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27日 星期日

芬蘭的課堂文化

Tim Walker原作

李明洋重點摘譯

Taught by Finland / 2015-11-07

原文網址: http://taughtbyfinland.com/inside-of-a-finnish-classroom/

重點摘譯:

當我嘎然打開了一年級教室的門,我注意到教室裡有十來個7歲大的孩子,其中一半左右的孩子坐在長方形的桌旁,另一半的孩子則站著。他們每個人的手上都拿著針,專心縫著慶祝父親節的徽章。整間教室迴盪著歡愉的哼唱聲。今天是他們一週中唯一的一堂下午課,所以我預期他們應該會有點焦躁不安。

但事實證明我錯了。

我在第一時間並沒有發現我的同事。原來她正坐在孩子的座椅上,孩子站著圍繞在她身邊,仔細看著她安靜地示範縫紉的技巧。

經由課堂上的冷靜觀察,原本我以為這些孩子已有豐富的縫紉經驗。錯了!下課後,我才赫然發現原來他們是首次拿針線。

在我離開教室前,我的同事把一個盛滿針線的盤子拿給我看。她對我說,她從中記取的唯一教訓是幾乎每根針都不夠尖利!顯然,不夠利的針是沒辦法縫好(東西)的。對於曾經擔任過一年級教師的我來說,我必須承認,當我看到這些孩子手上拿著針線時,不禁咬了咬指甲,捏了一把冷汗!我只是等著看,看是否會有哪個金髮男孩把針當成劍大玩鬥劍遊戲。

自從8月中旬開學至今,已有許多以前的美國同事問我,是否習慣芬蘭的課堂活動。他們真的很好奇。我必須承認自己很猶豫。首先,芬蘭有數千所教室,而我也只有觀察過我學校的幾間教室而已。其次,芬蘭教師被賦予極大的自由,可以自己決定教學和經營班級的方式。

我來芬蘭已經3個多月了。藉由和芬蘭教師的對話及教室觀察,有助於我瞭解芬蘭的課堂實務。

就拿我芬蘭同事的針線課來說好了。儘管那些7歲大的孩子都是首次拿著針線在做練習,但是她仍安靜地坐在座位上。她並沒有焦慮地在教室裡來回巡邏,檢查每個孩子的工作。雖然她的眼睛關注著每個孩子,卻沒有急切地到處查看。當她為孩子講解的時候,她的語氣很平靜,一點也不焦急。

這位同事在課堂上表現出來的平靜風格並非特例,我也常在其他芬蘭教師的課堂上看到相同的景象。他們仔細地維持自己的步調,宛若是個長跑運動員。在課堂上,他們仔細地聆聽孩子的意見;下課休息時間,他們則一邊休息,一邊和其他同事交流。

回想我在美國的時候,常常目睹教師庸庸碌碌地在課堂內外忙裡忙出,就連我自己也是如此。我還以身為"工作狂(workaholism)"而沾沾自喜,認為這麼做會讓自己成為一個更優秀的教師。然而,就我對芬蘭教師的瞭解,他們將無止盡地忙碌視為差勁教師的徵兆。他們認為慢下腳步以便能和學生及同事互動是相當重要的事。

我太太的表妹目前正在赫爾新基大學(University of Helsinki)攻讀教育學程。暑假期間,我和她分享了一本關於班級經營的書,她也頗有興趣。因為我急於想瞭解,芬蘭在班級經營方面有哪些好方法,於是我問她,在課堂上學到了哪些班級經營的相關資訊。結果她告訴我,她連一堂班級經營的課都沒有修過,這實在讓我大吃一驚。

這個星期之初,我和一位芬蘭同事談到了這個議題,結果她的回答和我太太的堂妹如出一轍。她說直到碩士畢業之前,她從來就沒有修過任何一門班級經營的課程。她向我解釋說,她修的課都是非常理論的,尤其學程後面的課程,理論課更多。我再一次詢問她,要她確認一下在畢業之前是否有哪門課沒修過。她立刻指出,就是班級經營沒修過。她表示,她們的課程相當謹慎地不提供學生答案;大學鼓勵學生自行決定所要採用的教學法。她認為,就是因為這樣的哲學觀,才會沒有安排班級經營的課程。

而當我和另一位資深同事討論時,從她的口中,我瞭解到芬蘭每一位教師的上課風格各具特色,這是因為教師的個人風格相當受到尊重。

從我在芬蘭執教至今,我見識到了芬蘭教師的個人風格是如何地被尊重。對許多芬蘭同事來說,或許我的教學風格很奇怪,但是他們卻不會嘲笑我(至少不會公開!)。在我剛開始執教的頭一個月,有一位同事看到我用了一個她不熟悉的教學策略,於是她告訴我,今年她從我這裡學到了新的東西,她感到很興奮。然後,她跟我說,希望我也可以從她那裡學到一些東西。

這位芬蘭同事的態度強烈地表現出芬蘭教師個人風格的備受尊重。教師不僅可以隨心所欲地按照自己的方式進行課堂活動,而且也可以和同事相互學習。


作者簡介

Tim Walker為美籍芬蘭教師,目前任教於Helsinki一所公立學校,他將在芬蘭的所見所聞寫在自己經營的部落格"",與更多的人分享其見解。

(*本文獲原作者Walker授權中文翻譯,本人特此致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