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8日 星期四

川普政府的教育私有化運動是玩真的

Diane Ravitch原作

李明洋摘譯、改寫*

Diane Ravitch's Blog / 2016-11-26

原文網址: https://dianeravitch.net/2016/11/26/yes-betsy-devos-can-privatize-large-numbers-of-public-schools-with-the-help-of-red-states/

重點摘譯:

11月23日,"新美國基金會(New America Foundation)"的Kevin Carey在"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刊登了一篇名為"何以Trump的教長人事任命不能將美國學校私有化(Why Trump's Education Pick Won’t Be Able to Privatize U.S. Schools)"的文章,試圖緩解外界對Betsy DeVos即將把美國學校私有化的疑慮。

他在文章中指出,如果DeVos想促進私有化,就很有可能會面臨"失望和沮喪。"他認為美國公共教育的去中央化將阻止DeVos的私有化行動。

但是,我不同意他的說法,因為我們已經看到"改革者"一個州接著一個州,以及一個學區接著一個學區地立法通過特許學校和教育券政策,目的就是要摧毀公共教育,而不必經過管理者的同意。只有麻薩諸塞州(Massachusetts)和喬治亞州(Georgia)這兩個州投票否決了增設更多特許學校的提案。

Carey的觀點似乎是要說服讀者,讓他們以為特許學校的數量確實會增加,但教育券政策將不可能落實。而DeVos也無法做出太多的改變,所以請大家放輕鬆,私有化不會有威脅。不可能發生,也不會發生。請相信他。

自2009年以來,Carey隸屬的"新美國基金會"已接受"蓋茲基金會(Gates Foundation)"將近1000萬美元的資助。所以,該組織常常捍衛特許學校和共同核心標準(Common Core standards),這一點也不令人感到驚訝。甚至,該組織現在還敦促各大學採用共同核心標準

Carey之前任職於"美國研究院(American Institutes for Research)"和"教育信託(Education Trust)",該兩個組織都接受蓋茲基金會的資助,也都對特許學校政策表示友善。他告訴我們"特許學校是公立學校,為每個孩子敞開大門,為各個層級的公部門負責,也多半由非營利組織經營。"

任何精明的人都知道,特許學校的管理者舉凡面臨訴訟案件或教職員工試圖籌組工會時,都會對外宣稱自己是私人組織,可是當他們向政府單位申請經費時,就會改口說自己是"公立學校"。特許學校會挑選學生。他們拒收重度身障生和非英語裔學生。他們也把麻煩的學生踢出校門。在許多州,特許學校既不受管制,不受監督,也不必負責。

Carey曾經為文讚許以營利為目的的Alt-School科技連鎖私立學校(該校將有資格獲得Trump提供的教育券)。他也加入布羅德(Eli Broad)"、"為美國而教(Teach for America, TFA)"、"50州成就運動組織(The 50-State Campaign for Achievement Now, 50CAN)"和"教育改革民主黨人(Democrats for Education Reform, DFER)"等每一個全國性的"改革"團體,以支持Obama政府的師資培育教改計畫。2008年總統大選後,他呼籲民主黨擁抱諸如特許學校和以考試為本位的績效責任制"等所謂"進步"的改革運動。

對於DeVos鍾情於私有化運動,Carey要我們不必擔心,因為大多數的州負擔不了普及性的教育券制度。Trump表示,他將從現有的聯邦計畫中釋放出200萬美元的資金,但期望各州政府能夠籌募額外的1100萬美元。但Carey認為那是不可能發生的,因為"各州政府手頭上沒有那樣的一筆錢。"地方學區將會拒絕把自己收到的稅金轉移出去。此外,Betsy DeVos自己的自由市場實驗室,密西根州也幾乎是失敗的。有高達80%的特許學校係以營利為目的,儘管這個"野蠻的西部(Wild West)"充斥著特許學校,也奉行著競爭主義,但底特律(Detroit)的教育現況仍舊是一團糟,而且也沒有證據顯示教育券政策是成功的。

