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9日 星期一

私有化大行其道的當今教育世界

Diane Ravitch原作

李明洋摘譯、改寫*

U.S. News & World Report / 2016-08-09

原文網址: http://www.usnews.com/news/best-countries/articles/2016-08-09/worldwide-public-education-is-up-for-sale

重點摘譯:

過去卅年來,批評者抨擊美國的公校教育,並藉其缺陷促進公眾資金私有化。企業和政治利益團體攻擊公校教育,宣稱私部門永遠優於公部門。

這樣的發展態勢絕不是只有出現在美國而已,公校教育私有化的運動同樣也發生在英國、非洲和其他地區,造成了諸多問題。

在英國,保守派政府希望把所有的公立學校轉型成私立學校,資金則來自納稅義務人。總部位在英國的跨國企業皮爾森教育事業公司(Pearson Education)野心勃勃地想透過其在世界各地發行的產品,開設以營利為目的的學校。在非洲,一個名為"布瑞吉國際學院(Bridge International Academies, BIA)"的企業公司在貧困國家開設以營利為目的的學校。目前,位於西非的賴比瑞亞(Liberia)當地政府正考慮將所有的小學教育外包給BIA,並由美國的比爾蓋茲(Bill Gates)、馬克祖克伯(Mark Zuckerberg)及華爾街(Wall Street)的億萬富豪所資助。

為此,經濟學人雜誌(Economist)刊登了一篇文章,指出BIA認為非洲現存的公立學校資源太少,所以預計在當地籌建低學費學校的計畫,並將其吹捧一番。數億名孩童所構成的潛在市場是相當誘人且極具利潤的。BIA聘僱的是沒有證照的教師,他們只是照著筆記型電腦所呈現的既定課程照本宣科。即使BIA每個禮拜的學費只要1美元,但仍有許多家庭負擔不起,尤其是對那些孩子不只一個的家庭來說,更是無法負擔。而且,該國政府已將相關責任外包給私人企業。

當今全球各地展開的許多(教育)私有化措施,追溯其原始的概念及資金的來源,都是來自於美國。

在美國,對公校教育進行攻擊可以追溯至1983年由雷根政府(Reagan)任命的委員會所編撰的一份報告。該份名為"國家在危機中(A Nation at Risk)"的報告提出警告,表示公校過於平庸,以至於國家未來的榮景將備受威脅。結果(教育)私有化的倡議者見到了商機,乃加入攻擊公校的行列。在該份報告問世33年後的今日,我們可以很明顯的看到,當初提出經濟會遭受災難的預測根本就是錯的。美國仍然擁有世界上最堅強的經濟和軍事力量。

然而,(教育)私有化的倡議者仍舊死守不放。在1990年代,少數州政府開始試辦特許學校,由私人經營,卻由公家出資,而且學費大多比照公校,規定予以免費。如今,幾乎各州都允許並開設有特許學校。大約90%的特許學校沒有籌組工會;1/4的特許學校接受右翼政黨傾向的"華頓家族基金會(Walton Family Foundation)"的資助,而該基金則是由全球最大零售商沃爾瑪企業(Walmart)擁有者華頓家族所創立。

特許學校宣稱自己是公立學校,但是唯一和"公立(public)"搆得上邊的只是資金的部分。特許學校是由私人的董事會經營,會議不對外公開,他們的財務狀況既不透明,他們也不對其負責

正當特許學校被倡議之際,(教育)私有化的倡議者同時也提倡用公眾資金籌設教育券,讓學生得以到任何一所教會學校或獨立學校就學。儘管大多數的州規定,公眾資金必須花用在公立學校,但是被視為極端右翼思維的教育券政策已被將近50個州所頒定。

在(教育)私有化問世25年後的今日,我們可以很明顯地看出,該政策已對公立學校造成了傷害。的確,私有化運動從來就沒有停歇過。如今,他們的造勢活動從肯亞橫越到英國,抨擊公立學校致使家境貧困、營養和醫療資源不足的孩童持續貧窮,以及測驗成績不佳。

私有化運動極其巧妙且詭詐地將自己打造成"改革運動(reform movement)"。當他們將資源和學生從公立學校帶走時,他們就會慶賀自己正引領著民權運動,並引入了市場法則,以取代以往政府所應肩負的責任。

私有化運動幕後的支持者究竟是哪些人呢?不僅財力雄厚,而且極具影響力。投資基金經理人是特許學校的支持者;顯然的,他們喜歡私部門勝過了公部門。美國幾個主要的基金,例如比爾蓋茲基金會(Bill and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布羅德基金會(Eli and Edythe Broad Foundation),以及華頓家族基金會都為特許學校運動挹注了數億美元的資金。

誰曾想過,美國、英國、非洲,以及世界各地的公校教育會在利益的誘使之下,成為被企業惡意收購的目標呢?結果會怎樣是可以預見的。

有兩個國家,智利和瑞典,已經證實了會發生什麼樣的事。學生有權按照宗教信仰、社經地位、種族和家庭收入等條件選擇學校,結果讓最貧困的孩子無法獲益,而且教育的成果也微乎其微。世界上最令人欽羨的學校體系,例如芬蘭,並不提倡擇校或私有化。他們把重點放在創造出高度專業的教學團隊,充分資助公立學校,以及確保每一位孩子和家庭都能享有優質的生活。

未來10年,我們將面臨到的問題是:私有化是否將損害和削弱美國及世界各地的公校教育?


作者簡介

Diane Ravitch為著名的美國教育史學家、教育政策觀察員、教育分析與評論員,現任職於美國紐約大學。 著有"The Death and Life of the Great American School System: How Testing and Choice Are Undermining Education"和"Reign of Error: The Hoax of the Privatization Movement and the Danger to America's Public Schools"等書。

(*本文取得Diane Ravitch教授中文授權翻譯,本人特此致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