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11日 星期五

廢除人文社會學科是短視狹隘的高教政策

John W. Traphagan原作

李明洋摘譯

The Diplomat / 2015-09-26

原文網址: http://thediplomat.com/2015/09/the-japanese-governments-attack-on-the-humanities-and-social-sciences/

重點摘譯:

根據最近的教育新聞,在日本的60所國立大學中,有開設人文社會學科課程的26所大學將關閉或刪減這些領域的系所。在此之前,文部科學大臣下村博文曾寄了一封信給各國立大學,信中表示,日本政府希望大學"開設的學科領域最好能夠符合社會的需求。"該封信呼籲各大學"採取積極的行動,廢除(人文社會科系)或盡可能將彼等科系轉型為自然科學領域。

某些在日本頗負盛名的大學,例如東京大學(University of Tokyo)和京都大學(University of Kyoto)都拒絕遵守該項命令,最近,滋賀大學(Shiga University)校長佐和隆光在"日本時報(Japan Times)"發表了一篇文章,對文部科學省的理念大加撻伐,批評該計畫極度粗暴,計畫領導者是反對知識者(anti-intellectual)。然而,某些國立大學已表示,將終止招收社會科學系所的學生,並遵從該紙命令。

該項由安倍政府發布的命令,目的在於大力推廣實用性質的職業教育,以期符合社會的需求。確實,安倍晉三見識到社會需求更甚於經濟成長,但很難讓人理解的是,研究人類行為、社會組織、文化和藝術何以只有略為觸及社會需求。任何的組織都涉及到人,不論是政府、工業、軍隊或任何事都是如此。為了讓人類工作起來更有效率也更有效用,我們必須瞭解人類行為的特質,必須認識到文化在型塑思想上的重要性,而對於人們合力工作時不斷湧現的需求,也必須透過知識工具來加以分析與因應。

當然,對於工業社會高度發展的日本來說,職業教育確實非常重要,而且將部分國立大學的辦學方向調整成更具職業傾向也有其合理性,但是教育不應該缺少在藝術、文學和道德等主題的深入探討,否則內涵將會是相當空洞的。瞭解如何對這個世界做出詮釋,如何對環境的美感做出評斷,以及如何在與他人互動時進行思考,這些對於身為一個人,以及成為一個成功的工作者或雇主,都是相當基本的,每個教育單位都應該針對這些議題進行仔細深入地探討,儘管辦學係以職業教育為主軸亦然。

其實,安倍政府致力於將日本文化外銷到世界各地也有好長一段時間了,如今卻對人文學科與藝術領域施以打壓,這豈不是相當諷刺嗎?對於那些未來也可能成為和宮崎駿一樣享譽世界的人來說,他們的未來將會是如何呢?他們該選擇國立大學嗎?身為日本藝術文化界指標性人物的宮崎駿,畢業於日本私立振興學院,主修政治學和經濟學,同時也是該校兒童文學(漫畫)研究社的成員。他的許多電影在國內外均獲得極高的評價,對於人類生存的條件和衝突的本質,人類社會組織的複雜關係,均呈現出極為深刻的思想和解釋,並以各種方式來詮釋這個世界。如果說他在作品中所透露出來的諸多觀點,和他在大學時期接受的政治經濟教育薰陶沒有絲毫關聯,那是很難讓人苟同的。當然,他這種對人性所做的探索,乃是藉由繪畫創作,以極其強烈的美感傳給了我們。

職業訓練及找到工作固然重要,但優秀的雇員必須具備創造思考能力,在與他人互動時,能夠在理解彼此的互動過程,並做出解釋,在從事商業活動及日常生活中,也都能秉持著良好的道德操守,這些不僅都攸關於職業訓練和社會需求,而且在培育具有才能又有創造力的工作者,進而締造國家的安全及具有國際競爭力方面,都是至關重要的核心要素。如果沒有賈伯斯(Steve Jobs)提供的審美觀點,也沒有設計師和工程師來將他的觀點付諸實現,蘋果電腦又能搞出什麼名堂呢?

社會的需求,就如同個人的需求,不能像計算資產負債表一樣的簡單,而是應該讓人民除了學習該怎麼使用技能外,也應該學習在深思熟慮下,以服膺道德倫理的態度,將這些技能運用在與他人生活及工作上。把人文社會學科從國立大學中廢除的舉措,顯示出日本當局對高等教育抱持的態度過於短視及狹隘,實在令人瞠目結舌。而且這樣的舉措對於未來日本能否在國際上保有強有力的經濟地位,也將起著負面的作用。


作者簡介

本文作者John W. Traphagan是美國德州大學奧斯汀分校(University of Texas at Austin)宗教研究暨人類特質組織(Religious Studies and Human Dimensions of Organizations)學系教授。

(*本文取得The Diplomat中文授權翻譯,本人特此致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