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14日 星期六

面臨低出生率挑戰的美日兩國

Walt Gardner原作

李明洋摘譯、改寫*

The Japan Times / 2016-05-29

原文網址: http://www.japantimes.co.jp/opinion/2016/05/29/commentary/japan-commentary/birthrates-japan-u-s-cause-concern/#.V1rcrzFJl48

重點摘譯:

由於低出生率對日本和美國的教育和經濟造成了衝擊,因而未來的走勢受到了這兩個國家的密切關注。

這種情況對日本尤其嚴重。在2015年,日本14歲或以下的孩童人口已連續下滑了35年,創下1605萬人的新低,比去年減少了15萬人,是自1950年以來的最低紀錄。

根據日本"總務省(Internal Affairs and Communications Ministry)"的資料顯示,目前日本14歲或以下的人口中,男孩佔822萬人,女孩佔782萬人。在47個行政區域中,只有東京的孩童數量比去年多,福岡和沖繩則持平。這個數據使日本在擁有4000萬以上人口的31個國家中墊底,而想在短時間內翻盤,則是希望渺茫。

由於日本的公立學校是由中央、直轄市政府及地方政府按照學生的單位人口予以資助,因此出生率下降意味著學生受到的教育服務很難維持原有的水準。在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rganiz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 OECD)的各會員國中,日本的教育支出經費已較許多會員國來得低,所以,再做任何刪減,都將是雪上加霜。

和日本相比,雖然美國的生育率較高,但也只是稍有改善而已。根據"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CDC)"在2月25日公布的資料顯示,美國每1000名婦女的生育人數從去年的62.5人,稍微提升到62.9人。這是2007年以來的首度上揚。

美國也和日本一樣,公立學校的資金是當局按照學生的單位人口予以資助。遭遇過學生入學人口降低的各州政府都深深感受到財政衝擊的嚴重性。例如密西根州(Michigan)的整體學生入學人數比5年前減少了5萬1000多人,結果該州資助每名學生的教育經費僅有最少額度的7126美元。然而,出生率降低僅是原因之一,特許學校的風潮則是另一個原因。特許學校是接受公共資助,卻不必比照公立學校接受法令規範的學校,而且幾乎所有的特許學校都沒有組織教師工會。

面臨今年夏天可能拿不到薪水的狀況,底特律(Detroit)的教師在五月初發起了為期兩天的罷工運動。對此,密西根州眾議院通過了立法,動用5億美元償付州政府自2009年以來積欠該市公立學校教師的薪資。

低出生率除了對公立學校造成直接影響外,也對日本和美國的整體經濟造成衝擊。低生育率意味著未來將有較少的勞動人口可以消費國內的商品和服務,以及支付老年人的津貼。

就國家的整體人口分布而言,日本的老年人口顯得極為不成比例。儘管如此,美國由於育齡婦女仍待在職場工作而不願成為媽媽,也正以緩慢的速度跟進。事實上,去年美國15歲至19歲的婦女人口下降了9%,也來到了歷史新低紀錄。

如果按照目前的趨勢繼續下去,日本和美國當局都將被迫採取一系列不受歡迎的措施,使得世代衝突的風險升高。無論如何,爭議是必不可免的。


作者簡介

本文作者Walt Gardner曾在美國洛杉磯的Unified學區執教達28年,也曾擔任UCLA研究所的客座講師。目前為日本時報(The Japan Times)和美國教育週刊(Education Week)專欄作家。

(*本文取得原作者Gardner授權同意中文翻譯,譯文內容由譯者全權負責,與該刊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