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26日 星期日

北卡教改計畫的幕後真相及其對翻轉教室的省思

李明洋

今年4月17日,我摘譯了當今著名的美國歷史教育學家Diane Ravitch教授的一篇文章,我將標題定為"翻轉教室倡議者企圖摧毀教師專業"。這篇文章提到,北卡羅萊納州的立法者研擬了一項名為"北卡60/30/10計畫(NC 60/30/10 Plan)"的全新構想,預計將該州教師區分為新手教師、精熟教師與終身教師等3種等級,並將教師的最高年資限制為15年,同時要求該州所有教師必須在2015年前重新申請教師證。Ravitch教授認為該項政策實是對教師專業的最大侮辱,並在文中將該項計畫的幕後推手揪了出來,原來是先前任職於北卡羅來納州立大學(NC State University),長期倡議翻轉教室(flipped classroom)的Lodge McCammon博士。

不久後,我收到了國內某位重量級的翻轉教室倡議者的來信,在信中,對方認為這篇翻譯的內容完全和翻轉教室無關,並指責我只是因為該項計畫的幕後推手是翻轉教室的倡議者,就硬把翻轉教室當作標題,是等同於媒體炒作新聞,企圖"吸睛"的作法。

然而,這篇文章的內容真的和翻轉教室完全無關嗎?這個標題難道不該這麼下嗎?

我們不妨逐一檢視資料,再做評斷,看看這篇文章的內容到底是不是和翻轉教室完全無關,以及這個標題到底下得對不對。

Ravitch教授的原文標題是"北卡羅萊納州對教師最大侮辱的幕後真相(North Carolina: Greatest Insult to Teachers Ever Cooked Up in Backroom)"。什麼真相呢?那就是該篇文章一開頭就點出的,該項由MacCammom主導的新政策意圖透過增加班級人數,裁撤資深教師,以及透過翻轉教室等作法,以達到刪減教育預算的目標

早先,McCammon在北卡地方報"News & Observer"的專欄上即明白指出,"翻轉教室...可以讓教師應付更多人數的班級,進而得以根據教師所教導的學生數量,給予該名教師相對應的報酬"。由此可見,這位翻轉教室倡議者的思想核心是認為,翻轉教室的做法確實可以讓教師應付大班級的教室,並以教師的授課人數做為支付薪資的依據,這種看法乃符合了該州州長Pat McCrory倡議績效薪資制(merit-based pay)、逼退資深教師,以及縮減教育經費等理念。

其次,McCammon也曾在其私人信件中寫道,"我的主要目標是找出一個方法讓教師有動機去執行翻轉教室,我真的認為翻轉教室可以幫助每一位教育工作者和學生。..."由於McCammom自以為翻轉教室對所有的教師和學生都是有幫助的,所以必須找出一個方法來廣泛推行,既然右派當局如此熱衷於逼退資深教師,刪減教育經費,那麼趁此之際,透過立法無疑是個最好不過的方法,而"NC 60/30/10 Plan"也就在McCammom的主導下於焉成形。

事實上,Ravitch教授在這篇文章中只不過描述了"CN 60/30/10 Plan"的一小部分而已,如果我們追本溯源地去探究該計畫的內容就會發現,該計畫的整個內容和翻轉教室是密不可分的(其實我在譯文中有做連結)。

首先,該項計畫的領導者是McCammom,而且在計畫開頭就表明,該項計畫的第1個和第2個目標就是要大幅度降低教育支出,以及創造21世紀的有效教學。"大幅度降低教育支出"正好可以解決北卡財務吃緊的現況,以及符合當局刪減教育經費的政策方針;而這"21世紀的有效教學法"指的其實就是MaCammom所大力倡議的翻轉教室。

其次,只要仔細翻閱該項計畫的內容,我們就可以發現,按照McCammom等人的規劃,這個"NC 60/30/10 Plan"將採取3個步驟來進行改革。第1個步驟是要讓每一位北卡的教師都能學習並運用21世紀的教學法。什麼教學法呢?就是透過由McCammon和Gimbar所研發的"翻轉教室訓練計畫(Flipped Classroom Traing Program)",以線上授課的方式,免費訓練每一位北卡教師學會翻轉教室的技能,然後根據該訓練計畫所訂定的5項目標來做為認定教師的教學是否符合"高品質"的標準,並以此做為教師評鑑的依據。

第2個步驟是每一位北卡公校教師都必須從2014年的夏天開始,接受翻轉教室線上訓練計畫,並且趕在2015年的夏天之前完成。如此,才能在2015年的夏天重新申請教師證照。

第3個步驟則是從2015年開始,該州教育當局將根據教師的工作狀況及經驗區分其等級(新手教師、精熟教師、終身教師),並依此調整薪資。詳細的作法,大致上就如同該篇文章所呈現的"有60%將被歸類為新手教師,年薪為3萬2000美元;如果執教3年,完成線上訓練課程,同時根據由家長和學生填寫的客戶調查資料(customer survey data),證明及教學方法符合精熟程度,就可以升級為精熟教師,這類教師佔30%,年薪為5萬2000美元;如果教師能取得更高的學歷,並且具有創新及領導能力,則可升等為終身教師,年薪為7萬2000美元,這類教師佔10%。所有的教師最多只能在北卡羅萊納州執教20年,屆時必須退休或轉行。"有興趣的讀者不妨再翻看該篇譯文。

