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21日 星期一

多做回家作業未必有助於學業成就

Jill Barshay原作

李明洋摘譯 、改寫*

The Hechinger Report / 2015-01-05

原文網址: http://hechingerreport.org/homework-matters-depending-upon-which-country-you-live-in/

重點摘譯:

多年來,研究人員一直試圖瞭解回家作業對學生學業成就的重要性為何。早在2009年,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rganiz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 OECD)就曾做過一項全球調查,結果發現某些國家的學生,其回家作業的份量與考試成績沒有多大關係。

例如新加坡這樣一個教育表現卓著的國家,學生的回家作業量相當大;但是教育表現同樣出色的芬蘭,學生的回家作業量就不大。平均而言,芬蘭學生每週大約只花3小時做回家作業,即使如此,他們在PISA 2012的閱讀項目世界排名第6,數學項目世界排名第12。

但如今,與第一次的研究相隔5年之後,OECD的研究人員又針對回家作業的議題進行更為深入的探究,結果發現,回家作業對於各國學生的學業成就確實具有重要的影響。

具體來說,他們發現學生做回家作業的時間會因社經地位的不同而有差異(在OECD的研究中,將高社經地位歸類於高收入家庭)。在38個接受調查的國家中,幾乎所有國家的高收入家庭15歲孩童的做作業時間,比低收入家庭的15歲孩童還要多。此外,花較多時間做家庭作業的孩童,考試成績似乎也比較高。因此,研究者結論道:回家作業會強化貧富家庭孩童的學業成就差距

為此,身為研究人員的Francesca Borgonovi在這項名為"回家作業是否延續教育的不公平?(Does Homework Perpetuate Inequities in Education?)"的研究中提出解釋,表示不只是因為貧困家庭孩童比較可能沒做家庭作業,或是缺少安全的場所可以完成家庭作業,也有可能是學校分派給貧困家庭孩童的回家作業量原本就少於富裕家庭的孩童,這種現象又以私立學校為最。

Borgonovi指出,當針對在同一個國家相同教育體系學習的學生進行觀察時,回家作業份量比較多的學生表現得比較好,因為多出的做作業時間讓他們佔了優勢。

新加坡是貧富家庭孩童回家作業份量差距頗大的明顯例子。社經地位前25%的學生,每週大約花11小時做回家作業,比社經地位後25%的學生多出3小時。平均每多出1小時做作業,PISA的數學成績就高出18分。所以,多出3小時做作業,多出的分數就高達50分以上。這樣的差距是很巨大的。如果以這樣的角度來看,把美國的平均分數加上50分,則美國將排入PISA前10名,而不是現在的第36名。

不過,有一個關鍵因素,也就是Borgonovi所說的"在相同的教育體系學習。"有些學校體系的設計非常仰賴回家作業,(我們)或許可以對這樣的體系進行獨立研究,以瞭解學生在學校裡還學到了些什麼。Borgonovi說:"如果你準備去改變(學校)體系,那很棒,但是當你這麼做的時候,如果這是個很仰賴回家作業的體系,那麼你該做的就更多了。"

目前PISA排名領先群雄的中國上海,他們的學生平均每週做回家作業的時間高達14小時。其中,家庭富裕的學生花16小時做作業,而家境貧困的學生則花不到11小時做作業。然而,有趣的是,上海學生的PISA成績和花多少時間做作業並無多大關係。或許這是因為當做作業的時間超過11小時後,對成績提升的效益就逐漸遞減了!

事實上,世界上大多數的國家一直都在減少回家作業的份量。2003年全世界學生平均每週做回家作業的時間大約是6小時,但到了2012年,則減少到5小時左右。

不過,美國卻反其道而行。通常15歲美國學生平均一週做作業的時間是6小時,大致上和10年前差不多,可能還有所增加。富裕家庭的學生通常每週花8小時做回家作業,大約比低收入家庭的學生多出3小時左右。但是,較多的回家作業未必PISA的分數就會比較高,這和多數國家的情形不相同。對此,Borgonovi表示,在美國沒有發生回家作業會強化(學業成就)不平等的現象。

除了OECD的研究外,Ozkan Eren和Daniel J. Henderson於2011年也刊登了一篇名為"我們是否浪費孩子的時間在做份量更多的回家作業?(Are we wasting our children's time by giving them more homework?)"的研究在"教育經濟學評論(Economics of Education Review)"上。他們發現,回家作業的效益對美國學生來說好壞參半。例如在數學科,回家作業對8年級學生而言具有莫大的助益,但在英語、自然科學或歷史等科目則不然。而且,回家作業對白人學生數學成就的效益,大於黑人學生。換句話說,較多的數學回家作業對於黑人學生的考試成績並沒有太多的幫助。

或許這是個線索,亦即,即便我們可以神奇地讓其他國家的低收入家庭學生和他們的高收入同儕做等量的回家作業,我們可能也無法讓他們的PISA成績提升多少。

其實,Borgonovi並非真的要倡導給孩子做更多的回家作業。她認為,高品質的教師和教學對學生的學習成效比回家作業更為重要。她表示,可以肯定的是,給學生做一些回家作業是好的,(因為)藉此可以教導學生如何規劃,設定目標,然後獨立做作業。但她也指出,每週超過4小時的回家作業量是非常沒有效益的。

最後,Borgonovi表示,若能將(原本的)教育體系重新設計成只給學生少量的回家作業是比較好的,但要做到卻很難


作者簡介

本文作者Jill Barshay目前為"The Hechinger Report"的特約記者,負責每週專欄"Education By The Numbers"的執筆工作,也在"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和"財經時報(Financial Times)"撰寫稿件,並曾上CNN和ABC News等電視節目。Barshay畢業於布朗大學(Brown University),為倫敦經濟學院(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和哥倫比亞大學新聞研究所(Columbia University's Graduate school of Journalism)碩士,並曾在2013學年度擔任9年級學生的代數課教師。

(*本文取得原作者Barshay中文翻譯授權,本人特此致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