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29日 星期二

性騷擾弱化了日本和美國的校園

Walt Gardner原作

李明洋摘譯、改寫

The Japan Times / 2014-05-31

原文網址: http://www.japantimes.co.jp/opinion/2014/05/31/commentary/japan-commentary/bullying-weakens-japanese-u-s-schools/#.VNlGoJX9nIU

重點摘譯:

正當日本和美國日益重視對不同種族、文化和能力的學生予以包容的同時,對女同性戀(Lesbians)、男同性戀(Gays)、雙性戀(Bisexuals)和跨性別(Transgender)等所謂的LGBT學生的霸凌事件卻達到了符合流行病的定義。這樣的一種反差,迫使教育工作者重新思考這種政策的適當性。

東京,有高達70%的LGBT成人表示,曾在學生時代遭到霸凌,因此教導學生瞭解並接受不同性別趨向者乃是刻不容緩的課題,否則不僅可能致使彼等學生輟學,更可能導致自殺事件的發生。

就如同1986年,在東京的中野區,一位名叫鹿川博文的8年級學生結束了自己的生命。他在遺書中指出,生前不斷被學校的同學嘲笑與折磨,所以他再也忍受不了了。

持續不斷的霸凌事件同樣也在美國發生。根據美國健康和人類服務部(Department of Health and Human Services)的資料顯示,有高達30%的LGBT青少年自殺。

這樣的情況更因網際網路的普遍而更加嚴重,因為對於某人性傾向的惡意攻擊言論可採匿名的方式張貼在網路上。如果這些言論是在校外的課餘時間發布,那麼教育工作者多半不願意去針對這些發布者進行管教,因為他們極有可能因此而被控告侵害言論自由。而且,這些涉及LGBT的議題也常令教育工作者感到不自在與尷尬。

即使霸凌沒有導致自殺,也會造成其他嚴重的後果。去年,有將近9/10的LGBT學生表示在校園裡遭到言語騷擾,而有1/10的學生因而輟學。

有鑑於霸凌對LGBT學生所造成的永久性傷害,紐約市政府在10餘年前設立了全國首座專為LGBT學生開辦的學校。該所名為哈維米爾克高中(Harvey Milk High School)的學校係取自於美國政壇第一位公開出櫃並於1978年遭到暗殺的前舊金山市監督委員會(San Francisco Board of Supervisors)委員Harvey Milk的名字。該校第一年的入學生人數為100人,但隔年就降至69人。

該校的宗旨是為那些因性取向和性別認同而遭到霸凌的學生提供安全的學習環境,雖然打從一開始,該校就因被質疑隔離是否真有助於學生而備受批評,然而,當有高達61%的學生在校園中遭到性傾向的騷擾而感受到不安全時,類似學校仍有暫時設立的必要性。

不過,就長遠來看,透過立法以保護LGBT學生仍舊是必要的,就如同針對弱勢族群和特殊教育學生一般。而在此之前,學校應在學生手冊及行為守則訂定反霸凌政策,並以系統性的方法提供教師進行有關辨識及介入霸凌事件的訓練

儘管日本和美國的文化殊異,然而這兩個國家的LGBT學生卻同樣因為懼怕或仇視同性戀(homophobia)的氛圍而遭到傷害。如若學生在備受性騷擾的學習環境中成長,那麼想要促進社會文化的多元發展將不可能實現


作者簡介

本文作者Walt Gardner曾在美國洛杉磯的Unified學區執教達28年,也曾擔任UCLA研究所的客座講師。目前為日本時報(The Japan Times)和美國教育週刊(Education Week)專欄作家。

(*本文取得原作者Gardner授權同意中文翻譯,譯文內容由譯者全權負責,與該刊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