由上所述可知,這個"CN 60/30/10 Plan"其實就是"北卡教師全面強制實施翻轉教室計畫",而該項計畫也只不過是北卡當局(可能用以)打壓教師的其中一項政策而已。

若我們對北卡近幾年的教育現況稍作瞭解,就可以發現,北卡自從現任共和黨州長 McCrory上台後,為了因應經濟不景氣,於是將矛頭指向教師,祭出了一項又一項的打壓政策,例如在2012年夏天,終止資助行之有年的"北卡教師教學夥伴計畫(North Carolina Teaching Fellows program)",停止提供北卡高中生獎助學金修讀教育學程,並將該筆資金轉去資助為美國而教(Teach For America, TFA),以便雇用更多TFA教師,因為州長的高級資深顧問Eric Guckian就是TFA的校友。

其次,為了逼退資深教師,該州廢止了終身教職制,要求每位教師每年簽一次約,而且取消教師進修得以加薪的規定,並且實施績效薪資制,認為透過該制度額外提供教師獎金的作法,可以提高學生的考試成績,但事實證明那種作法根本就行不通。

再者,即便該州教育主政者遭到教育團體的強力反對,但仍強硬推行教育券,使公校資源加速流失。而一項由全國教育協會(National Education Association, NEA)在2013年所做的調查顯示,該州公校每名學生的年度教育支出經費極低,在50個州中倒數第3,居於第48位。資料顯示,該州教師的薪資已經連續數年沒有調漲,該州教師2012年的平均薪資足足比全國平均(5萬5418美元)少了1萬美元左右;該州教師必須教滿15年,年薪才會達到4萬美元。"北卡公校優先(Public Schools First NC)"理事長Yevonne Brannan即分析指出,該州教師的薪資雖然曾經排名全國第21名,但到2013年底已滑落到全國倒數第4,落居第46名,且由於薪資過低,某些全職教師甚至已符合窮人資格,必須領取醫療救濟金!

正因北卡當局對教育的投資嚴重不足,致使公校班級人數過多,教師助理嚴重不足,教科書短缺,以及教室學用品嚴重匱乏,而使得過去幾年以來,已有超過4000名年資3年以上的教師離職。數據顯示,在2008年至2009年間,北卡原本只有35.55%的終身教師離職,但之後持續上揚,到了2012年,已高達49.35%。

對此,北卡民眾早已對當局緊縮教育經費,打壓教師權益,致使教育品質嚴重下滑表達強烈不滿:有高達83%的民眾支持讓取得更高學歷的教師加薪,有76%的民眾認為北卡教師的薪資太低,而有71%的民眾同意目前的薪資根本留不住優秀且合格的教師。然而,北卡當局仍一意孤行,繼續打壓教師,逼迫資深教師大量流失,同時引進TFA等短期師資,甚至(可能)透過"NC 60/30/10 Plan"的實施,以遂行其大量刪減教育經費的目的。而在這當中,翻轉教室竟然被主政者用以做為刪減教育經費的利器之一。

總上所述可知,該篇文章所要描述的內容不僅和翻轉教室的倡議者McCammom有極大的關係,而且和翻轉教室也有極為密切的相關,因為McCammom就是意圖透過立法全面實施翻轉教室,並在採取翻轉教室的同時,配合績效薪資制及限制教師年資的手段,一方面讓教師應付大班級教室,另方面則逼退資深教師,以達到刪減教育經費的最終目標,這難道不是意圖摧毀教師的專業嗎?也無怪乎Ravitch教授會震怒地抨擊該項計畫無疑是對教師的最大侮辱。

正因Ravitch教授洞燭機先,以更為嚴峻的"北卡羅萊納州對教師最大侮辱的幕後真相"做為文章的標題,以引起北卡民眾乃至於全美廣大民眾的關注,進而抵制此一極度不合理的計畫。果然,北卡的民眾站了出來,勇敢地對當局投下了反對票!就在2014年的3月4日晚上,名列全美第16大學區的北卡威克縣(Wake County),由9名成員所組成的委員會一致決議,反對該州立法者要求地方教委會只提供25%的有效教師4年合約的規定,他們也不贊同該州立法者打壓教師的諸多政策。此外,McCammom也在地方媒體的追問下,坦承已修正了"NC 60/30/10 Plan"有關限制教師年資的部分,而該計畫也仍停留在草案的階段,暫時沒有付諸通過與實施的打算。

誠如我在"教改應先從觀念改起 "一文所說,改革教育最先應該改的不是那些表面上看到的績效與成就,而是應該先改革觀念。工具的好壞往往端視於使用者是以怎樣的觀念(心態)來使用,若觀念正確,並且好好的運用,自然會成就好事,但若觀念偏差,不好好的使用,即使工具再好也是枉然。我們當然不能說翻轉教室的目的就像北卡主政者的作法,我們也不能說每個翻轉教室倡議者的想法都跟McCammom一樣,但翻轉教室對於McCommom乃至於北卡的主政者來說,確實是達到裁撤資深教師,增加班級人數,刪減教育經費的有利工具,那確實是非常令人遺憾的一件事。

或許很多國人會因為該篇譯文而對我有所曲解,認為我是衝著翻轉教室而來,但我倒認為,何不換個角度來看,Ravitch教授的這篇文章不正足以提醒我們每一位教育工作者,在教育的這條路上,有否時刻檢視自己是否遵循著教育的本質,而沒有偏誤的一記警鐘呢?


相關閱讀: 北卡翻轉教室倡議者企圖摧毀教師專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