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3日 星期二

川普政府著手摧毀公校教育

Alan Singer原作

李明洋摘譯、改寫*

The Huffington Post / 2016-11-28

原文網址: http://www.huffingtonpost.com/alan-singer/trump-moves-to-destroy-pu_b_13277736.html

重點摘譯:

過去兩週以來,諸如"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等部分媒體開始假想Donald Trump當上總統後或許不會像當初他們所認為的那麼糟。或許Trump永遠也不會去"築起那道美、墨邊境的高牆",而Hillary似乎也不會遭到起訴,但是對美國的孩童和學校來說,他們的情況看起來卻比Trump將撕裂公立教育的預期還要來得糟。要想阻止他,就勢必要經歷一場既漫長而又艱辛的戰爭。

在競選期間,Trump表示要大規模增設特許學校體系,並誓言把聯邦政府編列給公立學校的200億美元資金移走。為此,Trump將把每個孩童和聯邦資金綁在一起,如此一來,不管孩童要讀哪一所學校,資金都會跟著他(她)到該所學校去。

而Trump提名Betsy DeVos擔任教育部長可算是最糟糕的決定。這位右翼億萬富豪為了推動她家鄉,密西根州(Michigan)和全國各地的教育私有化運動,以及摧毀公共教育,已花了十餘年和數百萬美元。就像"全國教育協會(National Education Association)"理事長Eskelsen Garcia所宣稱的,Trump政府藉由任命Betsy DeVos以證明怎麼做才是對學生、家長、教育工作者和社會大眾最有利。"

DeVos在教會學校接受教育,她和家族成員廣泛地參加右翼人士舉辦的活動,但她從來就沒有參與過公共教育,她的子女讀的也都是教會學校。她的錢多半來自他的先生,也就是安麗(Amway)健康美容產品公司的繼承人,而她本人則是"擇校聯盟(Alliance for School Choice)"理事長,以及"所有孩童都重要(All Children Matter)"政治行動委員會的負責人。這些組織均接受DeVos夫婦的資助,旨在推動教育券政策,鼓勵企業提供私立學校獎助學金以抵免賦稅,以及資助支持彼等措施的政治候選人。

DeVos的錢大多來自她的丈夫,她繼承了Amway健康和美容產品公司。 DeVos本人是學校選擇聯盟董事會主席,是她和她丈夫建立的“所有兒童問題”政治行動委員會的負責人,旨在促進學校學券,給予私立學校獎學金的企業的稅收抵免,以及支持這些獎學金的候選人原因。 DeVos的錢也回到共和黨候選人誰反對墮胎和同性婚姻。 DeVoses向一個反選擇組單獨捐贈了近700萬美元,向反婚姻平等組織國家婚姻組織捐贈了50萬美元。

在2000年的時候,DeVos和她的先生在密西根州推動一項法案,意圖將教育券政策寫入該州憲法,但遭到了選票否決,於是他們轉而致力於支持那些贊同教育券政策的州議會候選人。

就如同Trump在選戰期間所做的諸多不切實際的競選承諾,他的教育計畫也是奠基於對現實情況的輕蔑。儘管既存的證據對某些糟糕的想法及足以傷害孩童的教育措施指證歷歷,但Trump卻絲毫不予關心。多年來,以營利為目的的學校和學院一直在剽竊公家資金,結果讓學生,尤其是退伍軍人缺乏得以在市場立足的技能,卻必須負擔沉重的債務。就在上週,Trump同意要支付那些被其名下的特朗普大學(Trump University)欺騙學費的學生2500萬美元。

截至目前為止,有許多以營利為目的的特許學校因拿不到足夠的聯邦政府資金而宣布倒閉。在2007年,幾乎有一半的特許學校是由營利公司所經營,到了2010年,只剩下37%,而且還在繼續下降,其中還有不少合法的公司退出這個產業。對此,特許學校倡議者只視之為在將市場機制的商業價值引進教育的整個過程當中的一小部分而已。然而,就在這些學校經營失敗或消失之際,卻有成千上萬,甚至是數百萬名孩童的受教權被剝奪了

