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29日 星期四

億萬富豪如何為美國準教長開道

Diane Ravitch原作

李明洋摘譯、改寫*

Diane Ravitch's Blog / 2016-12-14

原文網址: https://dianeravitch.net/2016/12/14/how-the-billionaire-boys-club-paved-the-way-for-betsy-devos/

重點摘譯:

總統當選人Donald Trump承諾要將聯邦政府的200億美元重新分配,以推展特許學校和私立學校的教育券。他已任命密西根州的億萬富豪Betsy DeVos擔任下一任的教育秘書長,而DeVos長期以來即致力於資助與倡議特許學校和教育券政策。大選過後,她的"美國孩童聯盟(American Federation for Children)"誇稱花費了將近500億美元,資助支持擇校政策而非公立學校的候選人。

目前,密西根州(Michigan)有80%的特許學校係由以營利為目的的企業經營,之所以如此,有很大一部分是因為DeVos女士和她的夫婿,安麗集團(Amway)的繼承人Dick DeVos的原故。根據"底特律自由報(Detroit Free Press)"長達一年的調查發現,這些學校代表著高達10億美元價值的產業,但是產值卻不比公立學校好。最近,DeVos夫婦提供了145萬美元給密西根州的某些立法者,彼等人士先前曾阻攔要求該州特許學校對辦學成效或財務狀況負責的措施。

由於DeVos女士即將著手負責聯邦政府的教育政策,所以不久的將來,美國的公共教育將深陷於危機之中。

龍頭基金會的劣行

過去10年以來,"蓋茲基金會(Bill &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布羅德基金會(Edythe and Eli Broad Foundation)"和"華頓家族基金會(Walton Family Foundation)"都倡議特許學校和擇校政策。他們為攻擊公立學校的極端主義者提供了立基點。他們將納稅人的稅金拿去補貼私立特許學校和擇校政策的作法合法化,為教育券政策開道。這點從過去10年來,這些基金會設立了數以千計的特許學校,以及將近半數的州政府批准實施教育券計畫政策即可得知。

多年來,至少有10餘個基金會加入了上述3個龍頭基金會的陣營,他們都認為:

1.公立學校辦學失敗;

2.我們必須從這些辦學失敗的學校把可憐的孩童拯救出來;

3.公立學校之所以辦學失敗是因為糟糕透頂的教師所致;

4.任何人只要經過短短幾週的訓練就可以勝任教職,甚至做得比傳統師培出身的教師還要好;

上述幾點都言簡意賅,極易吸收,但卻是錯的。

首先,我們的公立學校並沒有辦學失敗。考試成績低落的公立學校,他們的學生都來自高度貧窮的家庭,以及種族極度隔離的地區;而坐落於富裕和中產階級社區的公立學校,他們的考試成績就很高。自1960年代以來,美國在國際標準化測驗的排名一直都接近平均值,但那些測驗成績比較高的國家,則在經濟上從未超越過美國。

然而,上述那幾個龍頭基金會卻拒絕承認標準化測驗的侷限性,以及其結果乃與家庭收入相關。我們不妨看看"學術能力測驗(Scholastic Aptitude Test, SAT,或稱學術評估測試,Scholastic Assessment Test, SAT)"的結果,來自高收入家庭的學生,考試分數最高;來自貧窮家庭的學生,考試分數則最低。但是那些基金會卻選擇漠視這個導致考試成績低落的根本性原因,反而去指責那些在高貧困地區學校任教的教師。

那幾個主要的基金會透過3個管道將數百萬資金捐出去:

第一,他們將資金資助於私人經營的特許學校,這是一種私有化的形式;

第二,某些基金會,尤其是蓋茲基金會將資金投資於教師評鑑,亦即以學生的考試成績來做為評鑑教師的依據;

第三,他們將數百萬美元捐給"為美國而教(Teach for America)",該組織讓大學畢業生認為他們只要經過5週的培訓就可以勝任教職,實則是傷害了教育專業。

此外,許多基金會背後的慈善家也會拿自己的錢去資助政黨候選人及促使州政府辦理公投,以推動特許學校和擇校政策。例如Bill Gates和他的盟友花費了數百萬美元,促使華盛頓州(Washington State)政府舉行公投,意圖通過特許學校法案,結果連續失敗了3次,最後終於在2012年以1%的票數差距過關。而在州最高法院基於特許學校未受民選校委會委員的監督而否決掉將納稅人的稅金拿來資助特許學校後,3位法官遂受到Gates及其朋友資助的候選人挑戰。

其次,華頓家族基金會則是宣稱已在哥倫比亞特區(District of Columbia)開辦了1/4的特許學校,並且承諾在接下來的5年內,每年至少斥資2億美元設立新的特許學校。而個別的家族成員則花費了數百萬美元在親擇校政策的候選人和法案上。今年,他們加入了其他州的億萬富豪陣營,例如聯合Michael Bloomberg投注了2600萬美元,以支持麻薩諸塞州(Massachusetts)舉辦公投,通過一項無限期授權每年設立12所特許學校的法案。結果最後以38%對62%的懸殊差距被否決了。在該州的351個學區裡,只有16個學區表示贊成,而反對聲浪最大的則是設有特許學校的學區,因為那些學區的家長知道特許學校會榨取公立學校的資源。

特許學校的亂象

除非在法庭上或在"國家勞資關係委員會(National Labor Relations Board)"的面前,特許學校的倡議者才會說特許學校是私人企業,否則他們一向都堅稱特許學校是公立學校。特許學校瓜分了公共教育資金,但是10年來,這個餅一直都沒有變大。所以,每當成立了一所特許學校,就會帶走一些傳統公立學校的資金,逼得他們增加班級人數,裁減教師,以及刪減課程。

說到特許學校的辦學成效,那是相當複雜的。眾所皆知,那些考試分數很高的特許學校都會對學生挑三揀四,他們會排除掉重度身心障礙和非英語裔學生,也會把不好教或考試成績低落的學生踢出校園。許多特許學校的學業成就奇慘無比。最糟糕的莫過於網路特許學校,不僅輟學率高,考試分數低,而且畢業率也很低。誠如最近"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引述聯邦政府的資料報導說,俄亥俄州(Ohio)的"明日電子教室(Electronic Classroom of Tomorrow)"特許學校比起全國任何一所高中的輟學率,或無法完成4年高中學業的比率都高。該州領導人怎麼還會允許這樣的學校存在呢?

