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13日 星期五

捍衛融合的公立學校還是隔離的特許學校?

Steven Singer原作

李明洋摘譯、改寫*

GADFLYONTHEWALLBLOG / 2016-09-01

原文網址: https://gadflyonthewallblog.wordpress.com/2016/09/01/whats-more-important-fighting-school-segregation-or-protecting-charter-school-profits/

重點摘譯:

沒有人希望擁有隔離的學校。至少,沒有人公開宣揚這個想法。

如果哪個政策制定者宣稱,我們必須按照種族和社經背景來將學童予以隔離,那無疑就是自殺的行為。

但是,當我們看到我們的公立學校體系,就會發現隔離確實存在其中。就在民權運動大獲勝利之後,我們竟然讓我們的學校恢復往日我們所不能接受的惡習。

當我們選擇了Barack Obama這位首位黑人總統時,許多觀察家就認為他應該會解決這個議題。然而,當白宮橢圓形辦公室繼續複製以往的政策,使情況變得更糟時,我們卻保持沉默。

所以,我們必須問的是,人們是否仍然在乎?教育的隔離政策真的被這個時代的人所接受嗎?為了避免學校遭受隔離而奮戰是否仍有價值呢?

對此,曾在Obama任內擔任助理教育秘書長的Peter Cunningham不敢肯定。這位傑出的民主黨員擔心,如果為了避免學校遭受隔離而奮戰,將會對他推行的特許學校運動造成傷害。而Cunningham正是財力雄厚且和特許學校過從甚密的廣告公司Education Post的執行董事。

我們隨處可見民主黨人和共和黨人處心積慮地促進各式各樣的"擇校(school choice)"計畫,結果犧牲了傳統公立學校體系。納稅人繳交的稅金,一方面匯集到私立學校或教會學校,另一方面則是集中到以營利為目的的特許學校。這種現象也是人們爭論最為激烈之處,亦即擇校是否會因為種族和社經背景而將學生予以隔離,其中又以特許學校的爭議最大。

簡而言之,擇校是否會讓隔離更加惡化呢?

對此,諸如"全國有色人種協進會(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the Advancement of Colored People, NAACP)"和"重視黑人生活(Black Lives Matter, BLM)"等民權組織的回答是:"會"。而且,眾多的研究結果也支持這樣的論斷。甚至是Cunningham也打破沉默,不得不承認特許學校確實會促進隔離,然而,他仍質疑這樣的結果是否需要在意。他說:"我們或許不值得為了避免學校遭受隔離而奮戰。...我們都認為融合是好事。但是我們經歷了很長的時間,才獲得中等程度的成功。同時,我們還有很多很多的學校,裡面充斥著相同種族的孩子,同一個背景的孩子,他們也都做得很好。..."

他說的那些做得很好的學校,就像是"知識就是力量(Knowledge is Power Program, KIPP)"這類的特許學校。然而,就讀這些學校的少數族裔學生,大多都是經過挑選的成績最好且最用功的學生。至於較難教的孩子則是被他們趕回傳統公立學校。

這樣的作法極具爭議性。

KIPP最為人所熟知的兩件事是:嚴厲的校規和學生的高流失率。即使在KIPP表現很好的學生,通常也很難從大學順利畢業。例如根據2011年"華盛頓郵報(Washington Post)"刊登的一篇評論即指出,在KIPP完成8年級學業的學生中,10年後仍無法取得學士學位者高達2/3

此外,KIPP模式也無法套用在其他地方。例如教育部落格"Schools Matter"在2014年刊登的一篇評論即分析道,KIPP嘗試接管並將其模式套用在一所既存的公立學校學區,但是在沒有挑選最優秀及最聰明學生的情況下,以慘敗收場

Cunningham在與倡議教育私有化且資金雄厚的新自由主義組織"教育改革民主黨人(Democrats for Education Reform)"開會時表示,對於人們致力於解決隔離的問題感到憂心忡忡。他甚至還在"美國新聞與世界報導(US News and World Report)"上發表文章,指出"融合有這個必要嗎?"

