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12日 星期日

芬蘭從未見過的物種:直升機父母

Tim Walker原作

李明洋摘譯 / 改寫*  

Taught by Finland / 2014-05-17   

原文網址: http://www.taughtbyfinland.com/

重點摘譯:

當我還在美國的時候,我從來就沒遇過像Carla這樣的小學二年級學生。每天早上,Carla在我的芬蘭班上上3個小時的課,下午則是去參加課後社團,到了4:00,就獨自走路回家。

當Carla回到家,把公寓的門打開時,通常媽媽並不沒有出現在門口迎接她,這從她讀小學一年級以來,就一直是這樣了。

我曾問她,走在回家的街道上是否讓她感到害怕。她向我保證說,她從沒感到害怕,這真令我印象深刻。雖然赫爾辛基(Helsinki)不是紐約(New York City),但仍舊是歐洲的大都市。

Carla在門口把背包放下後,她並沒有無助地癱軟在沙發上呆望著時鐘,等母親回家,而是積極地盡力把功課做完。我問她,她一個人在家都做些什麼?她回答我說,她喜歡自己弄東西吃,蛋尤其拿手。

別看她只是個8歲小女孩,煮起蛋來可像極了大人。只見她把爐火打開,打蛋,然後放進煎鍋,接著就獨自享受著愉悅的午後時光。對此,我真的印象極為深刻。

當我把Carla的故事分享給我五年級的學生聽時,最常見的反應是:"喔!那聽起來和我的情況有點像。"其中還有一個學生跟我說,他從幼兒園開始,就自己走路回家。而在討論當中,我的學生也覺得很奇怪,為何我會對Carla的情況感到驚訝。於是我告訴他們,在美國,我不常看到這麼小的孩子能夠自己處理這麼多的事情,因為美國的"直升機父母(helicopter parents)"會把孩子打理得好好的。

聽完我說的,他們面露疑惑,問我說:"什麼是直升機父母啊?"我向他們解釋,這類的父母就像個直升機一樣,無時無刻都在孩子周圍打轉,想方設法地防範任何不好的事情發生。自然而然的就限制了孩子的自由。

雖然這些學生絞盡腦汁,想在芬蘭的父母中找出能夠符合這個定義的例子,但就是找不到。

和美國同儕比起來,我的五年級學生顯然是獨立多了,他們每個人都有手機,甚至大部分都是從小學一年級開始,就自己走路上學。正因為他們如此獨立,因而激勵我從這學期開始,在課堂上賦予他們更多的自由。

幾個星期之前,我和同學年的同事試辦了一個"獨立學習週(Independent Learning Week)"的活動。從這一週開始,我的學生每科幾乎都會有一張任務清單要完成,但我不要求他們必須按部就班去執行,而是按照自己的進度將這張清單上的各項任務完成即可

我相信他們需要協助的時候會來找我。在這段期間,我不會緊迫盯人,也不會窺探他們的進度,而是盡可能給他們自己嘗試的機會,這是芬蘭教師常見的處理方式。

最後,我的學生並沒有讓我失望。即使有些人額外花了些時間,但每個人最後都完成了自己的任務。

相較起來,雖然美國孩子的獨立性不如芬蘭孩子,但問題並不是因為美國孩子缺乏"獨立的基因"。我認為,兩者的最大差別在於,美國孩子較少有機會獨立的去完成某項工作

我們美國人過度期盼孩子不要遭遇到危險,或渴望孩子得以獲致成功,因此在孩子的一生當中扮演著較為積極的角色。我們認為只要對孩子做較大程度的掌控,就可以把風險降到最低。

我在芬蘭看到的是,孩子不僅"應付自如",而且獲得的自由愈多,就變得愈具有自主性


作者簡介

Tim Walker為美籍芬蘭教師,目前任教於Helsinki一所公立學校,他將在芬蘭的所見所聞寫在自己經營的部落格"",與更多的人分享其見解。

(*本文獲原作者Walker授權中文翻譯,本人特此致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