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10日 星期二

(印尼)解決兒童貧困問題受到阻礙

李明洋摘譯 

Jakarta Globe / 2013-09-10  
 
原文網址: http://www.thejakartaglobe.com/news/lack-of-support-hampers-social-programs-ilo/

重點摘譯:

1.國際勞工組織(International Labor Organization, ILO)的印尼代表Dede Shinta表示,印尼政府為解決兒童貧困及改善社會公民保障,業已通過數項方案,但因無法獲得地方政府全力支持,故進展有限。Dede Shinta指出,某些議題持續挑戰著政府的方案,例如地方政府對政策和法規欠缺認識與瞭解,以及各省份對於童工議題未能承諾優先列入處理等。

2.(目前)童工的收入已成為印尼大多數低收家庭的主要收入來源,而這些孩子的教育往往遭到漠視。根據印尼政府去年9月的資料顯示,有2859萬人生活在貧困中,一天的收入不到1美元

3.對此,全國兒童保護受託人委員會(National Commission for Child Protection’s Board of Trustees)主席Seto Mulyadi表示,"由於政府的疏忽,讓孩子被家長剝削,必須在街道上工作和生活。"即便由政府籌建的"消除最糟形式童工全國行動委員會(National Action Committee on the Elimination of the Worst Forms of Child Labor)已擬訂了一項國家行動計劃,預計在2020年前,將7歲至15歲出身極貧家庭的孩童移出勞動市場,以期終結童工現象。但Mulyadi認為,這樣的作法可能仍不足以解決童工背後的核心原因。他表示,"雖然政府有許多的政策和方案正在實施,但是並沒有解決根本的經濟問題。...然而,只有當父母受到政府、社會各界,以及諸如聯合國等國際非政府組織的協助時,流落街頭的兒童才可能受到幫助。"

4.非政府組織"印尼流浪兒童組織(Indonesian Street Children Organization, ISCO)"營運長Merry則表示,儘管提供流浪兒童學費、制服和課本,許多人還是選擇在街道上工作,不是去上學。她表示,"在ISCO計畫協助下的兒童數目,每年下降5%至10%"。ISCO係彌補政府方案之間的缺漏處,旨在防止被邊緣化的兒童淪落街頭或童工。Merry強調,政府應該負起責任,提供被邊緣化的兒童經濟援助,並給與他們諸如食物和教育等基本的需求。她補充說,在執行方案時,監控執行情況至為重要。

5.今年稍早,印尼人力部(Manpower Ministry)推出一個新方案,旨在提供經濟援助並針對執行面進行監控,以期2020年終結童工。根據該方案,將把童工從工作場所中移出,暫時安置在庇護所接受4個月的特別輔導計劃,每個月並可獲得25萬盧比(約23美金)的零用錢。除此項方案外,印尼政府今年已撥款287兆盧比,約20%的國家預算在教育和鼓勵高等教育的政策上。

6.儘管政府的政策鼓勵更多孩子上學,但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報告卻強調,印尼政府減少孩子離開學校的效率,進展不大。而世界展望會(World Vision)在一項針對176個兒童健康不均的國家所做的研究中,也已將印尼排在第100位。

7.Dede Shinta表示,"政府已在義務教育的政策做出改善,學生必須完成12年教育,也有針對貧困學生提供獎學金。"但她補充道,地方政府在執行政策時有否一致,以及對執行成效的監控仍舊是最大的問題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