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9日 星期五

論東亞各國PISA表現退步的原因

Yong Zhao原作

李明洋摘譯、改寫*

Yong Zhao / 2016-12-07

原文網址: http://zhaolearning.com/2016/12/07/did-the-shift-from-paper-to-computer-ruin-east-asia%e2%80%99s-china%e2%80%99s-pisa-performance/

重點摘譯:

對於中國在PISA 2015的表現,尤其是閱讀評量的表現,我感到相當訝異。因為就我本人對中國教育體系的認識,我自信地認為即使這次參與評量的中國地區不只有上海而已,也不至於退步的幅度會如此之大。而且北京、江蘇和廣東向來是中國學業成就最高的地方,儘管發展程度不及上海,但也算是開發程度最高的地方。

雖然我不認為PISA成績足以代表學生的所有能力,但我倒想看看自己是否應該改變想法。或許中國的學生不如我所想的那麼擅長於考試?或許上海的學生截然不同於中國其他地區的學生?或許中國的教育體系改變得非常快,以至於他們真的已經揚棄了為考試做準備?

對此,我從臺灣"中央社"刊登的一篇標題為"PISA閱讀退步 教部:不諳電腦測驗"的新聞中讀到,臺灣學生的閱讀表現雖然退步幅度不如中國,但也呈現大幅度地退步。臺灣學生的閱讀排名從2012年的第8名,下滑到2015年的第23名。根據該篇報導,臺灣教育部高級官員(譯者註:即林騰蛟常務次長)將成績退步歸咎於學生不熟悉在電腦上閱讀。因為PISA將紙筆測驗改成了電腦測驗。雖然臺灣的學生可能會為了其他目的而操作智慧型手機,但卻不習慣在電腦螢幕上閱讀大量文章、圖表和圖形。該名官員表示,除了提高閱讀能力以外,未來臺灣也將增設數位閱讀硬體設備,並將電腦測驗融入重要考試或檢測。

這似乎是個合理的假設。那就是PISA將大多數參與者的評量方式,從2012年的紙筆測驗,轉型成2015年的電腦測驗。

所以,我必須進一步地加以探討。

首先,我確認了一下,這次參與評量的中國學生(包括北京、上海、江蘇、廣東,BSJG)確實全都採用電腦進行測驗(似乎是使用Window作業系統的筆記型電腦),這和時下多數年輕人使用的掌上型設備有很大的差異。

其次,我也確定北京、江蘇和廣東的鄉村地區學生比率比上海高得多。鄉村地區學生較少接觸到科技是個安全的假設。也因此,這些學生比較不熟悉電腦。

最後,在中國有個極為常見的現象,就是許多家長和教師都不希望學生花許多時間在電腦上,因為他們認為如此將會使學生無法專心讀書。所以,認為這次代表中國參與評量的學生不熟悉在電腦上閱讀和作答並非不合理的假設。

這對所有亞洲國家的教育體系來說或許是真的。雖然南韓、日本、香港和新加坡都非常強調教育科技,也做了許多的投資(相關論述可參考我所寫的"東亞教育值得仿效之處"一文),但很有可能學生仍然比較習慣以紙筆的方式做作業。儘管我無法找到許多的證據來證實這個假設,然而,我之所以如此認為,是因為我根據的是針對歷屆PISA所做的分析。

首先,從2012年至2015年,所有東亞國家的閱讀表現都呈現退步的現象,而且有些國家退步的幅度還相當大;在2009年至2012年間,除了南韓以外,其餘東亞各國幾乎都呈現進步的現象。更早之前的PISA結果,則是有的國家進步,有的國家退步(見圖1~2)。

圖1 東亞各國PISA閱讀評量表現的變化情形(取自Yong Zhao,2016)

圖2 東亞各國PISA閱讀評量表現的變化情形(取自Yong Zhao,2016)

其次,我們看到這些東亞國家的數學表現幾乎呈現完全相同的現象。除了澳門稍有進步外,其餘各國都退步,而且多數都呈現顯著地退步,就連2012年至2015年獨占鰲頭的新加坡也不例外。相形之下,2009年至2012年間,各國則都呈現進步的現象(見圖3~4)。

 
圖3 東亞各國PISA數學評量表現的變化情形(取自Yong Zhao,2016)

圖4 東亞各國PISA數學評量表現的變化情形(取自Yong Zhao,2016)

最後,雖然科學方面稍微複雜一點,但多數東亞國家的表現,在2012年至2015年間仍舊呈現出退步的現象。新加坡、澳門和臺灣呈現出中等程度的進步。然而,2009年至2012年間,所有東亞國家在科學評量的得分則是增加的(見圖5~6)。

圖5 東亞各國PISA課 學評量表現的變化情形(取自Yong Zhao,2016)

圖6 東亞各國PISA科學評量表現的變化情形(取自Yong Zhao,2016)

究竟是什麼原因導致8個國家或經濟體在短短3年的時間內產生了如此大的變化呢?我能找到唯一的共同因素就是PISA評量形式的轉變,亦即從紙筆測驗轉型成電腦測驗

根據PISA報告的內容顯示,PISA官方確實注意到了這個問題,而且盡可能地將2015年的電腦測驗結果和歷屆紙筆測驗的結果做比較。然而,致力於調整項目是否足以抵銷掉電腦測驗對不習慣用電腦閱讀和作業的學生所造成的衝擊呢?這是PISA官方應該回答的問題

除非找到確切的答案,否則我認為我們不應該過早做出如下結論:原來中國的教育並不像我們所認為的那般偉大,或者東亞各國的PISA表現正在退步,或者東亞各國的學生再也不是考場高手,或者由於東亞各國的教改成功,以至於他們不再像以前那麼重視考試。

總之,我再次呼籲,千萬不要深陷其中。


作者簡介

本文作者Yong Zhao為國際知名教育學者、作家及演講者,專精於全球教育方法及應用,曾任職於美國奧瑞岡大學(University of Oregon),擔任教育測量、政策和領導學系教授;目前為堪薩斯大學教育學院(School of Education at the University of Kansas)特聘教授(distinguished professor)。Zhao教授著作等身,發表學術文章百餘篇,出版20餘本書,包括2015年出版的"莫把人送去做機器做的事:導正科技融入教育的5個最大謬誤(Never Send a Human to Do a Machine's Job: Correcting Top 5 Ed Tech Mistakes)",2014年出版的"誰害怕大惡龍:為何中國擁有世界上最好(最差)的教育體系(Who's Afraid of the Big Bad Dragon: Why China Has the Best (and Worst) Education System in the World)",2012年出版的"世界級的學習者:教育創新與學生創業(World Class Learners:Educating Creative and Entrepreneurial Students)",以及2009年出版的"迎頭趕上或引領世界:在全球化時代的美國教育(Catching Up or Leading the Way: American Education in the Age of Globalization)"。此外,他尚有經營部落格: http://zhaolearning.com.。

(*本文獲原作者Zaho教授中文翻譯授權,本人特此致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