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22日 星期三

談南韓人的英語能力

Akli Hadid原作

李明洋摘譯、改寫*

The Diplomat / 2014-06-29

原文網址: http://thediplomat.com/2014/06/the-future-of-english-in-korea/

重點摘譯:

南韓在1950年代是個被戰火蹂躪的國家,每年人均國內生產總值(per capita GDP)只有微薄的300美元,國內員工數達到200人以上的公司也不到50家。在當時,會講英語的人發揮了高超的賺錢技巧,他們可以為美國軍方、大使館、外商公司服務,也可以當個中間商,藉此賺取足夠的外幣,以養活一家大小。也因此,當時在南韓只要會說英語,就可以發大財。

如今,即使60年後的南韓已經是個富裕的國家了。不過,60年並不算長,而且還是有很多南韓人把會說英語視為發財的工具。在李明博總統、盧武鉉總統、金大中總統,以及金泳三總統年輕的時代,會說英語還能發大財。但到了朴槿惠總統這一代,南韓已經脫離貧困,靠會說英語已經發不了多少財了。

在Park和Joseph所寫的"The Local Construction of a Global Language: Ideologies of English in South Korea"一書中提到,南韓人往往把會說英語這件事,看成是被逼迫的、自我貶抑的,以及英語是外國人說的。雖然英語被視為必備的語言能力,但是當南韓民眾在說英語時,總是低聲下氣,而且發自內心認為那是專屬於外國人的語言。但這樣的情形,到了朴槿惠總統上台執政後,就起了變化。

以往,南韓總統在處理國際事務時,都是以韓語進行公開演說,但是自從朴槿惠總統在2013年上台後,就打破了這個禁忌,改以英語演說。朴槿惠的英語非常流暢,且易於理解。我還記得,朴槿惠總統在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很有自信地以英語發表談話時,聚集在首爾車站的南韓民眾無不以崇敬的眼神看著(轉播畫面)。朴槿惠這樣的做法,打破了英語是專屬於外國人,以及當我們說英語時必須低聲下氣的迷思。

朴槿惠總統也一直熱衷於研擬英語教學政策。目前,南韓國內共有超過1萬7000個英語補習班,3萬多名外籍英語教師,以及數千人非法從事英語教授的工作,投入市值高達150億美元。對此,朴槿惠已採取了多項措施,以遏止這種全國性的"英語熱(English fever)"。

當金泳三總統在1993年剛開始推展全球化政策之前,南韓國內就連大使館也很難找到能以英語溝通的人員,而且外商公司也時常抱怨,沒有人可以幫他們溝通,所以金泳三總統想要設立一個雙語人才庫,以因應全球市場的需要。

21年後的今天,根據一項民調結果顯示,40歲以下的南韓人,有50%可以聽懂基本的英語,10%可以說一口流利的英語。自2008年以來,由於全球經濟衰退重擊了北美洲,數以千計的韓裔加拿大人和韓裔美國人紛紛湧向南韓,因為南韓的就業市場對他們較為有利。而這也有助於解決南韓雙語人才短缺的問題。

朴槿惠注意到了這個現象,因而對英語教育採行更為嚴格的措施。2014年,在南韓公立學校擔任"南韓英語計畫(English Program in Korea, EPIK)"外籍教師的人數比例已降至10%;而且總統頒布命令,規定在大學任教的外籍英語教師務必在大學畢業後,具有至少4年的研究經驗,亦即不僅必須擁有博士學位或碩士學位,而且還要在大學授課過兩年,方能在大學教授英語。

其次,政府也對補習班祭出規範,規定補習班不得教導超過學生程度的內容。在以前,有些補習班會教導小學生高中程度的教材。由於南韓的大學入學考試"大學學術能力測驗(College Scholastic Ability Test, CSAT)"競爭異常激烈,致使家長打從子女入讀小學一年級開始,就把他們送去補習,準備應考。然而,從2014年的2月份開始,這樣的情況將不可能再發生了。

此外,當局的政策也對南韓本土英語教師造成重大影響,亦即以往本土英語教師習以為常的"跳槽"行為恐成絕響。在過去,本土教師若想從服務的學校遷調到另一所學校,那麼只要累積到一定的年資,就可以跳槽。從剛開始在學校擔任教職,工時長,薪資低,到了最後,調至大學任教,每週工時少於9小時,不必做研究也沒關係,而且月薪至少3000美元。然而如今,如果教師要和校方續約,則通常教學時數會增加,但薪資卻沒有跟著調高,有時甚至還會更低。目前大多數的學校都希望教師能夠早上9:00上班,直到晚上10:00才下班,但薪資自從2000年代的中期就沒有往上調,一直停留在月薪2000美元左右。

如今當局引進了3萬名本土教師,其中許多人都沒有修讀教學相關學分,這項政策乃基於一項假設,那就是認為學生在本土教師的教導下,英語會學得更好。這點確實在一定的程度上獲得了印證,亦即過去10年間,南韓學生的托福(TOEFL)成績總是在70分左右遊走,但今年卻躍升到85分。拜總統一口流利的英語,以及學生托福成績上揚之賜,許多南韓民眾乃紛紛跟進。

過去,南韓人在說英語前總會感到羞愧,而在說英語時則會感到自卑,但現在不會再這樣了。如今,我逐漸發現南韓人用英語和我交談時,不會再感到害怕了。

英語在南韓的發展,或許是因為朴槿惠總統掀開了英語的神秘面紗,而使得南韓人瞭解到,原來南韓人也可以充滿自信地說英語。即使如此,仍舊存在著若干問題,比如過度依賴考試,拙劣的英語寫作能力,以及把在公共場合說英語視為羞恥等。未來,或許這些也都是可以改變的吧!


作者簡介

本文作者Akli Hadid為韓國學中央研究院(Academy of Korean Studies)的博士候選人,專長為南韓的語文教育。

(*本文取得The Diplomat授權中文翻譯,本人特此致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