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10日 星期四

博聞強記的盲人天文學家-衛樸

李明洋

在身體的眾多感覺器官中,眼睛擔任著非常重要的角色,一旦失去了視覺,就難以體會外在世界的美妙,以及周遭環境的變化。「眼睛是靈魂之窗」實在是不無道理,因為眼睛實在是太重要了。可是,在這個世界上,仍然有些盲人不但戰勝了視覺上的障礙,而且成就了非凡的事業,其毅力與勇氣足令後人效法。

遠在九百多年前的宋朝,出現了一位天資卓越、博聞強記的盲人天文學家,他的名字叫做衛樸。由於缺乏史冊的記載,所以衛樸的生卒年,至今仍是個謎。目前得知,衛樸活躍的時間大約是介於宋朝神宗皇帝熙寧至元豐年間,也就是西元一○六八年至一○七七年這十年間。

根據《夢溪筆談》的記載,衛樸是淮南人,精通於曆法的計算。衛樸的計算能力驚人,他能不用算籌,僅憑口算,正確的推測出古往今來日食及月食的時間。例如《春秋》中記載的日食,共出現過卅六次。拿各種曆法來進行核對,一般人頂多推算出廿六、七次,衛樸竟然只差一次,推算出卅五次。而所差的那次,經後人的研究,推測是史書上的記載錯誤,亦即應該如衛樸所推得的卅五次才對。又如從夏朝仲康五年(西元前二一二八年)到宋朝熙寧六年(一○七三年)間的三千二百零一年,出現在文獻中的日食次數,共計有四百七十五次,用各種曆法進行核對,雖然都有推算不準之處,然而眾多人中,要屬衛樸推算出來的次數最多。

衛樸因視覺上的限制,計算大多不用算籌,於是當進行曆法的核對工作時,必須有人將曆書上的計算過程,念給他聽,然後他再憑著記憶,在心中計算,最後說出結果。此外,舉凡天文曆算的書,只要聽一遍內容,他就能默誦,記憶力十分驚人【註1】。有一次,有人將曆法書念給衛樸聽,當念到某個地方時,衛樸說:「這個數字錯了。」一看,果然是錯的,原來是抄寫時發生錯誤。衛樸除了口算的能力高超外,撥弄籌碼計算的功力也相當了得。他利用籌碼計多位數的乘法時,不需要設定位點,只見雙手飛快撥動籌碼,令人眼花撩亂。一旦有人移動籌碼,只要用手上下撫摸一遍,他就可以立刻發現,然後將被移動的籌碼撥回正確的位置。衛樸的計算手法,真可用「神乎其技」稱之。

宋神宗熙寧元年(西元一○六八年),東方出現了日食,和當時官方用的《明天曆》,預測的結果不相符,於是神宗下詔,令曆官重修曆法。熙寧五年,新曆法編訂完成,司天監沈括上奏說:「楚州的衛樸,精通曆法,請讓他到司天監來,參與考較新曆法。」(續資治通鑒長編)於是神宗同意,賞賜路費五十貫,召衛樸到朝廷參與新曆法的修訂工作。衛樸到任後,隨即展開校正的工作。他發現司天監、天文院測量天象的渾儀景表、刻漏都有誤差,不能做為修新曆的依據,而且前代修曆,大多只是對舊曆法進行增刪,沒有實際的加以考察。於是他便著手校正節氣和朔望,觀測每天的黃昏、指曉、半夜到來的時刻和月亮、五星(金、木、水、火、土)的實際位置,加以記錄,經過長時間的觀察記錄,最後再用數學計算的方法,進行運算。熙寧八年,新的曆法終於編訂完成,沈括將該法進給神宗,神宗賜名《奉元曆》,沈括官升一級,司天監的官吏也都升官,賞賜絹銀,衛樸亦賞錢百貫。

根據史書的記載,當時司天監的官員均採世襲制,對於曆法根本不瞭解,可以說是掛牌領乾薪的人(宋史翼)。所以當衛樸發現舊法的諸多弊病,而在熙寧六年發生了楊茂先被捕問罪的事件(續資治通鑒長編)後,這些尸位素餐的官僚們遂感到害怕,無不聯合起來,阻撓曆法的工作,並多次製造事端。最後,雖然衛樸堅持修法,完成了《奉元曆》,卻也在三年後的元豐元年(西元一○七八年)遭到罷免,衛樸觀測記錄的宏願終究未能達成。

在講求競爭的今日,身心障礙的同胞往往成為弱勢的一群。想想,遠在九百年前的衛樸又何嘗不是如此呢?

註釋

註1、張彤,中國歷代科學家傳。建宏出版社。民82年。p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