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5日 星期四

特許學校龍頭KIPP背後的秘密

Julian Vasquez Heilig原作

李明洋摘譯、改寫*

Cloaking Inequity / 2015-11-03

原文網址: https://cloakinginequity.com/2015/11/03/review-of-journeys-are-kipp-charter-schools-pathological/

重點摘譯:

Jim Horn和同事合作出版了一本書,書名叫作"努力讀書,做事認真:沒有藉口的教學之旅(Work Hard, Be Hard: Journeys Through 'no Excuses' Teaching)",以下就是我閱讀過後的心得:

Horn和同事們從特許學校連鎖事業"知識就是力量(Knowledge Is Power Program, KIPP)"的前任和現任教師那裡蒐集到許多寶貴的資料。KIPP自1994年成立以來,已接受來自企業、地方政府、基金會、州政府和聯邦政府資助的經費達數千萬美元。KIPP是由兩位"為美國而教(Teach For America)"的校友Mike Feinberg和Dave Levin所成立。他們是"企業化教育改革運動(corporate education reform movement)"陣營的盟友,而該陣營的主要目標就是將公立學校改由私人控制。

由於KIPP係由私人經營,所以他們對於外界的採訪設下了許多限制,只准許經過挑選的外部人員進入校園執行研究計畫。作者在書中寫道,當他們請求KIPP讓他們選取更多的樣本時,遭到了對方拒絕。很遺憾的,這並不是唯一案例。我個人也有過類似的經歷。幾年前,KIPP奧斯汀分校面臨黑人男學生流失的問題,於是我和同事針對該問題擬定了一項研究計畫,並向他們表達屆時要將該計畫投稿至學術期刊。後來,KIPP被脫口秀主持人Oprah譽為黑人學生最理想的學府,然後奧斯汀分校就退出了這項研究計畫。

結果這個事件激起了我們對KIPP和其他特許學校的黑人學生流失率的興趣,並將結果刊登在"柏克萊教育評論(Berkeley Review of Education)"上。我們發現,德州(Texas)特許學校的學生流失率往往是傳統都市地區公校學區的兩到三倍。而根據"德州公校教育資訊管理系統(Texas' Public Education Information Management System, PEIMS)"所提供的數據,也證實了KIPP奧斯汀分校黑人學生高流失率的事實,但KIPP在官方媒體上卻避談此事。

我推想KIPP及其支持者應該會對這本書做出回應。首先,他們很可能會說KIPP的分校這麼的多,又這麼的多元,而那30名受訪的KIPP教師也只不過是少數幾顆爛蘋果。如果早個幾年,當我的其中一個學生還沒去加入"為美國而教(Teach For America, TFA)",隨後前往德州的一所KIPP分校教書的話,或許我真的會相信他們的說詞。後來我這個學生在KIPP教了兩年書後,在我的部落格上發表了一篇文章,篇名叫做"敬告所有TFA和KIPP的教師:缺乏準備、隔離、羞辱和倦怠(Tell-All From A TFA and KIPP Teacher: Unprepared, Isolation, Shame, and Burnout)",內容和Horn這本書所描述的大同小異。

她在文章中表示,在KIPP教書期間,一切都是那樣的糟,使得她曾有一度精神崩潰。老實說,當初我還以為她只是個特例而已。但是當我讀到了Horn的這本書時,才發現原來並非如此。在那本書裡,有一名受訪的KIPP教師表示,在她服務的學校裡,她"曾遇過4名教師罹患神經衰弱症,...在KIPP,只要待個兩年,你就會被視為資深教師。我的意思是,你已經一身病了。你的身體垮了,不聽使喚了。"

KIPP及其支持者還可能會說,KIPP就和傳統的公校,以及所有的機構一樣,會遇到功能不彰的情況。但重點是,現在問題不是發生在別人家,而是發生在你自己的家。KIPP是否如同受訪的教師所描述的,是瀰漫著病態的文化?在Horn的書中,一名KIPP的教師在回答學校對於"團隊和家庭"的看法時指出,KIPP特許學校是個"充滿辱罵的不正常家庭。"這個不正常的家庭"要求(教職員)要完全服從一個威權且毫無妥協的體系。"例如,在KIPP的校園裡,教師會在學生的衣服上別上侮辱人的標籤,就像"紅字(The scarlet letter)"那本小說一樣(譯者註:作者為美國文豪Nathaniel Hawthorne,內容描述一名紅杏出牆的女性被村人在胸前別上了一個象徵通姦的紅字"A",讓她備感羞辱)。一名KIPP的教師說,在學校"違反校規或偷懶怠惰的學生,就會被人在衣服別上壞孩子的標籤。"而在KIPP的另一所分校,不被老師喜愛的學生就會被別上"板凳"或"走廊"的字條。在Horn的書中,還描述了KIPP各個分校透過各種形式的手段,以達到族群上和心理上的隔離效果。

