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26日 星期一

解讀TFA致新科教育秘書長的聲明稿

Gary Rubinstein原作

李明洋摘譯、改寫*

Gary Rubinstein's Blog / 2016-11-24

原文網址: https://garyrubinstein.wordpress.com/2016/11/24/tfa-makes-a-statement-on-devos/

重點摘譯:

今天,Betsy DeVos被Trump任命為教育秘書長。總結她的教育政策似乎只有兩個字:"擇校"。

她的擇校理論和Trump把200億美元的聯邦政府資金以教育券方式轉手給私立學校的想法非常契合。Trump公開表示,"在她的領導下,我們將改革美國的教育體系,並且破除讓學生退步的官僚體制,進而提供每個家庭世界一流的教育和擇校權。"

值此之際,有一件事是"為美國而教(Teach for America)"極為擅長的,那就是自我增長和現代化的教育改革運動。尤其在Obama執政期間,TFA獲取了許多納稅人的稅金自我成長,而且公開支持諸如共同核心(Common Core)、以加值系統做為教師和學校績效責任的評等依據等各種教育改革政策。而當前教育秘書長Arne Duncan在教改運動推行途中被現任教育秘書長John King取代後,TFA遂不再堅持遵循現階段的教改政策。

就財政的角度來看,Trump當選對TFA是好事一樁。因為TFA不只可以藉由證明工會教師都是些尸位素餐者而獲得高額賞金,而且TFA創立者Wendy Kopp和特許學校連鎖事業KIPP執行長Richard Barth,以及TFA執行長Elisa Villanueva-Beard和特許學校連鎖事業YES執行長Jeremy Beard,這兩對夫妻也可以從200億美元中不成比例地獲得大量經費。

如今,DeVos獲得提名,TFA遂發表了一份聲明稿,內容如下:
總統當選人提出的許多不友善及種族主義觀點和"為美國而教"的核心價值和任務衝突,今天,我們對於Betsy DeVos出任美國教育秘書長一事發表如下聲明:
"為美國而教"堅守著美國人的價值觀,而且始終與最弱勢的學生站在同一邊。我們和我們服務的孩子有黑人、猶太人、拉丁裔、亞洲裔,以及泛太平洋群島裔、白人、移民、穆斯林人士、女同性戀者(Lesbians)、男同性戀者(Gays)、雙性戀者(Bisexuals)、跨性別者(Transgender)、身心障礙者及其他人士。為美國而教的大家庭包括5萬名來自各種身家背景和政治意識的人士。我們重視多樣性、平等和融合,我們反對各種形式的種族主義、偏見或歧視。
我們呼籲新科教育秘書長和總統當選人支持這些價值觀,以追求一個卓越且公平的公共教育。我們和兩黨人士合作,以增加孩童,尤其是低收入家庭和有色人種家庭的孩童接受教育的機會。為了遵循我們的核心任務,以及增加孩童接受教育的機會,我們會持續強烈地倡議及捍衛以下幾項政策:
1.維護"童年入境暫緩遣返(deferred action for childhood arrival, DACA)"程序及通過"未成年外籍人發展、救助與教育法案(The Development, Relief and Education for Alien Minors Act, DREAM Act)",以授予進入美國境內的外籍孩童公民權。
2.在"每個學生都成功法案(Every Student Succeeds Act, ESSA)"的規範下,持續寄予學校高度期望並即刻對學校進行介入。
3.重新批准"高等教育法案(Higher Education Act)",使更多符合低收入資格的美國人得以進入被公認為高品質的高等校院就學。
4.保障女同性戀、男同性戀、雙性戀、跨性別學生和教師的教室安全。
5.保障身心障礙學生和教師的教室安全。
6.保障穆斯林學生和教師的教室安全。
7.採文化回應方式教學與培訓教師,並在實務上提供教師支持。 
8.不論公立學校的管理模式為何,均應落實績效責任制及辦學透明。 
9.使用證據和數據來督促教師教學、精進與持續發展。
10.保持並擴大兩黨派對全國性服務所許下的獨到且關鍵的承諾。
11.培訓教師落實公平的課堂管理,以及恢復學校與社區之間的實務工作,以封鎖"學校通往監獄(school-to-prison)"的管道。

