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20日 星期五

令人不齒的為美國而教

Kenzo Shibata原作

李明洋摘譯 *  

Jacobin / 2013-07-25

原文網址: https://www.jacobinmag.com/2013/07/teach-for-america-mission/

重點摘譯:

過去幾個月以來,"為美國而教(Teach for Americ)"遭到了各方嚴格的檢視。該組織是在20多年以前,由當時仍在普林斯頓大學(Princeton University)讀書的Wendy Kopp想像出來的計畫,目的在於解決師資短缺的問題。TFA的作法是把來自明星大學的應屆畢業生,分配到貧困學校去任教。


這個構想非常簡單。TFA對學生來說並沒有多大幫助,不過是聊勝於無而已。因為研究指出,班級人數對於孩子的教育具有莫大的影響,而這些教師被分派到學校,則只是起了紓解班級人數的作用。

而在20年後,由於教育經費被刪減,致使許多學區開除了數量眾多的教師。這些教師之所以失業,並不是因為犯錯,而是因為教師員額不斷減少的原故。除非政客願意把教育列為優先考量,並且願意資助更多教師員額,否則教師過剩的問題將持續下去。所以,照理來說,我們應該不需要TFA教師了吧!

但對芝加哥來說,恰好相反。

當初,芝加哥公校(Chicago Public Schools, CPS,譯者註:為芝加哥學區,全美第三大學區)對外宣布由於教育預算遭到刪減,因此裁減了3000名學校教職員。結果後來,芝加哥學區不但繼續支持TFA,將只接受5週訓練的大學畢業生分配到學校執教兩年,甚至芝加哥公立學校教育委員會(the Board of Education)還投票通過,將支付TFA的經費足足提升了1倍以上,從原先的60萬美元,提升到將近160萬美元,而且將分派到公校的TFA新手教師數量增加到325人。

為什麼芝加哥公校要繼續接受花更多經費且不符資格的TFA教師,卻捨得把高品質的資深合格教師給裁減掉呢?

為此,我檢閱了TFA的官方網站後發現,原來TFA的使命遠比當初"為長期師資短缺學校提供教師"的訴求更為宏大。目前,TFA的使命是"為低收入社區的孩子提供一群曾有過卓越成就,且經過綿密訓練的領導者,使彼等孩子接受卓越的教育。"而當這些領導者執教兩年後,他們就會投身於各個教育階段、公共政策及其他專業領域,以確保每個孩子都能接受卓越的教育。

事實上,芝加哥曾有多元的師資,直到1990年代中期,許多學校被迫關閉或被迫轉型,而許多非白人教師則被大幅裁減時,情況就變了。TFA宣稱他們所提供的新手教師都"曾有過卓越成就"是非常虛偽的,因為這些新手教師被分派到校園之前根本就沒有教學經驗,而且也只有接受過短短5週的訓練而已。最近被芝加哥公校學區解雇的教師中,不乏榮獲過教學獎項及擁有資深年資者,芝加哥公校實在應該重新聘僱這些教師,而不是讓那325名TFA教師進到校園裡。

其實,TFA教師轉行進入公共政策領域,似乎才是TFA真正在行的。James Cersonsky於2013年7月9日發表在"美國願景(The American Prospect)"的一篇評論中,為TFA的政策做出說明。他指出,自成立以來,TFA已經累積了2萬8000名校友,其中,創辦者兼執行長(Chief Executive Officer, CEC)Wendy Kopp和前華盛頓特區公校校監(Washington, D.C., schools chancellor)暨教育機構"學生優先(StudentsFirst)"創辦者Michelle Rhee都曾被時代雜誌(Time)評選為"最具影響力人物。"而在諸如"知識就是力量計畫(Knowledge is Poewr Program, KIPP)"和"紐澳良新學校(New Schools for New Orleans)"等教育機構,以及在新澤西州(New Jersey)的紐華克(Newark)和田納西州(Tennessee)的公校擔任領導人物的TFA校友也所在多有。

那麼,剩餘的2萬7000多名TFA校友呢?那就是TFA之所以在2007年成立非營利組織"教育公平促進領袖(Leadership for Educational Equity, LEE)"的原因所在了。LEE的成立,主要是提供對競選公職或其他體制外的領導者有興趣的TFA校友相關的資源、訓練和網絡服務。其目的相當宏大,預計到2015年,有250名校友選上公職,300名校友在政策領域擔任要角,以及1000名校友成為活躍的公眾領袖。若計畫付諸實現,屆時,LEE將把持住美國的教改方針,形塑出一個學生大學畢業後,隨即投入政壇(grads-turned-politicians)的特定政治組織。

TFA是個不斷自我茁壯的組織:每個人教完兩年書,就離開教職,進入法學院繼續攻讀學位,然後成為政策制定者,最後制定政策以擴張TFA的勢力。

不過,最近有一群前TFA校友發起了反對TFA將公校私有化經營的運動,聲勢正逐漸浩大起來。誠如華盛頓郵報(Washington Post)記者Valerie Strauss所說的,近幾年,已有愈來愈多的前TFA校友站出來,批評該計畫的不當之處。

目前,TFA正處於危機之中,因為她的信徒已逐漸流失,也因此加倍招募新血,加倍投入市場。但這些作法是令人不齒的,因為這對教學和學習的提升根本就起不了任何作用。

作者簡介

本文作者Kenzo Shibata為芝加哥教師,同時也是社會運動者及作家。

(*本文獲Jacobin雜誌授權中文翻譯,本人特此致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