這就是癥結所在。隔離是不好的,但是特許學校卻促進了隔離。所以很明顯的,特許學校也是不好的。然而,我們卻不能遏止特許學校!因為這麼做將會破壞公立學校的預算轉換成私人營利的好事;也會破壞諸如Cunningham這幫人把挹注公立學校的龐大資金轉而用來旅遊,揮霍以及添購遊艇的好事。

因為Cunningham從(特許學校)這項產業中獲利,所以他當然會不顧學校遭到隔離的傷害而選擇擁抱特許學校。但我們其他人沒有必要為他的偏心承擔後果。他的主張和整個民權運動的歷史背道而馳。為了爭取有色人種被人公平的對待而奮鬥了百餘年的民權運動,我們不容忽視。

過去我們允許某些學校專收黑人孩子,而某些學校專收白人孩子,我們也允許讓所有的錢都挹注在白人孩子的學校,而黑人孩子則只有撿麵包屑的份。我們之所以知道這些,是因為那是真真切切發生過的事,但如今這個實驗(學校的作法)卻讓我們的學校再度回到了實施隔離的過去,讓資源分配日益不公。如今,我們有富裕的學校,也有貧窮的學校。我們有以黑人學生為主的學校,也有以白人學生為主的學校。那麼您認為錢會去哪裡呢?

但不知何故,Cunningham竟然認為特許學校會神奇地修補這個問題。特許學校的信徒們認為,特許學校的教學就像是法師揮動魔法棒在變法術一樣,哪怕黑人學生沒有課本,沒有上額外的課程,沒有上藝術課和人文課,沒有較小的班級人數也都無所謂。

然而,不幸的是,針對隔離對學校造成的影響所做的研究已有數十年的歷史。

南卡羅來納大學法學院(University of South Carolina School of Law)教授Derek Black指出,"現今,我們知道融合對於學校的每一個面向幾乎都有正向的影響,而隔離則正好相反。...我們也知道融合對每個學生而言都是很重要的。而不管是少數族裔或是白人學生來說,到種族隔離的學校上學都是不利的。"在隔離的學校上學不利於少數族裔學生的學業成就,也對白人學生的社交活動造成傷害

即使世紀基金會(Century Foundation)的高級研究員Richard D. Kahlenberg對於某些類型的特許學校表態支持,但他也認為融合是構成一個成功教育體系的關鍵要素。他表示:"如果我們想一想公共教育的兩個基本目的,(第一個目的)就是要促進社會的流動,使孩子不論在何種情況下,都能夠透過良好的教育,發揮其與生俱來的天賦。第二個目的則是要培育有知識及具有開放心胸的公民,促成社會的凝聚力,以強化我們的民主制度。...因為我們的國家接受來自世界各地的人們,所以公立學校讓每個孩子知道身為美國人的意義,學習民主的價值觀,亦即我們是個平等的社會,這是非常重要的。按照種族和社經地位而進行隔離將嚴重地削弱這些目的。"

過去我們知道,公共教育不只是把最好的提供給某個學生,而且是把最好的提供給全部的學生。公立學校建構了未來的社會。我們想要創造的是一個什麼樣的社會呢?是一個每個人只想為自己尋找出路的社會呢?還是一個大家一起成功,彼此團結在一起的社會呢?

若教育體系讓每個人各顯神通去獲取最優質的教育,進而謀取工作,獲致財富,那麼這樣的作法將會導致為數最多的那些人被拋在後面。而且會強化階級和種族的隔閡。簡而言之,這並不是絕大多數的家長希望孩子所成長的世界。

今日的美國,有超過半數的公立學校學生生活在貧困之中。我們不妨想像一下,如果我們能夠止住不斷擴大的貧窮人口,那將會多出多少的科學瓶頸被突破?會多出多少的藝術作品被完成?而我們社會又會比現在繁榮多少倍呢?這就是融合的目標,亦即建構出更好的世界。

但是,像Cunningham這類的人卻只想著,這樣做會讓他們銀行帳戶裡的財富減少多少。

所以,為了避免學校遭受隔離而奮戰是否重要呢?這乃端視於我們每個人想要生存在一個什麼樣的社會之中,這可是比什麼事都來得重要。


作者簡介

本文作者Steven Singer為美國教育工作者,教育運動倡議者,經營有教育部落格"GADFLYONTHEWALLBLOG"。

(*本文取得原作者Steven Singer中文翻譯授權,本人特此致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