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7日 星期一

令人驚豔的越南PISA成就

M Niaz Asadullah和Liyanage Devangi Perera原作

李明洋摘譯、改寫*

The Diplomat / 2015-11-01

原文網址: http://thediplomat.com/2015/11/vietnams-pisa-surprise/

重點摘譯:

最新一輪的"國際學生評量計畫(Program for International Student Assessment, PISA)" 結果,越南的表現在世界各國的教育專家和政策制定者間造成了轟動。首度參與這場2012年評量的越南15歲學子,在65個參與國中,數學項目名列第17,科學項目名列第8,閱讀項目名列第19,整體的表現高於OECD平均。正當西方諸國極力想複製東亞各國成功的教育之際,越南業已超越了美國、澳大利亞和英國。如此一來,使得"沒有高度發展的經濟就無法產出卓越的教育"這句話成為例外。

但令人更加驚訝的是,越南至今仍面臨著許多發展中國家經常被人詬病的問題,亦即彼等國家學生的學習(程度)極其低落。中學輟學率依舊偏高。越南腐敗的程度甚至還高於泰國、馬來西亞、印尼和菲律賓。越南高等教育體系也遠落後於泰國、馬來西亞和菲律賓。世界銀行( World Bank)在最近公布的一份名為"提升越南技術:為現代市場經濟做好人力準備(Skilling up Vietnam: Preparing the workforce for a modern market economy)"的報告書中甚至提出警告,表示越南大學畢業生缺乏批判思考能力、團隊合作技能和溝通技巧。在呼應英國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的一份報告中,世界銀行也抨擊越南課堂上缺乏提供學子上述諸項能力的練習機會,"經常重視死記硬背的學習和記憶。"

在檢視社會弱勢學生在PISA的表現時,越南的成就也是令人吃驚的。負責OECD教育部門業務的Andreas Schleicher表示,在越南最貧困的學生中,大約有17%的PISA成績相當於所有參與國和經濟體學生中表現最好的前25%,而OECD各國平均能擠進前25%的弱勢學生僅佔6%。

如果我們單獨深入地評量越南學生在課堂上的學習成效,那麼可以確認的是,該國的PISA排名並不能簡單地反映出考試技巧或是一個僅在紙筆測驗上表現良好的教育體系。根據國際研究計畫"青年生活(Young Lives)"所做的報告發現,越南學生的表現確實是極為突出的。10歲大的孩子,20個裡面大約就有19個可以進行4位數的加法;85%可以進行分數減法。如果拿人均GDP和越南相近的印度來做比較,則印度5年級學生不會減法甚至不會兩位數加法的學生就佔了47%。

某些評論者指出,越南政府對教育的投資是促使越南成功的重要因素,該國政府投注在教育的經費佔政府支出的21%,高於OECD平均。然而,相同程度的經濟投注卻沒有在同區域的其他地方產生相同的結果。例如馬來西亞,這個比越南富有的鄰國,儘管過去幾十年來在教育挹注了龐大的資金,其PISA表現卻仍遠遠落後,甚至在其他國際的評量中也是每況愈下。

越南在教育上的驚人崛起乃與資源無關,而是和教育政策的細心選擇、政治承諾及領導有關。最近,Schleicher在BBC發表的一篇評論中,將越南教育的成功歸因於具有前瞻性思維的政府官員、重點性的課程內容,以及大量投資於師資並賦予教師較高的社會地位。他也將焦點指向課程,表示越南已將課程朝向讓學生深入瞭解核心概念與精熟核心技能的方向設計,而有別於歐洲和北美諸國"範圍廣泛,卻不具深度"的課程。

在越南,教學和數學教師被視為是高度專業的職業,尤其是在弱勢學校任教的教師,其專業發展的程度更是遠高於OECD的平均水準。越南教師可以營造出積極學習的環境,培養學生學習上的積極態度,以及維持課堂上的良好紀律。然而,Schleicher卻也表示,一個鼓勵埋頭苦幹的文化可能有助於讓(在公私立學校教育做投資的)政策有所回報,而且越南教師也受到了家長對子女教育的高度期待,勤奮工作及(接受)良好教育的社會價值觀所支持。

此外,美洲開發銀行(Inter-American Development Bank)的Javier Luque在檢視過由各國校長填寫的PISA問卷後指出了兩項重點。首先,越南大多數學校會提供學生額外的學習活動,例如,95%的學校校長表示,學校額外提供數學學習活動,此比例在PISA參與國中高居第3。其次,家長對於學校的課業標準施加了相當大的壓力;在65個PISA參與國中,越南家長施予學校壓力的程度高居第8,顯現出越南家長對子女教育的高度期望與承諾。

學生本身也十分重視教育,對於PISA問卷所詢問的題目"在數學下功夫是值得的,因為對我日後找到理想的工作有幫助,"有高達94%的學生表示同意。這也暗示著,越南(教育)之所以成功,有很大一部分是歸因於強烈的儒家價值和影響力。越南的父母不僅重視子女的教育,而且也願意投資,無論是在國內進修,或是前往海外留學。這一點可由越南名列美國中學後留學生來源國第8位的事實獲得印證。何以越南學生在PISA能有如此高的表現,從越南父母對子女教育的高度期待即可看出端倪。

儘管教育體制依舊中央集權化,且貧窮依舊普遍,但促使越南在PISA大放異彩的原因究竟為何,相信仍會繼續爭論下去。不過,無論原因為何,越南的進步不僅顯著,而且也將成為亞洲鄰近諸國政策制定者詳加研究的對象。尤其馬來西亞、印尼和泰國這3個亞洲國家,至今仍徘徊在PISA的後段班。越南給予我們的關鍵啟示就是,如若沒有政策上的創新,也不願去學習他國的經驗,那麼即使編列再高的預算,也無法讓位落居底部的教育成就自動向上爬升。


作者簡介

本文第一作者M Niaz Asadullah為馬來亞大學(University of Malaya)發展經濟學教授暨發展研究中心(Centre for Development Studies , CPDS)副主任,也是皇家藝術學院(Royal Society of Arts, RSA)院士和牛津大學(Oxford University)教育學系(Department of Education)副研究員。第二作者Liyanage Devangi Perera為澳大利亞蒙納許大學(Monash University)馬來西亞分校博士生。

(*本文取得The Diplomat中文翻譯授權,本人特此致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