所以,我認為並不能說是少數的幾顆爛蘋果。有句老話說:"一顆老鼠屎壞了一鍋粥。"這或許還比較貼切。

一名受訪教師表示,"KIPP特許學校大量地使用霸凌、咆哮和人身攻擊的方式來管理學生。在我之前服務的公校,教師從來就沒有(對著學生)提高過嗓門。但在現在服務的KIPP特許學校,對著學生咆哮和吼叫則是隨處可見。

為何KIPP鼓勵或允許(教職員)這麼做呢?Horn寫道,學校領導者表示,"因為文化上的差異,黑人學生慣於被人咆哮,...因為他們的父母就是這樣子對他們說話。"一名KIPP的教師形容該校最糟糕的罪行就是"咆哮、咒罵和侮辱。"事實上,我自己本身也曾有過類似的經驗。之前,我參加MSNBC電視台的"Melissa Harris Perry Show",當我在節目中呈現我針對KIPP所做的研究報告時,Jonathan Alter就打斷我的發言,然後在全國觀眾面前咆哮,說他"不准"我"冒犯"KIPP。

KIPP也可能會爭辯說,他們在全國各地受到民眾的廣泛支持。很明顯的是,KIPP是從富裕的支持者和強有力的政府、媒體和基金會獲得益處。他們喊出教育貧童"沒有藉口(no excuses)"的口號乃與社會菁英相契合,而且這10餘年來,他們為特許學校連鎖企業傾注了大量資源。所以,當閱讀到KIPP教師所說的事情竟然和以往在報章上,在諸如"等待超人(Waiting for Superman)"等紀錄片裡,以及在一般公眾的談話內容中所接觸到的極為不同時,某些人可能會感到相當吃驚。

我強烈建議所有支持KIPP的有力人士務必讀一讀這本書,了解書中這些KIPP教師的心聲。那麼,他們的心聲到底是什麼呢?當我在奧斯汀分校時,我常常聽他們說,只要你參觀過KIPP的學校,你一定會深受他們的作法感動。而在這本書中,有一名KIPP的教師也說,當她剛進入KIPP服務的時候,深受KIPP的作法感動。但是後來她發現KIPP根本就是個"地獄"。她說:"剛開始,一切都是那麼美好,那麼的有希望,而且在我看到媒體對她所做的報導的那一刻,就深深地迷上了她,...但是,直到對她有深入的了解後,你才會發現那些不為人知的骯髒事。"

這本書詳細地描述KIPP的各種導致職員流失率高的工作條件。其中有一名教師比較了她在KIPP和公立學校的工作經驗,然後表示她不推薦(教師)在KIPP任教,她說:"我不希望任何想長久擔任教職的人去KIPP任教,...那裡太累了。太令人洩氣了。"你或許會問:"如果KIPP的工作條件如同那些前任及現任教師所說的,這個特許學校連鎖事業又怎麼會繼續開辦下去呢?"

對此,作者提出了解釋:"如果沒有持續不斷地補充新血來替換這些疲累不堪的教師,...KIPP就得關門大吉。...而"為美國而教(Teach For America)"和類似的師培計畫在這當中就扮演著極為關鍵的角色,因為這可關乎著KIPP的存亡

有一名教師指出,校園裡有40%的教師是來自於TFA。我們對於全國有多少名TFA教師在KIPP執教不得而知,不過可以知道的是,大約有1/3的TFA教師在特許學校執教。值得注意的是,針對TFA教師的教學是否有成效已在公眾間引起了廣泛爭論。有一名KIPP教師暨TFA訓練員對於KIPP聘用TFA新手教師的作法表示:"你無法在20天內把某人教導成好老師。"

總上所述,這本書雖令人震撼,但只要想一想KIPP那"沒有藉口"的文化,就不難預料了。這本書之所以如此獨特,就在於作者能夠花這麼多時間,在這麼多所KIPP分校,破天荒地訪談到KIPP的前任與現任教師。儘管許多人宣稱KIPP沒得挑剔,而且是特許學校裡的耀眼明星,但我認為我們應該問的是,KIPP能否傾聽這些受訪教師的心聲,實際地進行改革?或者應該問,是否他們的作法不過是出於一種病態及虐待(的心理)?而那些社會菁英則絕對不會指定或允許KIPP將那些作法施用在自己孩子的身上,除非他們想把孩子送去讀軍校。


作者簡介

Julian Vasquez Heilig為加州州立大學薩克拉門托分校(California State University Sacramento)教育領導和政策研究學系(Educational Leadership and Policy Studies)教授,也是全國有色人種協進會加州/夏威夷分會(CA HI NAACP)教育主席。經營有全美50大優質教育部落格"Cloaking Inequity"。

(*本文取得原作者Heilig教授中文翻譯授權,本人特此致謝)

Jim Horn的新書披露許多KIPP不為人知的黑暗面
(圖片取自Book Despositor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