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5日 星期四

特許學校應肩負責任而非歧視

Amy B. Dean原作

李明洋摘譯、改寫

Al Jazeera America / 2014-01-13

原文網址: http://america.aljazeera.com/opinions/2014/1/charter-schools-shouldeducatenotdiscriminate.html

重點摘譯:

在美國這個移民國家的歷史中,公立學校佔有相當關鍵的地位。無論種族或經濟背景如何,公立學校都能提供年輕學子機會,將自己融入美國的文化,一方面學習用英語說、讀、寫,另一方面將自己母國的文化與同學分享。

當美國化運動在19世紀和20世紀之交推動時,公立學校在放學後及週末假期提供民眾學習英語的課程,睦鄰中心(settlement houses)、私人慈善團體和城市裡的商業會社則提供成人語言學習服務。在1910年代,有一些東北部和中西部的歐洲移民孩童由於參與了雙語教育方案,擁有基本公民技能,故能促進社會的進步。此種以社區為本位的服務方案一直持續到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為了落實全國統一性質的方案,乃不再資助地區服務方案。儘管如此,公立學校仍舊是社區中推動英語教學服務的關鍵成分。

如今,傳統公立學校卻遭到聯邦與各州議員,有時甚至是市長的裁撤與強制關閉。公立學校致力於雙語和非英語裔學生的教育,除了教導他們母語,還協助他們學習英語。而特許學校即使坐落在移民家庭眾多的都市裡,也不見得能夠或願意提供這些孩子相同的服務。

特許學校在所謂的"教育改革運動(education reform movement)"中佔有舉足輕重的角色。該運動假設私立學校比公立學校優越,只因為前者是由私人所經營的。而所謂的教育改革者乃倡議採取市場導向的策略,在貧窮地區廣設特許學校,以修補公立學校的問題。根據"全國公立特許學校聯盟(National Alliance for Public Charter Schools)"的資料顯示,目前全國約有6000所特許學校,服務學生超過230萬人。特許學校的數量比14年前增加了將近4倍。

教育不應該奠基於以市場為本位的基礎上,但是特許學校的經營者卻動員組織,讓教育宛若市場導向。特許學校將獲取更高的考試成績當成了產品來推銷,而且還強迫推展以企業型態的績效責任制來進行評鑑,例如實施標準化測驗,支付教師較低的薪資,隨意開除教師,以及裁撤許多非教學職務的人員,以達成自己訂定的目標。

不足為奇的是,在受到經濟誘因的驅使之下,私人經營的特許學校經營者及其雇員會避免招收到學業成就難以提昇的學生,例如非英語裔學生。如果特許學校的非英語裔學生比重低於傳統公立學校,要提升學校整體的平均考試成績就會比較容易。

2013年初,在路透社(Reuters)公布的一份深度調查報告中顯示,美國各地的特許學校(在入學申請)採取了複雜的篩檢程序,包括要求申請者僅能以英語詳盡地填寫入學申請書,每年只開放2至3個小時接受申請,以及針對社會安全卡(Social Security card)和出生證明進行檢查(這項要求已觸犯法律)。這樣的結果,造成舊金山"蓋特威特許高中(Gateway High charter school)"的非英語裔學生僅佔5%,但相鄰不到1英里的公立高中卻高達14%(因為公立高中必須接受每一位學區裡的孩子)。

此外,針對特許學校的入學情形進行監管的制度也非常糟,根據羅格斯大學(Rutgers University)教授Bruce Baker在2010年所做的報告指出,"費城學區(Philadelphia School District)"的特許學校幾乎沒有接受監管。他在報告中也指出,紐澤西州紐華克(Newark, N.J.)的特許學校系統性地挑選出比較可能會成功的學生。這就是所謂的"吸脂效應(cream skimming, 譯者註:意思是將較好的學生取走,留下比較不好的學生給公立學校)"。Baker指出,有些特許學校的經營者甚至還觸犯法律,例如"北星學院(North Star Academy)",但總體而言,吸脂效應多半發生在採取"抽籤"的入學制度上,例如只有某些孩童的家長才有辦法參與抽籤。結果,以紐華克為例,該區的非英語裔學生佔全體學生的15%,但該區的特許學校卻只服務1%的非英語裔學生。

現今教育移民子女所面臨的困境,和一個世紀以前的美國並沒有多大差異。在1911年,移民官員發現有77%的義大利移民孩童落後同儕至少1年的學業程度。但是,公立學校仍努力協助他們在新的國度裡成長茁壯。根據歷史學者Jacob Vigdor的"從海外移民到美國人(From Immigrants to Americans: The Rise and Fall of Fitting)"一書,截至1920年,在1906年至1910年移民美國的外來人口中,會說英語的佔80%,而在1896年至1900年移民美國的外來人口中,會說英語的則佔85%。

對不會說英語的歐洲移民來說,美國的公立學校是他們得以學習英語的場所。儘管某些評論者反對學校提供移民孩童更好的服務方案,理由是移民付出的遠不及所獲得的。然而,研究結果不斷地告訴我們,新移民帶來了經濟上的貢獻,使醫療和社會安全等公共方案(的品質)得以提升。更重要的是,美國已經擁有數量龐大的移民人口,而歷史告訴我們,擁有強有力的公立學校將使我們每個人都能獲得優質的教育,日後也能找到令人滿意的工作,並能獲得回報。我們不僅要改革移民法案,還必須支持那些提供所有孩童成功機會,以及促進社會繁榮的機構,當然,也包括公立學校在內。

致力於改善公共教育,以及讓所有人接受優質教育,也等同於致力於維護移民者的權益。特許學校原本的目的是要做為教育創新的實驗場所,亦即是一個發展實驗,並與公立學校體系相互合作的地方,而不是用來取代提供融合及高品質服務的公共教育。如今,特許學校不僅聲勢浩大,而且新的政策還授予特許學校在無需監督的情況下進行大規模的擴張,儘管如此,公共教育的支持者仍應努力,保證讓所有的學生,無論語言或家庭背景,都能接受公共教育服務。

我們應該針對特許學校能否提供非英語裔學生更具結構性的服務進行研究,而且特許學校的入學程序也應該接受更為嚴謹的審查,以確保其公平性。特許學校既然使用公共資金,就屬於公共教育體系的一份子,也就必須服膺這個教育體系所賦予的績效責任。

每個支持移民權利的人都應該為移民們發聲,要求學區更積極地維護每個(移民)孩子接受完整公校教育的權利。否則,擁有無限潛能的孩子可能會面臨輟學的命運。那將是我們所有人的損失。


作者簡介

本文作者Amy B. Dean為非營利組織世紀基金會(Century Foundation)的研究員,也是諮詢公司ABD風險投資公司的負責人,和David Reynolds合著"新版新政:區域性激進主義如何重新塑造美國的勞工運動(A New New Deal: How Regional Activism Will Reshape the American Labor Movement)"一書。

(*本文取得原作者Amy B. Dean中文翻譯授權,本人特此致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