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9日 星期四

為美國而教的問題所在

Diane Ravitch原作

李明洋摘譯、改寫*
   
The Washington Post / 2011-02-15

原文網址: http://voices.washingtonpost.com/answer-sheet/diane-ravitch/ravitch-the-problem-with-teach.html

重點摘譯:

這個星期,"為美國而教(Teach for America, TFA)"舉行了20週年紀念會。有時我會想,如果我現在才從大學畢業,那麼現在我可能會申請加入TFA的行列。TFA吸引著受過良好教育、聰明而又富有理想的年輕人。而這些年輕人的精力和決心也確實令人印象深刻。

然而,TFA有個問題,那就是她過於誇大自己在美國教育所扮演的角色。今年,TFA分派了8000名年輕人進入高需求學校任教,這些年輕人同意執教兩年,有些人或許會教久一點,但大多數都會在3年內離職。

如果我們從美國國內有400萬名教師的角度來看,那麼TFA的教師數量確實只是個小數目,然而,TFA最受人關注的就是高離職率的問題。在TFA的教師中,有高達50%的人在執教5年內離職,這是個多麼可怕的數據。我們要師資來源是穩定的供給,而不是像旋轉門一樣,來來去去。我們需要的新進教師是想在教育界落地生根,是想把教書當成一生的志業。新進教師必須擁有堅實的教育專業背景,以及強而有力的師資培育內容。在他們初任教之際需要接受輔導及獲得支持,好讓他們持續精進。

TFA對當今教育面臨的問題與需求並沒有提出任何解決良方,然而,她卻透過廣大的人脈及卓越的溝通技巧,說服聯邦政府的政策制定者、資金雄厚的基金會和大型企業深信TFA就是美國教育的救星。於是,幾個月前,美國教育部(U.S. Department of Education)授予了TFA50萬美元的獎助金;幾週前,有4個基金會更贈與TFA高達1億美元的資金。

企業偏愛捐錢給TFA。上週,在TFA所舉行的20週年紀念會場上,美國規模最大的基金會、企業主,以及包括教育秘書長Arne Duncan、特許學校領袖、記者和地方官員在內的重量級人士,紛紛獲邀上台致詞。光看那份與會者名單,洋洋灑灑多達15頁,就宛如是全美國的教育陣容。

TFA確實是個相當成功的例子,然而,令人感到恐懼的是,TFA在龐大財力及權力環繞之下的核心價值,是深信著只要仰賴那些頂級學府出身,卻只接受短短5週訓練的大學畢業生,就足以教育美國處境最為艱難的弱勢學生。

最近,有60個民權團體寫了封信給總統Obama和教育秘書長Duncan,他們針對當局把只接受短期訓練的教師視為"高品質教師(highly qualified)"的宣稱提出質疑。若想針對這類議題有更深入的瞭解,我建議不妨參閱Barbara Torre Veltri所寫的"向別人的孩子學習:成為TFA教師(Learning on Other People's Kids: Becoming a Teach for America Teacher)",Velter有輔導過
多名TFA教師的經驗。

2009年,一位內科醫師在"華爾街期刊(The Wall Street Journal)"刊登了一篇文章,他認為醫療界某些部分也應該仿效TFA,他將稱之為"為美國而醫(Heal for America, HFA)。"在這個計畫裡,只要經過短期的培訓,HFA的成員就有資格提供患者諸如飲食、衛生和運動等建議;這些成員懂得如何幫患者測量心跳、體溫及血壓;他們也會讓患者瞭解處方箋上藥品的正確劑量。儘管如此,這位醫師仍提出警告,無論如何都不允許HFA的成員取代醫師、醫師助理或護士的角色。顯然,這位醫師非常清楚深入訓練及經驗的重要性,但,TFA卻不能理解。

一個成功的教育專業所培育出來的教師,是必須受過良好教育,做好充足準備,具有豐富經驗,而且把教育視為一種專業,而不是只需要經驗即可,但TFA卻在無形中把這樣的理想給破壞了。

如今,TFA的校友在國會、州議會、華爾街,公部門和私部門等地方擔任要角,掌握著權力。他們真能意識到國家的真正需求,然後去仿效世界上教育成功的國家,進而研擬出解決的方案嗎?

還是仍舊秉持著既有的信念,把TFA當成旋轉門,繼續招引優秀的年輕人,好壯大TFA的聲勢呢?


作者簡介

本文作者Diane Ravich為著名的美國教育史學家、教育政策觀察員、教育分析與評論員,現任職於美國紐約大學。 著有"The Death and Life of the Great American School System: How Testing and Choice Are Undermining Education"和"Reign of Error: The Hoax of the Privatization Movement and the Danger to America's Public Schools"等書。

(*本文取得Ravitch教授中文翻譯授權,本人特此感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