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29日 星期四

美國準教長對底特律做的好事

Allie Gross原作

Diane Ravitch引言、評論

李明洋摘譯、改寫*

Diane Ravitch's Blog / 2016-12-20

原文網址: https://dianeravitch.net/2016/12/20/allie-gross-betsy-devos-and-the-gutting-of-public-schools-in-detroit/

重點摘譯:

底特律(Detroit)地方記者Allie Gross在網站媒體"Vice News"上刊登了一篇名為"束手無策(Out of options)"的文章指出,過去20年以來,Betsy DeVos和她的私有化教改夥伴在Obama政府的慫恿下,大肆破壞了底特律的公共教育。這些教改者認為公立學校已經過時了,因此大力推廣特許學校。當特許學校大幅增加時,公立學校也同時失去了學生和經費,學區的赤字也隨之大幅飆高。這些改革者安排了一個"緊急情況管理者(emergency manager)"的職位,結果赤字飆升得更高。州政府設立了一個"教育成就管理局(Educational Achievement Authority, EAA)"的單位,結果這個單位的薪資很高,卻製造出更多的赤字,而且頻頻換人做,實在是個徹底的失敗。最後,這些教育改者只做出了一個結論,那就是要設立更多的特許學校,要更加緊教育的私有化。

Gross為我們做了一個非常好的摘要,她讓我們了解到底特律的公立學校在這些教改者的手上逐漸地走下坡。

她寫道:
當我們國家在1980年代末期首度出現特許學校時,所有人討論的焦點都放在(特許學校和公立學校的)合作和夥伴關係上。諸如前"美國教師聯盟(American Federation of Teachers)"理事長Albert Shanker等特許學校倡議者之所以支持設立這類的學校,是因為他們認為這些學校將能更具彈性地採用新式的教學法進行教學實驗,並在最後(把這些實驗的結果)融入傳統公立學校。
但是到了1993年,當密西根州(Michigan)的立法者開始針對特許學校的立法和學校改革進行討論時,Shanker卻表態反對特許學校,聲稱特許學校是個反工會的"暗黑機構(gimmick)"。結果,新的支持者遂利用特許學校辦學上的彈性,開始抨擊教師工會和不知變通的官僚體系將會妨礙教育的創新。在密西根州,這些特許學校的新支持者都是一些顯赫人士,而倡導特許學校運動最力者既不是家長,也不是教育工作者,而是商業社團成員以及和宗教團體過從甚密的億萬富豪。在這些人當中,繼承了安麗直銷企業的DeVos家族自1970年代以來,捐給全國各地著力於教育的保守派人士和教會至少2億美元的資金。
隸屬於共和黨的密西根州州長John Engler正忙於教育經費的改革工作。改革後,教育經費將由營業稅支應,而非由物業稅(property taxes)支應,而且經費將隨學生流動,...。他和包括"密西根商會(Michigan Chamber of Commerce)"在內的支持者都認為,...學校為了盡可能地爭取學生和經費,就會提升學校的品質。1993年10月,Engler在一場為了推廣經費計畫所舉行的演講中說道:"(願意)這麼做的學校就會成功,(不願意)這麼做的就會失敗,...這個州再也不會被平庸所壟斷。"
教改者表示,開放學區,讓各學區相互競爭可以強迫學校進行改善,否則就得關閉。在這樣一個嶄新的教育市場裡,家長將有更好的選擇,可以在傳統公立學校、接受州政府資助的特許學校,以及接受州政府教育券資助的私立教會學校之間做選擇。
而由DeVos一手創立、資助,並擔任董事的親特許學校團體"大湖教育計畫(Great Lakes Education Project)"執行董事Gary Naeyaert則表示,"公立特許學校為深陷辦學失敗的公立學校學生和家長,在無法遷移至其他學區,又負擔不起私立學校學費的時候,提供了選擇和選項。...我們一直以來都為富裕人家提供選擇,而特許學校則是為每個人提供選擇。"
1994年1月,Engler簽署了一項允許特許學校營運的措施,首波特許學校遂在往後幾年陸續在底特律開辦。剛開始,特許學校尚符合最初的任務,亦即大多數的特許學校規模都很小,主要是要填補不足之處。有3/4的底特律人為黑人,而有兩所特許學校則專為黑人提供課程。
由於特許學校允諾採取小班教學,增設科技設備,以及減少官僚機制,使得底特律的公立學校流失學生和喪失經費,...結果導致公立學校學區面臨破產的窘境。例如,去年該市總共有超過10萬名學齡階段的學生,卻只有不到4萬7000名的學生就讀公立學校。如果以每名學生教育支出經費為7500美元來估算的話,公學校學區就有將近4億美元的經費流失。
因為學生流失,導致經費跟著流失,但諸如暖氣設備、教師薪資等固定支付的經常門費用卻不能跟著刪減,於是形成了惡性循環。當學生轉學,學區就會喪失經費,接著就得刪減預算。或許會裁減藝術課,或裁減社工師;或許讓教室擠進更多學生,又或者會冒險裁減鍋爐操作員(boiler operators);甚至當情況危急時,或許就會關閉學校。這些急就章的作法反而讓學區更缺乏競爭力,結果使得原本可能會流失的學生,最後真的流失了。
密西根州擁有全國最鬆散的特許學校法案,而且常被人稱為落實擇校政策的"蠻荒西部(wild West)"。該州將近80%的特許學校係由以營利為目的的公司經營,比率居全國之冠。每個人都可以開辦學校,而批准特許學校設立的單位包括傳統公立學校學區、公立大學及社區學院等公家單位。
特許學校倡議者指出,由於公立學校的辦學績效差,因此需要被取代。但是密西根州的學生學業成就並沒有因為競爭程度趨於激烈而有所提升,而且如今,無論是公立學校,還是特許學校,表現都落在後面。該州4年級學生的閱讀成績在2003年排名全國第28,但是現在的排名卻落到了第41。
缺乏監管意味著特許學校經營者的紀錄不佳,或者根本就沒有紀錄。根據"底特律自由報(Detroit Free Press)"在2014年所進行的一份調查發現,密西根州已為特許學校砸下了將近10億美元的經費,但是學校不僅應當承擔的責任下降了,而且辦學也亂無章法。而由史丹福大學(Stanford University)在2013年所做的一份研究則顯示,底特律有超過一半以上的特許學校在閱讀和數學的表現不佳,有些甚至比公立學校的表現還要差。該研究發現,整體而言,密西根州有高達84%的特許學校數學表現低於該州平均,而有80%的特許學校閱讀表現低於該州平均。
DeVos家族透過"大湖教育計畫"確保該州的教育環境維持著不受監管的狀態。2011年,他們成功地促使(立法單位)取消特許學校的(設校)上限,還扼殺了一個阻止辦學不佳的特許學校增設分校的措施。去年,一份審視該州特許學校的報告發現,該州以不合理的高比率,亦即有高達23所特許學校名列該州辦學最差的名單中;該報告並提出質疑指出,何以經過20餘年的實驗,該州特許學校學生的表現卻仍與傳統公立學校差不多。

