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9日 星期三

(巴基斯坦)女孩尋求教育的真實故事

李明洋摘譯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 2013-10-09   

原文網址: http://blogs.wsj.com/indiarealtime/2013/10/09/in-swat-battle-for-girls-education-continues/

重點摘譯:

自從巴基斯坦女學生馬拉拉(Malala Yousafzai)因反對塔利班(Taliban)禁止女孩上學,而被槍擊頭部的那年開始,她就成為全球普及教育運動的看板人物。與馬拉拉同樣住在巴基斯坦西北角落保守地區的許多女孩,目前仍為了上學而奮鬥著。

2007年,塔利班佔領了風景如畫的Swat山谷,在將近三年的期間,塔利班的指揮官Maulana Fazlullah,暱稱為"無線電毛拉(Radio Mullah)",藉由殘酷的正義以及精心製作的文宣,透過非法的無線電廣播,將訊息傳送到當地的每個住家,以掌控當地居民。

擔任Matta地區Sijban政府女子小學校長的Gul Khandana表示,大多數的婦女會聽廣播。她們深受影響。她們拿出自己的珠寶,站到丈夫和孩子的前面,對他們說,"走阿拉的路,去加入他們(塔利班)。"Matta位在Swat山谷,是昔日塔利班政權的中心,直到2009年的夏天,巴基斯坦政府軍開始展開行動,終將塔莉班的武裝份子予以掃蕩。

Khandana女士指出,"最主要是婦女支持塔利班。她們策動人們支持塔利班。她們是盲目的追隨者。這就是我為什麼要為女孩的教育而奮鬥。"她表示,即使在塔利班控制Swat山谷的三年之間,她仍一直維持學校的營運,只有在2009年的軍事行動期間,才暫時關閉。她說,當時塔利班來到學校,然後威脅要把學校燒掉。我說,你們要燒掉學校,就先把我燒死。然後我告訴他們,"如果你們不讓女孩去上學,她們又如何能夠去宗教學校學習可蘭經?"這種論調為她爭取了一些時間,但最大的挑戰卻是如何說服家長把女兒送去學校讀書,而且必須是安全的。結果,她的學生從開始的一百多人,到最後沒有任何學生。

就在巴基斯坦政府軍於2009年五月展開軍事行動前夕,Khandana離開了Matta,也離開了學校。她和丈夫及五個孩子待在由紅十字會和紅新月會組成的國際聯合會,在距離Matta90英里的Mardan籌建的難民營中待了四個月。

2009年七月,Khandana回到Matta,並在三天後重新開辦學校。剛開辦的前五天,校長坐在一間空教室裡。她說,"我挨家挨戶地求父母親把女孩送來學校讀書。母親深怕女兒會受到傷害。"

四天後,有8個女孩來學校讀書。之後逐漸增加,直到現在,有大約900個年齡介於5到12歲的女孩來上學。而在Swat山谷的22所女子中學裡,Matta也有一所,意思就是Khandana的許多學生會繼續待在家鄉的中學完成學業。

但是,由於其他村莊缺乏中學,所以許多女孩等到12至13歲,就必須跋涉好幾英里,才能繼續升學。許多家長不願意讓孩子繼續上學。父母通常是在不情願的情況下允許女孩受教育,而且很快地就會將此允諾收回。

比如14歲的女孩Neelam Jihan住在Gul Bandai,一個距離Mingora65英里的遙遠村莊,從10歲後就沒有去讀書,因為她家附近沒有中學,而且她的媽媽要她留在家裡幫忙照顧弟妹,這樣媽媽才能去田裡工作。

在Neelam村莊裡擔任女子小學教師的Nusarat Khan表示,即使政府在當地開辦中學,也沒有當地的婦女接受過足夠的教育可以教導中學生。雖然當地政府在去年開始分派教師到Swat山谷較偏遠的地區任教,以平衡當地最大城市Mingora周遭學校的設置。但該措施最後失敗了,主因是只有少數的女教師願意或能夠搬來任教。Khan指出,當地政府沒有提供女教師適當的住所。如果有提供住所,女教師就可以和家人一起搬過來。Khan補充道,她拒絕了位在Swat另一頭的Namul Dagai村某所學校的邀約,因為她必須轉搭三班公車才能到達那裡。"等我到學校的時候,學校都關了。"她沒有男性的親屬可以保護她到那邊的學校。

週一,塔利班發表聲明表示,如果還有機會,他們將再次攻擊馬拉拉。目前住在英國的這位16歲巴基斯坦少女,則對這樣的威脅不予理會。

對於Swat地區的女孩來說,受教育仍舊是有危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