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7日 星期六

教育不是遏止貧富差距的解藥

Dean Baker原作

李明洋摘譯

Jacobin / 2014-04-14

原文網址: https://www.jacobinmag.com/2014/04/unremedial-education/

重點摘譯:

在決策圈裡,常常聽到這樣的論調,認為只要改善都會區和偏鄉窮困地區的的教育品質,就可以遏止貧富間差距的擴大。這樣的觀點不只缺乏在經濟與政治層面上進行深入的考量,也對過去30餘年來社會日益不公的嚴重誤解。

所以,對於教育改革運動未能有效提升弱勢孩童的教育成果,我們實在無須太過驚訝。

就這一點來看,所謂的教育"改革",根本就不是什麼新鮮事,因為從過去1/4個世紀以來,我們的國家就一直在針對教育做改革了。但是,毫無疑問的,這些改革並沒能讓垂死掙扎的學校好轉,這些學校的學生在標準化測驗的表現依然不佳,而且他們在未來的求職生涯也遠不如那些就讀於富裕地區公立學校或私立學校的學生。

但是,就算改革真能改善教育,不公平的現象也很難有多大的起色。持平而言,擁有較高學歷的人會過得比較低學歷的人好,但是過去30年以來,社會不公的現象卻沒能因為人民受教育比率的提升而有所減緩。相反的,社會中相對少數的人(大約是前1%)即使和教育程度沒有絕對關聯,卻是占盡了經濟利益。

傳統上,在談論教育程度和社會不公的關聯性時,都會把有無大學學歷拿來做比較,計算有大學學歷工作者的薪資比無大學學歷工作者的薪資多出多少,結果發現,在1980年代,無論是男性或女性工作者,薪資都會因為教育程度的提高而增加。根據"經濟政策研究院(Economic Policy Institute)"的數據顯示,擁有大學學歷的男性工作者薪資漲幅從1979年景氣循環週期高點(business cycle peak)的20.2%,上升到1989年景氣循環週期高點的34%;女性則是從25%,上升到40%。

有趣的是,漲幅較大的時刻,尤其對男性而言,是在失業率居高不下的時期。擁有大學學歷和沒有大學學歷工作者的薪資差距,通常會因為職場上科技的進步和電腦的使用而益形擴大。但是,對擁有大學學歷工作者來說,薪資漲幅最大的時候是當電腦開始被引進職場之際。

然而,到了1990年代,即使這是個科技爆炸的時期,即使資訊科技促使了生產速度大幅上升,但大學學歷工作者的薪資調漲幅度卻遠小於1980年代。在1980年代,擁有大學學歷可以讓男性工作者的薪資多出將近14%,但是從1989年到2000年的景氣循環週期高點,薪資也不過多出8%。至於女性,擁有大學學歷工作者的薪資在1980年代可多出15%,但到了1990年代,卻也只多出7.9%。

到了2000年,科技和社會不公之間就更不具關聯性了。即使擁有大學學歷,也沒能從中得到多少利益。在2000年至2011年間,擁有大學學歷的男性工作者薪資只比沒有大學學歷男性工作的薪資多出2.8%。同樣的,在2000年至2012年間,擁有大學學歷的女性工作者薪資也只比沒有大學學歷女性工作者的薪資多出2.4%。在2000年至2011年間,擁有大學學歷而從事電腦和數學相關領域工作者的時薪只提高了5.3%,還不到同時期生產增加速度的1/3。

以上的數據顯示出,在無可避免的科技趨勢下,接受更好的教育未必會比接受較少教育者占有更多的便宜。相反的,那些工作條件較佳的一小撮人,尤其是諸如醫師和頂層企業主管等人,才是在經濟上比任何人占盡更多利益的人。對於收入位居社會底層的人來說,提升教育程度對這種社會不公的現象並不能起到多大的影響。

當然,我並不是說提升教育程度沒有用。擁有更好的學歷所能獲得的薪資或工作條件幾乎都會比擁有較差的學歷來得好。學歷較差者的失業率和未就業率也比學較佳者高得多。

教育確實能夠提供一個明確的流動管道。對於低收家庭的子女來說,如果他們能夠因而擁有朝向中產階級前進的機會,那麼教育確實具有正向的意義。但相對地,如此一來也會造成某些中產階級者朝反方向流動。

此外,在無關工作與收入的前提下,教育也具有莫大的價值。具有識字和基本的計算能力,以及擁有批判思考的能力,都是人生能否充實的必要條件。如果我們的孩子去學校上學卻沒有發展出這些技能,那對社會來說就是巨大的損失。因此,任何公正的社會都應該將確保每個孩子在畢業前學會這些基本技能列為最優先考量

然而,很顯然的,在受教品質和教育程度不合理提升的情況下,勢必會對社會的不公造成影響。這必須在經濟上進行更深層次的結構性改革。這是個實際的問題,鑒於以往教育改革的不堪紀錄,要讓中低收入家庭的子女境況獲得實質性的改善,就必須針對社會結構進行深入的改革。


作者簡介

本文作者Dean Baker為"經濟暨政策研究中心(Center for Economic and Policy Research)主任。

(*本文取得Jacobin中文翻譯授權,本人特此致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