批學生畢業準備考大學時,已流失了30%的學生。<請看這裡>

6.位在德州(Texas)的"哈摩尼特許學校(Harmony Charters)"經過兩個學年後,流失了40%的6年級學生。<請看這裡>

7.根據"史丹佛國際研究院(Stanford Research Institute International, SRI)"在2008年針對"知識就是力量(Knowledge Is Power Program, KIPP)"位在舊金山灣區(Bay Area)的分校所做的研究發現,該連鎖事業的學生流失率高達60%,而且其中絕大多數是低成就學生。<請看這裡>

8.KIPP位在田納西州(Tennessee)的分校,單單一年的流失率就達到18%之多!而且該州只有特許學校的學生流失率達到10%至33%。<請看這裡>

上述各案例裡的特許學校連鎖事業招收的學生都比相同學區的其他學生更具優勢,但是當這些學生進入了彼等學校後,卻大量地流失了。

至於位在紐約市(New York City)的"成功學院(Success Academy)"也玩著相同的把戲。該特許學校連鎖事業不僅招收的特殊需求學生、非英語裔學生和貧困學生數量極少,而且遭到開除的學生人數還高達1/3,而這些遭到開除的學生大多數是標準化測驗成績很糟的學生。如同紐約市的其他特許學校一樣,法令允許該連鎖事業自行批閱(標準化測驗的)試卷,但是公立學校卻不行。在成功學院的某些分校,單單一年的教師流失率就高達74%。<請看這裡這裡這裡>

特許學校連鎖事業在招生的時候可能挑選標準化測驗成績較好的學生,然後在學期中再把標準化測驗成績不理想的一半或以上的學生剔除掉,並且不讓其他學生遞補缺額,這樣就可以輕易地讓其餘學生的標準化成績看起來很理想。任何學校都可以這樣搞。這真的很簡單。

通常,特許學校的倡議者剛開始都會先提出第一種論述。但是當人們拿那著數據告訴他們說這些成功是因為經過挑選與淘汰的結果時,他們就會馬上提出第二種論述。宣稱和公立學校相較之下,特許學校扮演的是很不一樣的角色,那就是他們從"為高潛能低成就的學生提供服務"的角色,轉化為"為創新實驗提供服務"的角色。然而,這種論述的問題在於我們根本就不需要特許學校來挑選學生,而且特許學校也沒有從事什麼創新的事。把一半以上的學生踢出教室不是什麼創新的事,想方設法營造一個環境,鼓勵學生要嘛就成功,要嘛就退學也不是什麼創新的手法。這種方法,海豹部隊(Navy SEALs)早就行之多年了。

在政策的層面上,上述的兩種論述往往會造成諸多混亂。由於特許學校倡議者在兩種論述之間反覆無常,使得人們往往搞不清到底他們所要堅持的是什麼,也因此,人們很難和特許學校倡議者針對特許學校的議題進行明智的討論,而指責他們刻意隱瞞真正的意圖(亦即採取教育私有化的手段,以獲取個人利益,到瓦解工會為止)。

教育政策制定者,現在正是誠實檢驗特許學校實務的時刻。必須要求每一所特許學校清楚地交代學生的分布情形、流失率,以及學生何以流失的資料。要求詳盡交代學生資料是相當重要的,因為過去特許學校及其倡議者都習慣用廣泛的類別掩蓋掉細微的差別,例如宣稱服務非英語裔學生的數量和公立學校一樣多,但事實上其所服務的非英語裔學生的英語程度是很好的;宣稱服務貧困學生的數量和公立學校一樣多,但事實上其所服務的貧困學生中,減免午餐費用的學生數是遠高過於完全免費的學生數;宣稱服務特殊需求學生的數量和公立學校一樣多,但事實上其所服務的特殊需求學生只有少量的需求。

唯有當手上握有真實的數據,攸關優良教師的實務、良好課程的研擬,以及學生支持服務的提供等議題才能著手進行交流。這樣的交流才能真正地為學生改善教育。這樣的交流也才是專業教育工作者所真正想要的。


作者簡介

Diane Ravitch為美國著名教育史學家、教育政策觀察員、教育分析與評論員,曾先後被柯林頓總統(Bill Clinton)和小布希總統(George H. W. Bush)延攬入閣,目前為紐約大學教授。Ravitch教授著作等身,包括"The Death and Life of the Great American School System: How Testing and Choice Are Undermining Education"、"Reign of Error: The Hoax of the Privatization Movement and the Danger to America's Public Schools"、"Left Back: A Century of Battles over School Reform"、"The Language Police: How Pressure Groups Restrict What Students Learn"、"The American Reader: Words That Moved a Nation"、"The Great School Wars: A History of the New York City Public Schools"、"More Than a Score: The New Uprising Against High-Stakes Testing"等書,並經營有人氣部落格"Diane Ravitch's blog"。

(*本文取得Diane Ravitch教授中文授權翻譯,本人特此致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