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日 星期四

川普政府教育券政策勢在必行

Mercedes Schneider原作

李明洋摘譯、改寫*

deutsch29 / 2016-11-23

原文網址: https://deutsch29.wordpress.com/2016/11/23/trump-ed-sec-pick-betsy-devos-poised-to-promote-vouchers-above-all-else/comment-page-1/#comment-30322

重點摘譯:

2016年的11月23日,總統當選人Donald Trump宣布他的美國教育秘書長人選是來自於密西根州(Michigan)的億萬富豪,同時也是教育券政策的倡議者Betsy DeVos。

消息甫出,針對此任命案所做的報導遂大量湧現,內容包括DeVos的背景,以及她長期以來給予"共和黨全國委員會(Republican National Committee)"的資助等。例如"紐約客(The New Yorker)"記者Jane Mayer在2016年11月23日的報導中指出:

DeVos在地方報紙的一篇文章中寫道:"我的家族是共和黨全國委員會的最大贊助者,...對於我們利用金錢購買影響力的說法,我已決定不動怒。現在,我簡單地承認這一點。他們說的對。我們確實期望獲得一些回報。我們期望培養出一個保守的統治哲學,以構成有限度的政府,並且尊重美國的傳統美德。我們期望我們的投資能有所回報。"

Mayer繼續寫道:

在2016年的總統大選中,DeVos持續花大錢,但不是砸在Trump身上。DeVos宣稱Trump"不能代表共和黨。"顯然,她已改變了初衷,而他也改變了對這位"捐助者"的觀點。 

又如"華盛頓郵報(Washington Post)"記者Emma Brown在2016年11月23日的報導中,對於DoVos推動教育券政策有較多的描述:

雖然Betsy DeVos不是個家喻戶曉的人物,但是她身為密西根州的億萬富豪和保守派激進主義份子,卻已默默地協助許多州改變教育境況,亦即花費數百萬美元成功推動特許學校擴張計畫,讓許多家庭拿著納稅人的稅金去支付給私立學校和教會學校。
如今,DeVos準備把她鍾情的教育券政策遍行於全國。週三,總統當選人Donald Trump提名她為教育秘書長。這個決定表明了他要兌現競選承諾,也就是要擴大包括教育券政策和特許學校在內的"擇校(school choice)"運動規模,致力於瓦解公立校體系,以遂行其所謂的"獨斷專行的政府"。
Trump已打算把聯邦政府的200億美元做為獎助各州政府用以擴大教育券政策和特許學校的資金。他也說他想要利用總統的職權去說服各州政府再為教育券政策贊助(不足的)1100億美元。他已表示,要提供每個生活貧困的孩童1萬2000美元的獎學金,讓他(她)選擇自己想讀學校。

"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記者Kate Zernike則補充了DeVos對密西根州擇校政策的影響力。她寫道:

密西根州是全國規模最大的擇校實驗室,其中又以特許學校的規模為最。底特律市(Detroit)、弗林特市(Flint)和大急流市(Grand Rapids)這3個都市的學區裡,就讀特許學校的學生數均高居全國前10名,而且該州政府每年支應特許學校的教育經費高達10億美元。在這些特許學校裡,由營利組織經營者即高達80%,遠高於國內任何其他地區的比率。
而DeVos,這個該州共和黨圈子裡最響亮的姓氏,則是致力(推行擇校政策)者最大的財政和政治支持者。
然而,如果說密西根州是擇校政策的中心,那麼該州同時也是倡議擇校政策能改善教育的各州當中,表現最糟糕的。自從20年前擁抱,從而擴大特許學校開始,該州學生在全國閱讀和數學測驗的排名就不斷下滑。該州大多數特許學校的表現都低於州平均。
而在2015年,一份由聯邦政府檢視的報告指出,密西根州表現最差的學校名單中,特許學校的比率"不合理的高。"自從2010年,受到DeVos家族資助的一群立法者通過了一項擴增特許學校的法案後,該州列入表現最差名單的特許學校數量就暴增為兩倍。那一群立法者在該項法案中,阻止了防範擴張或取代辦學失敗學校的條文。
 