在上述的11項聲明中,第1項、第3項、第4項、第5項、第6項等5項似乎是對Trump的種族主義觀點所做的回應。如果只有這5點,我想也沒什麼好說的。

而將第7項和第11項這兩個政策放在聲明稿中似乎有點奇怪。原因不在於這兩項聲明不好,而是我認為聲明的內容過於含糊,而且我也不覺得教育秘書長會去管這兩項聲明的內容。

至於第10項聲明,就我的看法,似乎是說過去5年以來,即使新進成員已大幅銳減,但TFA仍應該繼續獲得納稅義務人繳交的稅金。

剩下的3項聲明給我的啟示最為深刻,因為這些內容對於典型教改者產生了催化作用。

首先是第2項關於高標準的聲明。這項聲明的內容和TFA大力支持的共同核心標準並不牴觸。根據新修訂的"中小學教育法案(Elementary and Secondary Education Act, ESEA)",各州政府不必然要採用共同核心標準,但必須要訂定"具有挑戰性的學業標準"。而我認為教育秘書長對此學業標準有批准與否的權力。我懷疑這個強制各州政府必須訂定"具有挑戰性的學業標準"的規定,實則是暗示著教師們都很懶,或怠忽職守,而且都故意以低程度的內容授課。我不認為教師真是如此,而且我覺得這個規定是對教師做攻擊。

其次是是第8項關於"績效責任制"的聲明。長久以來,績效責任制已被當成開除教師和關閉學校的武器。Obama和Duncan已利用這個武器造成了諸多傷害, 但TFA或許認為他們是以恰當的方式來使用它。然而,當這個武器落到Trump和DeVos的手中時,TFA不免就感到憂心了。我認為TFA根本就不必要求教育秘書長保持警惕。我們只要從過去幾年來DeVos對公立學校和教師的輕蔑就可以清楚地知道,她將利用秘書長的職權使得開除教師和關閉學校變得更容易。如此一來,將對那些在公立學校,以及在某些(試圖把弱勢學生留下來,但彼等學生的考試成績卻不佳的)特許學校服務的TFA教師造成負面的影響。就長遠來看,我倒認為DeVos太過於重視績效責任制,而將對這個國家的廣大學生造成不良的影響。

最後是第9項關於"使用證據和數據"來督促"教師教學、精進與持續發展"的聲明。意思就是想要採用考試成績和加值系統(value-added)的指標來針對教師進行評等,哪怕那些指標是多麼的不準確也無所謂。

除了上述的聲明外,TFA其實還有更多可以說的,只是被他們給排除掉了。對於DeVos打算利用職權把公立學校(和特許學校)的資金以教育券的形式轉移給私立學校,或許TFA可以要求她不要刪減學校資金。對於DeVos極度地蔑視公立學校教師,TFA可以要求她不要強烈地攻擊教師。對於DeVos資助諸如CNN記者Campbell Brown所創設,用以促進(企業化)教育改革的電台"The Seventy Four",TFA可以建議她花點時間在公立學校上,了解一下公立學校做了哪些很棒的事。TFA還有很多可以說,至少他們可以建議DeVos幫助非特許學校的每個人,在未來的4年裡不必每天都處於戰鬥的狀態。

在TFA提出的聲明中,有6項是DeVos早就已經在做的了,所以,TFA的意思是"我們已經同意你的大部分作法,所以你可以信任我們,讓我們一起努力來協助你。"相較於Trump和DeVos可能聯手殘害這個國家的孩童,TFA似乎更關心自己的生存問題,以及能否延續Duncan的教育改革政策。


作者簡介

Gary Rubinstein為美國高中數學教師,也是前"為美國而教(Teach for America, TFA)"教師,著有"Regents Exams and Answers: Algebra I"、"Let's Review Algebra I"、"La Nina Que Nunca Cometia Errores"、"Reluctant Disciplinarian: Advice on Classroom Management from a Softy Who Became(Eventually) a Successful Teacher"和"Beyond Survival"等書,並經營有著名教育部落格"Gary Rubinstein's Blog"。

(*本文取得原作者Rubinstein中文翻譯授權,本人特此致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