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5日 星期四

新自由主義的市場機制將把教育摧毀殆盡(下)

Paul Horton原作

李明洋摘譯、改寫*   

Education Week / 2014-07-18   

原文網址: http://blogs.edweek.org/teachers/living-in-dialogue/2014/07/paul_horton_will_the_market_de.html

重點摘譯:

在新自由主義者的眼中,沒有什麼是神聖的。

公務人員推動文學和藝術,重視且關注他人的作法,新自由主義者嗤之以鼻。因為他們認為萬事萬物的價值皆由市場決定,所以公務人員理應收入微薄且無須受人敬重(譯者註:因為認為公務人員沒有產值)。新自由主義者認為,幾乎所有關於公眾的事都應該制止,都應該廢除。為達此目的,他們已經無情地攻訐公校和公校教師達30年之久。

時下有許多企業主都希望打開教育的市場大門,Microsoft和Pearson Education就是其中最大的兩家。他們不斷要求教育界接受"自由市場"、"選擇學校"和"自由化經營(free enterprise)"的概念。於是,公校的經費被切斷,進而被迫關閉,好讓家長得以在受到市政府、州政府及聯邦政府經費支應的特許學校間作選擇。而特許學校的投資者則在兩黨政客競選期間挹注資金,促使其支持"選擇學校"的政策。在我的家鄉,芝加哥論壇報(Chicago Tribune)的編委會就是採用這種伎倆支持公校關閉及教育私有化。

在芝加哥,對於那些負擔不起每年28000美元私立明星學校學費的家庭來說,根本沒有多少選擇學校的權利。芝加哥有4所品質最好的公立模範高中(exemplary public high school),但學生必須通過考試及幸運中籤才能入校就讀;品質第二的公立高中雖然也不錯,但大多嚴重缺乏經費,除非在眾多競爭者中脫穎而出,才可能分得到資源。

家境清寒的學生,除非學業優良或幸運中簽,否則幾乎沒有機會進入好學校。許多都市也有類似的情況,包括華盛頓特區、紐瓦克(Newark)、孟斐斯(Memphis)、奧克蘭(Oakland)、洛杉磯和底特律等,這些都市的公校,尤其是位在有特許學校立案學區的公校,他們的資源通常都被刻意地壓縮,致使其帳面上的辦學績效看起來非常糟。而當學校被迫關閉時,學生就被強迫進入過度擁擠的鄰近公校就學。

根據芝加哥公校體系(Chicago Public Schools, CPS)提供的資料顯示,芝加哥的公校之所以關閉都是基於"未充分利用"的考量。但特許學校偏偏就設立在那些被迫關閉的公校學區內。而這些學區的家長,要不就繼續忍受孩子在資源匱乏且人滿為患的"目標學校(destination schools)"就讀,要不然就只有"選擇"讓孩子就讀特許學校。

這些決策都是由芝加哥的教育委員會訂定的,委員會的成員皆供市長使喚,而市長手上則握有一個"神奇的人脈網絡(magic rolodex)",裡面包含芝加哥最富有的人,以及華爾街上的要角。而在這些人當中,許多都在特許學校、電腦販售公司、軟體公司、課程及評量等方面做了許多投資。

早在1990年代末期,芝加哥房屋管理局(Chicago Housing Authority)轄下的委員會就鼓勵將公共住屋私有化,開始在"混合收入地區(mixed income areas)"推動特許學校,以吸引郊區的中產家庭搬進都市居住。而一群企業領袖在芝加哥商業俱樂部(Commercial Club of Chicago)裡成立了一個委員會,在南部和西部的中產家庭重劃區大力推廣特許學校。這並不令人意外,因為這些商業領袖本身就在重劃區進行了大量投資,所以當然希望那些地區可以繁榮起來。

美國全國各地的市長、州長、國會議員和參議員都宣稱,追隨聯邦教育部(Federal Department of Education)訂定的政策"邁向巔峰計畫(Race to the Top, RTTT)"。事實上,教育秘書長係提供Microsoft和Pearson Education服務,讓他們得以向公校和不受數據規範的特許學校販售旗下出產的商品。的確,由歐巴馬(Obama)總統任命,入主教育部門負責起草RTTT的其中兩位人士,正是來自於比蓋茲基金會(Bill and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而且,諸如Microsoft和Pearson Education等跨國公司還受到司法部(Department of Justice)的協助,規避反托拉斯法(anti-trust laws)的規範。

由於當局希望這些教育供應商可以擴大產量,以降低單位產品的成本(economies of scale),進而達到RTTT的目標,因此司法部和證券交易委員會(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 SEC)就為他們開方便之門,使其可以免受法令規範,避免因競爭所受到的衝擊。但是這些跨國公司並不是只有在美國市場從事大規模生產,而是在全球市場進行教育產品的大規模生產。

我們的教育秘書長和商業工會(Chamber of Commerce)現在正在構築一個教育的太空競賽(educational space race):因為中國在PISA奪冠,所以美國就必須迎頭趕上,否則就會被拋在後頭。但是他們所支持的政策將有損孩子的創造力,而所發展的標準化課程也將遍及全世界。控制選擇權的是當局和商業工會,而不是那些住在特許學校學區和重劃區的家庭。

當那些支持企業化教育改革的市長表態,希望公民享有"選擇權"時,他們的真正意思其實是:照著我們說的去做,否則你就離開,去那些貧窮和犯罪充斥的地方,因為你的家園就要被我們重劃為一個擁有高教育程度又高稅收的地區。在這樣的例子裡,握有選擇權的是市長。

當RTTT計畫迫使各州簽署參與該項競賽時,就強制各州購買昂貴的標準化測驗、電腦和軟體,在這個例子裡,握有選擇權的是教育秘書長Arne Duncan、Bill Gates、Pearson Education的教育顧問Michael Barber,或Pearson Education。

當我家附近的公校學生家長抗議當局將學校關閉,使他們無法負擔讓孩子去讀特許學校時,他們當中沒有夠力的家長,能夠蓄積起足夠的政治壓力去保住學校,抑或讓學校重新開張。

非常明顯的,握有選擇權的都是些開發商、華爾街投資客,以及施政者,他們告訴公職參選者,若不支持企業教育改革,就得不到政黨支持。那些握有選擇權的人正在到處撒錢,好讓教育市場淪為他們的私人場域。這些手並非看不見,他們也沒有為我們社區的最佳利益盡心盡力。

非常明顯的,教育市場已經被"外人"操縱,教育市場並不是為那些能做"理性選擇",卻沒錢又沒勢的人提供服務的地方。


作者簡介

Paul Horton具有30年的教學經驗,幾乎在各種學校待過。他的教學生涯開始於一所郊區學校德克薩斯州中學(Texas middle school),然後在市區的一所大型高中任教,該學校有很多非英語裔的學生。之後,他任職於芝加哥大學實驗學校(University of Chicago Laboratory Schools)至今,已有14年,該校係由John Dewey創辦。Paul Horton善於從歷史角度分析美國教育現場,並對教育政策提出針砭,作品廣見於"Education Week"等著名刊物及"Living in Dialogue"等知名網站。

(*本文取得原作者Paul Horton中文翻譯授權,本人特此致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