所以,現在Trump和DeVos的情況,就和2009年Obama和Duncan的情況如出一轍,那就是要用一個計畫來誘使各州州長和教育督察長,以遵從某些由上而下的改革來換取聯邦政府的資金。

就Obama和Duncan來說,那個計畫就是"邁向巔峰計畫(Race to the Top, RTTT)"。他們為了推行"共同核心標準(Common Core Standards, CCS)"而以聯邦政府的資金支付給願意參與計畫的州政府。

就Trump和DeVos來說,那個計畫將是教育券政策和"帶得走的資金(portability of funding, 譯者註:亦即政府資助的款項會跟隨著學生,所以一旦學生轉學,該筆資金也會從原先就讀的學校跟著學生移撥到轉學後的學校)"。換句話說,Trump和DeVos的教育券計畫將會等同於Obama和Duncan的共同核心標準。

"每個學生都成功法案(Every Student Succeeds Act, ESSA)"在條文中明文規定,美國教育秘書長不得將特定的教育標準和評量與"中小學教育法案(Elementary and Secondary Education Act, ESEA)"中的"第一項條款(Title I)"掛勾。而且ESSA也明確地將聯邦政府推行共同核心標準排除在外。然而,ESSA的條文裡並沒有明確的語詞可以防止DeVos將推行教育券政策和帶得走的資金視為各州政府用來改善表現最差學校的最佳方法。

事實上,DeVos有3種方法可以用來推動擇校政策:

1.不管ESSA,由Trump另外提出一個計畫,並將擇校納入其中,或許該計畫的名稱就叫做"教育券發到最巔峰(Voucher to the Top)"。

2.將擇校納入ESSA的第一項條款,然後她可以針對"改善表現最差後5%的學校"那個部分,對各州政府所研擬的計畫內容進行施壓。

3.將擇校納入ESSA第四項條款的C部分(Title IV, Part C),(在條文中加上)"透過高品質的特許學校來擴大教育機會。"

我們可以合理地預期,在Trump和DoVos的掌管下,聯邦政府資助特許學校的資金將不會受到適當的監督。這也和G. W. Bush和Obama對特許學校資金的作法如出一轍。

至於Trump表示他打算用200億美元來推動他的教育券政策,其實這個數目尚未確定。有些人猜測,Trump會把主意打到ESSA的第一項條款,然而,國會不太可能不理會第一項條款,就逕付表決,然後把錢拿去資助一個Trump可能在雞尾酒會的餐巾紙上寫下的競選想法。

既然第一項條款的資金被寫進了ESSA,那就是具有法律效力。

所以,真實的情況是,Trump若要推動教育券政策,就必須在ESSA以外,另覓財源。而且,Trump也沒有特別表明,這200億美元的資金必須在1年內籌措完畢。

總之,國會是否會讓Trump兌現這200億美元還有待觀察,而新科教育秘書長DeVos又將如何推動教育券政策呢?且讓我們拭目以待。


作者簡介

Mercedes Schneider曾於路易西安那州"伯州立大學師範學院的教育心理學系(Department of Educational Psychology, Teachers College, at Ball State University)"任職,負責教授統計、研究法及測驗與評量等課程。2005年,卡崔娜颶風(Hurricane Katrina)摧毀了Schneider的故鄉紐奧良(New Orleans),促使她心生返鄉的念頭。經過再三思量,Schneider在2007年毅然放棄大學教職,返回路易西安那州(Louisiana),在聖坦曼尼縣(St. Tammany Parish)擔任高中英語教師至今。Schneider熱愛教學,也勤於筆耕,論述時尤善於引述大量資料,見解獨到,且分析透徹;著有"A Chronicle of Echoes: Who’s Who In the Implosion of American Public Education."、" Common Core Dilemma: Who Owns Our Schools?"、"School Choice: The End of Public Education? "等書,並經營有知名教育部落格"deutsch29 "。

(*本文取得原作者Schneider教授中文翻譯授權,本人特此致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