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4日 星期三

面臨英語師資荒的日本

Walt Gardner原作

李明洋摘譯、改寫*

The Japan Times / 2016-09-10

原文網址: http://www.japantimes.co.jp/opinion/2016/09/10/commentary/japan-commentary/need-effective-english-teachers/#.V9YG5zYkp48

重點摘譯:

日本政府決定在2020年前,強制小學5年級和6年級學生上英語課,這樣的政策固然是朝向正確的方向前進,但是能否順利讓年輕學子做好準備迎向世界,乃端視公立學校教師的英語能力而定。

而這也是何以前景不令人振奮的原因。

根據日本文部科學省在2015年的調查顯示,只有4.9%的小學教師領有英語教師證。儘管政府致力於2014年增加英語教師的員額,但仍有很大的缺口。然而,真正的挑戰不只是要能夠招聘到14萬4000名英語教師,這樣的數量就足以令人生畏,而且這些新招聘的教師還要有能力提升日本學生的托福(TOEFL)成績。日本學生的英語口說能力在接受要查的國家中是墊底的,而要改善這個令人感到屈辱的落差,則需要招聘到以英語為母語的教師。

這是因為英語就如同其他語言一樣,擁有眾多方言。因此,如果日本希望學生能夠說出和美國人一樣的英語,就必須要求政府聘請在美國長大及受教育的人擔任英語教師。例如,來自印度的教師,發音和重音就和美國人大相逕庭。雖然他們說的都是英語,但在溝通上卻常常無法理解對方的意思。

同樣的,西班牙人說的西班牙語也和南美洲人說的西班牙語非常不一樣。不只是成語不一樣,就連發音也會不同。正因為學習任何語言都非常仰賴日常生活的基本聽力,所以對於提供給日本孩童理想的語言學習模式,就必須仔細的斟酌。

此外,日本也面臨缺乏具有和小學生互動的人格特質的人選。名校畢業者未必能夠在課堂上順利授課,因為這多半取決於人格特質。而當加入了異國文化後,就使得問題更為複雜與艱難了。

例如,以英語為母語的美國人並不孰悉"見守る"的概念,那是一種日本特有的教學方法,主要是針對教學時教師與學生間的微小互動所進行的觀察及關注。他們也不知道"思い遣り"的概念,那是一種著重於同理與為他人著想的概念。這些文化上重要的元素在在說明了亞洲人與西方人思想上的差異。不過,能否將這些概念融入教學中,乃攸關著教學的成與敗

同樣的情況也發生在聘僱日本籍教師的美國校園裡。起初,這些日本籍教師往往會被美國兒童的率直所震撼。不過,他們很快就能從中汲取教訓,讓雙方的互動更為積極。這無關於專業技能,只是在於對異國文化的陌生而已。

有一句關於英國和美國的古老的諺語或許可以用來總結日本目前面臨的問題,那就是"被共通的語言分開的兩個國家(譯者註:出自世界文豪蕭伯納(George Bernard Shaw),原句為:"英國和美國是兩個被共通語言分開的國家。")只要外籍教師沉浸於日本文化愈久,愈了解日本小學教師的言行,他們就愈有可能在日本成功地執教。


作者簡介

本文作者Walt Gardner曾在美國洛杉磯的Unified學區執教達28年,也曾擔任UCLA研究所的客座講師。目前為日本時報(The Japan Times)和美國教育週刊(Education Week)專欄作家。

(*本文取得原作者Gardner授權同意中文翻譯,譯文內容由譯者全權負責,與該刊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