一旦Trump和DeVos具毀滅性本質的計畫付諸實行,那麼美國教育的未來將如同底特律市(Detroit)的現況,成為反烏托邦式的教育。由於DeVos的緣故,密西根州將擇校和競爭視為改善公共教育的良方。但是,在底特律市和其他實施這類政策的都市,其教育則陷入了失敗和混亂。

密西根州的特許學校改革可追溯至1993年,當時崇尚"自由市場"機制的州長藉由立法,允許特許學校在該州設立。密西根州當局讓公立學校學區、社區學院、大學,非營利組織和私人營利公司經營特許學校,並表示經營者可以採用任何方式辦學,而幾乎不必接受監督。

結果,營利公司看到了潛在的商機,所以密西根州目前有將近80%的特許學校係由彼等公司所經營。每年,密西根州撥款10億美元給特許學校,而底特律市、弗林特市(Flint)和大急流市(Grand Rapids)則是就讀特許學校學生比率最多的前3大都市。而當Betsy DeVos被提名為教育秘書長後,教育經營公司也成為該州著力於遊說共和黨政治候選人,以增設特許學校的最龐大團體。儘管2015年,密西根州特許學校的學生人數已比2003年少了22萬人,但由於DeVos和特許學校經營公司的努力,竟還新設立了100多所特許學校。

根據"紐約時報"教育記者Kate Zernike在2015年撰寫的一則報導指出,在2010年至2015年間,密西根州有超過11億的稅金流入了特許學校,造成公共教育的慘敗,就全國來說,或許這樣的結果是空前的。當初,特許學校經營公司進駐底特律市時,承諾說會帶給貧困地區的學校奇蹟。然而,Zernike發現,"特許學校不受限制的增長...導致供過於求,結果學校為了爭取貧困地區的學生註冊入學,於是以獎金、筆記型電腦、平板電腦和自行車抽獎活動做為誘餌,相互競爭。"學校宛若食人族,因為他們為了學生和有限的公共資金而彼此激烈廝殺,結果沒有任何一所學校因而興盛。對此,公民團體"新底特律(New Detroit)"理事Scott Romney指出,由於這些改革措施,使得"我們這個城市(亦即底特律市)的教育全面徹底的崩潰。"

聯邦政府曾針對密西根州特許學校做了一份全面性的報告,結果發現,在密西根州表現最差的學校中,特許學校所佔的比率"不合理的高"。但即使如此,仍阻止不了洪水的衝擊。2011年,該州將特許學校數量的上限提高;結果該立法甫一通過,立刻就有24所特許學校在底特律市開辦,而有18所特許學校,包括那些辦學紀錄極差的特許學校(經營公司),則在籌畫擴建業務。


作者簡介

Alan Singer為紐約州長島市(Long Island)赫福斯特拉大學(Hofstra University)教學、識字暨領導學系( Department of Teaching, Literacy and Leadership)的社會學者,期刊"社會科學備忘錄(Social Science Docket)"的編輯委員,並曾在紐約市的Franklin K. Lane High School和Edward R. Murrow High School等學校擔任教職。Singer為著名媒體The Huffington Post的專欄作家,並有多本著作,包括2008年出版的"紐約和奴隸,該教導真相的時刻(New York and Slavery, Time to Teach the Truth)"、2011年出版的"全球教學史(Teaching Global History)"、2013年出版的"教導學習,學習教導:中學教師手冊(Teaching to Learn, Learning to Teach: A Handbook for Secondary School Teachers)"、2014年出版的"中學社會科學研究第4版(Social Studies For Secondary Schools, 4th Edition)",以及2014年出版的得獎集"教育引爆點:為美國學校奮戰(Education Flashpoints: Fighting for America's Schools)"。

(*本文取得原作者Alan Singer中文翻譯授權,本人特此致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