教師評鑑的謬誤

蓋茲基金會在2008年坦承,他們致力於推動以學生考試成績來評鑑教師已遭到了重大挫敗,但他們卻不打算放棄。這種評鑑教師的方法實則造成了毀滅性的後果。在Obama政府治理下,和蓋茲基金會過從甚密的教育部要求各州政府採用此種未經測試的方式來評鑑教師,以爭取瓜分"邁向巔峰計畫(Race to the Top, RTTT)"那高達43.5億美元獎金的資格。

由於標準化測驗只限定數學和閱讀這兩個科目,所以某些州,例如佛羅里達州(Florida)就按照學生的考試分數來為教師做排名,儘管沒有教授彼等科目的教師,照樣也得按照學生在彼等科目的考試成績進行排名。又如在紐約州(New York State),一名在富裕地區學校教書且聲譽卓著的4年級教師有鑑於被評比過低而提出控告,最後贏得了官司,理由是按照蓋茲基金會的規則所訂定的評鑑方式"既專斷又不穩定"。而當洛杉磯(Los Angeles)和紐約(New York City)的地方報紙公布了缺乏效度的評比結果後,不僅教學現場的士氣暴跌,許多資深教師則辭職以示抗議,甚至還有1名洛杉磯的教師自殺。

"美國統計協會(American Statistical Association)"對於以學生的考試分數來評比教師的作法予以強烈的譴責,因為考試分數的高低乃端視於學生的組成狀況。"美國教育研究協會(American Educational Research Association)"也公開反對蓋茲基金會訂定的評鑑方法,指出此種方法對於教導非英語裔學生和身心障礙學生的教師而言,極不公平。

為美國而教的危害

然而,上述那些捐款大戶一方面堅信教師必須為學生的考試成績不佳負全責,一方面又鍾情於TFA,並將數億美元捐贈給該組織。

起初,TFA的立意是很好的,邀請年輕大學畢業生到缺乏教師的地方教兩年書,性質有點像聯合國的維和部隊。但後來,該組織開始荒謬地宣稱他們培訓的年輕成員可以"改造"生活貧困學生的生活,甚至可以所縮短貧困學生和富裕學生,以及白人學生和黑人學生的學業成就。學區為了省錢,於是開始以TFA的成員取代有經驗的資深教師,結果數以千計的特許學校裡充斥著TFA的成員,而且流失率極高。

由於TFA成員等同於廉價勞工,因此有高達93%的特許學校並未加入工會,這對於億萬富豪DeVos和華頓家族來說,無疑是好事一樁。不幸的是,TFA宣稱5週的培訓足堪擔任經過1或兩年專業培訓教師的工作,此乃是對教師專業的一大傷害。難道醫師或律師會允許成立"為美國而治(Heal for America)"或"為美國而訴(Litigate for America)"這類的組織,讓未經訓練的人進入他們的行業嗎?只有聲望甚低的教職才會讓這些業餘人員如此輕易地滲透進自己的行業,而且往往在2或3年後又任由這些人離去。

如今,Trump政府意圖藉由聯邦政府的權力和財力,以私人機構取代公立學校。但我們必須謹記在心的是,在民主政體下的公共教育長久一來象徵著我們國家的民主體制。世界上沒有哪一個教育表現卓著的國家會把自己的公立學校轉型成遵循自由市場機制的產業。

切記,公立學校的設立為的是要將年輕學子培育成具有責任感的公民。除了教授他們知識和技能以外,也要陶冶他們的人格特質和合乎道德的行為。蓋茲基金會、布羅德基金會和其他規模龐大的基金會早已忘了公共教育是社會大眾理應肩負的責任,而不是消費性質的商品。他們的捐款策略已危及到公共教育。

現在正是期許他們承認自身錯誤的時刻,是挺身而出反對將公共服務私有化的時刻,也是要求他們允諾重建公共教育和公民社會的時刻。


作者簡介

Diane Ravitch為美國著名教育史學家、教育政策觀察員、教育分析與評論員,曾先後被柯林頓總統(Bill Clinton)和小布希總統(George H. W. Bush)延攬入閣,目前為紐約大學教授。Ravitch教授著作等身,包括"The Death and Life of the Great American School System: How Testing and Choice Are Undermining Education"、"Reign of Error: The Hoax of the Privatization Movement and the Danger to America's Public Schools"、"Left Back: A Century of Battles over School Reform"、"The Language Police: How Pressure Groups Restrict What Students Learn"、"The American Reader: Words That Moved a Nation"、"The Great School Wars: A History of the New York City Public Schools"、"More Than a Score: The New Uprising Against High-Stakes Testing"等書,並經營有人氣部落格"Diane Ravitch's blog"。

(*本文取得Diane Ravitch教授中文授權翻譯,本人特此致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