Carey在文章中表達了對特許學校的讚賞。他指出,"儘管堅實的證據顯示麻薩諸塞州的特許學校在完善的監督下,讓低收家庭和貧困家庭學童展現出優質的成果,"但特許學校的擴張案被投票否決了。然而,麻州自由主義者之所以否決特許學校的理由,他卻隻字未提。真相是,因為特許學校所在的學區不希望他們的公立學校因為特許學校的增設而被犧牲,而學區內沒有特許學校的學區則是希望保護他們的公立學校。家長團體逐家拜訪,告訴他們的親朋好友和左鄰右舍,支持他們的公立學校。雖然公共教育捍衛者的開支是諸如華頓家族(Waltons)和Michael Bloomberg等州外億萬富豪開支的兩倍,但他們仍舊以68%比32%懸殊的票數,擊退了特許學校擴張提案。

Carey為"改革者"下了新的定義,那就是由私人公司和私人董事會經營的特許學校是"公立"的,但教育券卻是個糟糕的政策。這樣的邏輯有個問題,亦即一旦擇校政策開跑了,就很難收手。當初Obama政府推動了特許學校政策,結果連帶啟動了教育券政策,導致現在幾乎有一半的州都存在著某種形式的擇校現象。

所以,我們當然必須擔心DeVos和Trump推行的私有化運動。

如果某個州,好比印第安那州(Indiana)係由共和黨州長和茶黨(Tea Party)立法者所把持的深紅色州,那麼該州可能會緊抓住聯邦政府所提供的教育券,然後交給想讓子女在家教育或就讀低品質教會學校等任何形式學校的家長使用。就像佛羅里達州(Florida)、密西根州(Michigan)和內華達州(Nevada)的作法,DeVos可能會為不受管制、以營利為主的特許學校大開方便之門,不論是否有經驗,也不管是否符合資格,只要想開設特許學校的人都可一償所願。擇校政策從未有過成功的紀錄,特許學校的結果則是參差不齊,而教育券政策則只有失敗的紀錄。甚至,當這些學校宣稱創造了高畢業率的同時,也締造了令人吃驚的高輟學率。

對於DeVos的任命案,我們必須起身抗議。民主黨人士、共和黨人士和無黨籍人士必須一起挺身反對他們竊取公共資金的行徑。政教分離是美國人固有的特質。公立學校接受所有的孩童,不是只揀選自己想要的孩童,那也屬於我們民主制度的一部分。

如同Trump政府所做的承諾,亦即要聯邦政府轉而反對公共教育,這是前所未有的。我們不必自我慰藉,認為他對公共教育所做的威脅是假的。他們是玩真的。他們把諸如蓋茲基金會、布羅德基金會(Broad Foundation)、華頓家族基金會(Walton Foundation)和一些智庫所創造的擇校基礎,做為他們"政策倡議"的一部分。

家長、教育工作者和相關人士,請您務必起身反對Trump推動的私有化運動。


作者簡介

Diane Ravitch為美國著名教育史學家、教育政策觀察員、教育分析與評論員,曾先後被柯林頓總統(Bill Clinton)和小布希總統(George H. W. Bush)延攬入閣,目前為紐約大學教授。Ravitch教授著作等身,包括"The Death and Life of the Great American School System: How Testing and Choice Are Undermining Education"、"Reign of Error: The Hoax of the Privatization Movement and the Danger to America's Public Schools"、"Left Back: A Century of Battles over School Reform"、"The Language Police: How Pressure Groups Restrict What Students Learn"、"The American Reader: Words That Moved a Nation"、"The Great School Wars: A History of the New York City Public Schools"、"More Than a Score: The New Uprising Against High-Stakes Testing"等書,並經營有人氣部落格"Diane Ravitch's blog"。

(*本文取得Diane Ravitch教授中文授權翻譯,本人特此致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