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31日 星期二

擁抱右派教改路線的歐巴馬政府

Diane Ravitch原作

李明洋摘譯 / 改寫*    

The New York Review of Books / 2010-06-10

原文網址: http://www.nybooks.com/blogs/nyrblog/2010/jun/10/obamas-right-wing-school-reform/

重點摘譯:

最近我寫了一本書,書名叫做"偉大的美國學校體系之生與死(The Death and Life of the Great American School System)"。在這本書裡,我描述了一些最近非常熱門的教育政策。原先我對於這些政策也頗為支持,但後來我卻發現這些政策大有問題。從那之後,我就開始到全國各地進行演講。

我反對"沒有一個孩子落後法案(No Child Left Behind)",因為這個法案助長了(教育界)過度重視考試和績效責任制(accountability),而且我也非常反對以市場本位為根基的擇校政策(school choice)。截至目前為止,幾乎每個州都有邀請我去(針對這些議題)做過演講。

在演講的過程當中,令我感到振奮的是,我得以和數以千計的教師面對面交談,聽他們訴說著感謝我支持他們的所作所為。教師們不斷地詢問我,是否可以幫他們向當局發聲,表達他們對目前改革政策的反對立場。

許多教師表示,他們不得不遵守"沒有一個孩子落後法案"的那些不切實際的目標。當我在加州的史丹佛(Stanford)演講時,有一位來自薩利納縣(Salinas County)的教師,邊哭邊跟我說,她的學生中,很多人家裡是在幫人採收萵苣的,他們一句英語也不會說。當我在奧克蘭(Oakland)演講時,有一群教師開了4小時的車來聽我演講,然後將我的書帶回去,發給該校教委會的每一位成員。

然而,在這當中也有令人感到極為沮喪的,就是那些被我抨擊的政策,目前不只受到共和黨的大力支持,也獲得Obama政府的認同。教育秘書長Arne Duncan已和共和黨的前眾議院議長Newt Gingrich合作,極力爭取獲得兩黨支持。對我來說,極為諷刺的是,我寫書批判之前和我一起在保守黨陣營工作的同事,結果此際,(身為民主黨的)Obama總統竟然跑去擁抱他們的主張。對此,脫口秀的節目主持人已經不只一次詢問我:"右派的主張怎麼會變成Obama政府的教育主軸呢?"

我的看法是,這可能和政府當局與蓋茲基金會(Gates Foundation)和布羅德基金會(Broad Foundation)過從甚密有關。雖然這兩個基金會通常被人視為傾向於自由派,或至少傾向於民主黨,但他們的資金卻已經和極為保守的華頓家族基金會(Walton Family Foundation)的資金合流。

目前,Obama政府推出了所謂的"邁向巔峰計畫(Race to the Top)",並且在聯邦政府的資助下,懸賞43億美元,促使各州政府為了這筆獎金相互競爭。為了獲取勝利,各州政府必須廣設私人經營的特許學校(charter schools),必須採取以學生的考試成績來評鑑教師的績效,以及必須同意把所謂表現不佳的學校予以關閉或改由私人經營。

在第一輪的競賽中,田納西州(Tennessee)拔得頭籌,獲得了5億美元,德拉威爾州(Delaware)居次,獲得1億美元,很顯然地,因為這兩個州完全配合聯邦政府的建議,進行全面教改。適逢美國財政緊縮的此時此刻,包括紐約州在內的其餘37個州,已向聯邦政府申請參加下一輪的競賽,承諾願意優先採納聯邦政府的建議,重新修正教育體系,以贏得豐厚的獎金。Obama政府的"邁向巔峰計畫"和其他政策的最主要思維,就是從保守派陣營醞釀出來的。而我認為,這些所謂的"改革"根本就不可能提升美國的教育,反而是在傷害美國的教育。

如今,特許學校正在美國境內造成風潮。雖然有的特許學校經營得很好,但也有的經營得很糟。他們的存在已經有將近20年的歷史了。根據證據顯示,整體而言,特許學校學生和公校學生的表現差不多。因為在Obama政府的壓力下,迫使特許學校的學生數量倍增,也因此品質不可能有所提升。回顧美國的教育史就可以發現,原本小規模推展得不錯,但如果擴展速度過快,成效就會變得非常差。所以,如果歷史是個明鏡,那麼特許學校將從(品質)和公校差不多,演變成為問題叢生,包括品質好壞差異過大,以及財務經營不當等。從目前當局朝向教育私有化的方向發展來看,美國的教育是不可能會好起來的。

同樣的,把學生成績和教師績效綁在一起的評鑑制度也不會有什麼好結果。因為這樣將會迫使(教師把)更多時間用在幫學生準備不適當的考試,以及將課程內容予以窄化,導致歷史、地理、自然科學、藝術、外國語文,以及其他非考試科目的授課時間變得更少。

每個人都在問,我們該如何遏止這些誤導人而又極具潛在危險的教育政策呢?

我一直希望,某些民選出來的官員,某些政府主事者或國會議員,能夠體察到數百萬忿忿不滿的家長和教師正在尋找政治領袖(提供他們協助),而不是只會去詆毀教師工會。他們都不想失去公校教育,他們也都極為厭惡只著重考試成績以及當局無情的施予懲罰。我一直在觀察,看會有哪個領導者願意站出來,領導那些無聲卻又冀求國家教育能夠蒸蒸日上的民眾,為了確保每位孩童都能享有充實又均衡的教育課程而努力,而不是只幫學生為應付標準化考試而做準備;為了逐步提升教師的專業而努力,而不是只會打壓及打擊教師的士氣。

這樣的領導者,我仍在尋找。


作者簡介

本文作者Diane Ravich為著名的美國教育史學家、教育政策觀察員、教育分析與評論員,現任職於美國紐約大學。 著有"The Death and Life of the Great American School System: How Testing and Choice Are Undermining Education"和"Reign of Error: The Hoax of the Privatization Movement and the Danger to America's Public Schools"等書。

(*本文取得Ravitch教授中文翻譯授權,本人深表感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