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12日 星期五

揭開美國特許學校龍頭KIPP的幕後真相

Lisa Graves原作

Diane Ravitch引述、摘錄

李明洋摘譯、改寫*

Diane Ravitch's blog / 2016-05-04

原文網址: https://dianeravitch.net/2016/05/04/kipps-dark-secrets-revealed-by-center-for-media-and-democracy/

重點摘譯:

公眾利益集團媒體與民主中心(Center for Media and Democracy, CMD)揭發了令人震驚的真相:規模龐大的特許學校連鎖事業"知識就是力量(the Knowledge Is Power Program, KIPP)"要求美國教育部(US Department of Education)掩蓋某些關鍵資料,以避開社會大眾的耳目,而教育部竟然同意了。擁有大約150所特許學校的KIPP可能是除了Gülen特許學校連鎖事業以外,全美國規模最大的特許學校連鎖事業。

今年四月份,CMD在其官網公布了一篇標題為"KIPP竭盡所能隱瞞公眾卻向納稅義務人索求數百萬津貼(KIPP's Efforts to Keep the Public in the Dark while Seeking Millions in Taxpayer Subsidies)"的報導,內容指出,美國當局要求每一所公立學校務必公開學校的相關資訊,但是KIPP卻沒有。由於KIPP接受了聯邦政府、州政府和地方政府的資金挹注,所以這樣的舉動異乎尋常。

茲將CMD的報導內容摘錄如下:

"KIPP自詡在為學生的學業和升大學做準備都極為成功,卻堅持要求美國教育部隱瞞該機構8年級生的高中畢業率、升大學比率和(或)兩年或四年制大學(專)畢業率等統計資料,不讓社會大眾知道。

根據Mary Ann Zehr在"教育週刊(Education Week)"所做的報導顯示,幾年前,西密西根大學(Western Michigan University)的Gary Miron教授和同事Jessica Urschel、Nicholas Saxton發現,KIPP中學招收黑人學生的比率較之學區內的其他學校高出很多,但是在KIPP招收的這些黑人學生中,有40%的男學生在6年級至8年級時離開學校。"

Zehr在報導中寫道:"執行該項國家研究計畫的西密西根大學評鑑、評量與研究教授Gary表示,黑人男學生的(高)輟學率真是令人感到震驚。...他的研究分析遭到了KIPP及其盟友攻擊,他們宣稱KIPP的成功不是因為表現低落的學生退學或轉學的原故。然後,他們拿著KIPP的盟友"數學政策研究中心(Mathematica Policy Research)"所做的研究,試圖辯駁該項研究的分析結果。"

雖然美國教育部已經得到了KIPP學生高中畢業率和大學升學率的資料,卻還幫KIPP保密,儘管政府將民眾的納稅錢交給了這些學校,儘管KIPP宣稱自己經營的是公立學校。然而,真正的公立學校是不會宣稱自己學校學生的高中畢業率或大學升學率是"專屬的"、"特有的"或"應予以保密的"。

為何掌管美國教育部特許學校方案(Charter School Program)的"革新與改善辦公室(Office of Innovation and Improvement)"會聽從KIPP的要求,隱匿那些資訊,不讓社會大眾知道呢?而且,KIPP基金會還會定期花費將近50萬美元(最近的一次是花費46萬7594美元)的經費刊登廣告,採用經由自己挑選的數據來說服社會大眾,好讓他們相信KIPP的公立特許學校是多麼的了不起。在這個國家,沒有哪一個公立學校學區會有那麼多的錢去砸在刊登廣告上,好吹噓自己的辦學成功。"

然而,KIPP不為人知的還不只如此。CMD的報導寫道:

"KIPP甚至還向聯邦政府尋求2200多萬美元的資金,以擴大其特許學校的版圖,還堅持要求美國教育部比照他們研擬的申請計畫撥補經費,該計畫的內容包括人事費、設備費、交通費及其他相關業務經費。除此之外,KIPP還想研擬私人募款計畫。結果,乖順的革新與改善辦公室應允了KIPP的要求。"

然而,這些資料被CMD在美國國家稅務局(Internal Revenue Service, IRS)的報告裡發現了。他們發現有龐大的經費花用在支付差旅費、行政業務費和廣告費;而且差旅費的部分還有用來支付到迪士尼樂園(Disney World)遊玩的大筆費用。

KIPP不僅把社會大眾蒙在鼓裡,不讓民眾知道他們是如何花用免稅資金,也不讓民眾知道他們的高中畢業率和大學升學率,而且還企圖按照地區和群組編纂"KIPP學生流失率",以及KIPP學生在州立數學和閱讀測驗中的"KIPP學生成就"。對此,革新與改善辦公室也比照KIPP的要求辦理。"

為何美國教育部會默許KIPP的要求,將這些資訊予以隱匿呢?如果特許學校真的是公立學校,那麼他們何以能夠將經費支用情形及學生流失狀況等資訊據為己有呢?

KIPP是前美國教育秘書長Arne Duncan的最愛。他從"邁向巔峰計畫(Race to the Top)"的資金中撥出了一筆5000萬美元的獎勵金給KIPP,另一筆5000萬美元則給了"為美國而教(Teach for America, TFA)"。或許您不知道,KIPP的執行長Richard Barth,正是TFA的創立者Wendy Kopp的先生。


作者簡介

Mary Ann Zehr為美國"教育週刊(Education Week)"的助理編輯,關心的議題包括非英語裔學生、雙語教育、移民者、中輟、成就差距,以及特許學校和私立學校等。經營有部落格"Learning the Language"。

Diane Ravitch為著名的美國教育史學家、教育政策觀察員、教育分析與評論員,現任職於美國紐約大學。 著有"The Death and Life of the Great American School System: How Testing and Choice Are Undermining Education"和"Reign of Error: The Hoax of the Privatization Movement and the Danger to America's Public Schools"等書。

(*本文獲原作者Ravitch教授中文翻譯授權,本人特此致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