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3日 星期四

手腦並用的芬蘭學校課程

Tim Walker原作

李明洋重點摘譯

Taught by Finland / 2014-01-12

原文網址: http://www.taughtbyfinland.com/home/cooking-in-a-finnish-classroom-what-i-wish-i-learned-as-a-us-student

重點摘譯:

印度食譜說要在烤盤上抹油,這可是我負責的首要任務,至於其他的烹飪隊員則有著不同的任務。例如,其中一個9年級的芬蘭學生負責切雞肉,另一個則正在調配沙拉醬。確切地說,我的工作算是最簡單的。至少我是這麼認為。

可是,正當我想盡辦法把乳瑪琳塗抹在烤盤上時,卻看到一團團的黃色(物體)堆放在烤盤上,而我的刀子也沾滿了成塊的乳瑪琳。由此我得到了一個顯而易見的教訓,那就是塗抹冷的乳瑪琳並非易事。

這時,我的芬蘭同事探過身子,看了一下烤盤,然後對我說:"為什麼你不要用手呢?"我原本以為她應該是在嘲笑我,但是很快地我意識到,芬蘭人並不像美國人那樣愛嘲弄人。"用手?真的嗎?"

她點了點頭。我知道我是該相信她的,畢竟她是個資深的家政老師啊!於是我把刀子放在流理台上,捲起了袖子,然後將手指伸進了乳瑪琳。雖然食材跑進了我的指甲縫裡,但我不在乎。過了一分鐘,我就把烤盤的油給塗好了。然後我轉身面向那群9年級的學生,告訴他們說,我多麼希望當我還是個美國學生時,也能夠擁有這樣的一門課。

在我目前服務的芬蘭學校,這門課可以提供8年級和9年級學生選修。這門課對我來說非常有意義,而且我覺得美國的學生也很有必要上上家政課。

不過,令我驚訝的是,我看到有幾個男孩子選修了這門課,更厲害的是,他們在廚房裡不僅不覺得尷尬,而且還十分在行,完全不是在開玩笑。

我的芬蘭同事對我說,她的這些學生修這門課已經有一段時間了,尤其這幾個男孩子修的時間更久。她告訴我,芬蘭所有的7年級學生,每週都要上3個小時的家政課。聽她這麼說,我真的被擊垮了,因為我實在很揣摩美國中學生上家政課的情況。

芬蘭7年級學生有很多機會進行烹飪活動,但家政課並不是只有這樣而已,他們還要擦拭流理台,清洗碗盤,烹調菜餚。當然,他們也得自己清洗穿在身上的骯髒圍裙。

每週的家政課會有兩小時的實務課,以及1小時的理論課。當初,當我得知家政課也要上理論,不禁笑了出來,但是我同事和她的學生並不覺得有什麼好奇怪的,因為所謂的理論課是上一些關於編預算、節約能源和健康飲食的議題。還有一個主題是上如何擺放餐桌,學生從中會學習如何正確地擺放餐具、餐巾紙和杯子等。

我在想,如果時光返回到我讀7年級的時候,我實在不知道自己是否也會如此認真地學習這些議題。就說擺放餐桌這個主題吧!我問了一個9年級的學生,當她7年級的時候,班上學生是否認真學習這個主題。結果她毫不猶豫地回答我:"當然,這些都是我們必須知道的。"對她的回答,我真是印象深刻。芬蘭人非常重視實務技巧的學習。我的芬蘭籍太太Johanna完美地加以詮釋道:"這個國家是不讓人雇用管家的。"

我環視了一下教室,我目不轉睛地看著那些手腳俐落的學生,他們的製成品證明我所言不虛。沒有人的唐杜里雞(tandoori chicken)烤過頭,或是沒熟。他們烤出來的印度大圓餅口感鬆軟,外表也呈現出金黃色。而他們煮出來的印度香米軟度也適中。一個由5至6個人組成的團隊,大約只要1個小時以內的時間,就把這些食材搞定。甚至,我們還有多餘的時間,可以坐下來從容不迫地享用這些印度佳餚。當然,我發現我座位上的刀叉所擺放的位置相當正確。

這次的經驗讓我重新衡量了自己的長處與短處。以往,我總是告訴別人自己是個極有點子的人,只要給我一支筆、一張紙,或一本書,我就可以做一些不錯的工作。不過,當要動手操作時,我就顯得有點可憐。很久以前,我一直覺得自己是個善於動腦筋的人,但是這些9年級的學生卻讓我重新思索。當我還是個美國學生的時候,是否因為太少有機會動手去做東西,所以我才會(誤)以為自己是個善於動腦筋的人呢?

我教導的5年級學生每週都花4個小時,動手從事美術、木工和手工藝等活動。事實上,他們花在這些課堂的時間遠多於數學課!他們每週數學課的時間只有3小時。

自從我到學校服務至今,我從來就沒聽到任何人把美術、音樂、體育、手工藝、木工和外國語等課稱為"專門課"。這對於我這個從美國來的老師來說確實是有點奇怪,因為"專門課"對大多數的美國教師和家長來說,是再平常不過的用語。所謂的"專門課"指的就是那些不同於英語、數學、歷史和科學的課程,也就是對學生而言並不是必要的課程,就像是額外的課程。

然而,在芬蘭,這些"專門課"非但不是額外附加的課程,而且這些課程更佔據了我的學生一半以上的學習時間。在他們一週26小時的總學習時數當中,"專門課"就佔了13小時。每週數學課和音樂課各佔3個小時。對美國人來說,這樣的安排是不是瘋了呢?

我很好奇,不知道芬蘭所有學校的課程是不是都是如此的完整,因為在芬蘭幾乎沒有所謂的標準化測驗。雖然芬蘭學生在高中畢業時要參與標準化測驗,但根據我同事的說法,這些測驗並不會對中小學的教與學造成影響。

這次的經驗讓我瞭解到,每個芬蘭男孩都會烹飪,而且諸如音樂、藝術和木工等科目都不是"專門課",而是必備課。而且,我也發現自己並不是個善於動腦筋的人。每個學生,包括我在內,都可以在不同的領域成為佼佼者。學生需要的教育是能夠提供他們各種既能動腦又能動手的機會去產出一些東西。而在芬蘭,我看到了這種微妙的課程安排。


 作者簡介

Tim Walker為美籍芬蘭教師,目前任教於Helsinki一所公立學校,他將在芬蘭的所見所聞寫在自己經營的部落格"",與更多的人分享其見解。

(*本文獲原作者Walker授權中文翻譯,本人特此致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