Gross在文章中描述了一對母女試圖在擇校政策中找出最好的選擇。她們最中意的是附近的學校,但該所學校卻被該州的緊急情況管理者監管。她寫道:
選擇權不會無中生有,當街頭上的學校都突然關閉時,選擇權就消失了。上個月,當我和Moore坐在她那整齊且種滿花卉的客廳裡時,她告訴我說:"這根本就是走回頭路。好吧!我們可以隨心所欲地去想讀的學校就學,但是,如果在我家附近的兩所學校都很糟,而另一所最棒的學校被被迫關閉,這對我又有什麼幫助?這是什麼選擇權?"

這個故事的寓意就是,儘管底特律的擇校政策是失敗的,但是Betsy DeVos卻要把她和夥伴對底特律所做的,通行於全國。


作者簡介

Allie Gross是底特律地方記者,在Jacobin、VICE、Slate、the Atlantic、Mother Jones和FiveThirtyEight等媒體工作。 在從事新聞工作前,她曾在底特律的一所特許學校任教五年級的語言和社會研究課。

Diane Ravitch為美國著名教育史學家、教育政策觀察員、教育分析與評論員,曾先後被柯林頓總統(Bill Clinton)和小布希總統(George H. W. Bush)延攬入閣,目前為紐約大學教授。Ravitch教授著作等身,包括"The Death and Life of the Great American School System: How Testing and Choice Are Undermining Education"、"Reign of Error: The Hoax of the Privatization Movement and the Danger to America's Public Schools"、"Left Back: A Century of Battles over School Reform"、"The Language Police: How Pressure Groups Restrict What Students Learn"、"The American Reader: Words That Moved a Nation"、"The Great School Wars: A History of the New York City Public Schools"、"More Than a Score: The New Uprising Against High-Stakes Testing"等書,並經營有人氣部落格"Diane Ravitch's blog"。

(*本文取得Diane Ravitch教授中文授權翻譯,本人特此致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