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12日 星期六

川普當選對美國公校教育的影響

Liz Dwyer原作

李明洋摘譯、改寫*

TakePart / 2016-11-09

原文網址: http://www.takepart.com/article/2016/11/09/what-does-president-trump-mean-public-education

重點摘譯:

從廢除加州(California)的雙語教育禁令,到整頓麻州(Massachusetts)的特許學校擴張,各種教育議題正等著在總統大選期間接受選民的檢驗。然而,美國的學前至12年級的公立學校教育,以及高等教育機構卻未能在選戰中受到候選人的青睞,而使得某些美國民眾不知道總統當選人Donald Trump接下來將會採取什麼樣的教育措施。

在週三早上的勝選感言中,Trump誓言"要整頓市中心(的貧民區),以及重建公路、橋梁、隧道、機場、學校和醫院。"但要如何改善公立學校的細節,卻是隻字未提。

對此,美國著名的教育史學家、作家暨紐約大學教授Diane Ravitch在寫給本刊的一封電子郵件上寫道:"這是個充斥著正反兩面的議題,當然Trump在競選期間隻字未提(改善公立學校的細節),顯示他對公立學校一點也不感興趣。"

但是,如果Trump要履行他在競選中所開出的支票,那麼其中一個最主要的改革就是他試圖要縮減、消除或完全消滅美國的教育部(Department of Education)。今年8月份,他在佛州(Florida)的一場演講中表示:"我們希望將教育的事務交由地方政府管理,所以我們要裁減龐大的教育部編制,因為我們的教育是由華盛頓特區(Washington, D.C.)經營,而不是由邁阿密(Miami)或由其他人口如此眾多的地方來經營,這是很可笑的。"

曾在George Bush和Bill Clinton總統任內擔任助理教育秘書長的Ravitch在信中寫道:"Trump的發言人Carl Paladino表示,Trump不會讓教育人來掌管教育部。"

Trump不是第一個建議把教育部廢掉的政治人物。早在1980年,Ronald Reagan就已經開始運作,想要廢除他的敵手前總統Jimmy Carter一手創建的教育部。然而,後來Reagan雖然當選總統,但是因為遭受到以民主黨為多數的國會反對而作罷。

儘管Reagan在競選期間揚言要裁撤教育部,但他(後來)發現削減教育部對學生、教師和國家經濟來說,可能會是一場災難。同樣的,今年9月,一份由左傾的"美國進步行動基金中心(Center for American Progress Action Fund)"所做的分析發現,如果裁撤教育部,將會有高達800萬名低收家庭的學生因失去由聯邦政府發放的"培爾獎助學金(Pell Grants)"而無法負擔大學開銷,以及每年將有500萬名身心障礙孩童和學生因喪失127億的補助而無法接受優質的教育服務。

該份報告還指出"將有超過49萬個教師職務消失,相當於全國14%的學前至12年級的公立學校教師。...這將對美國的經濟造成可怕的影響。將這麼多的工作職務給裁撤了就和美國最大的物流公司"優比速(United Parcel Service, Inc.,UPS)"裁撤了35萬名員工的作法是一樣的。

除此之外,Trump還想做什麼呢?在他的教育政策中,教育券和特許學校似乎被列為優先選項。根據"華盛頓郵報(Washington Post)"的報導,正當Trump對外宣稱要裁撤教育部的同時,他的發言人Paladino表示,Trump會設法"鼓勵市場競爭,最終將把目前坐落在美國市區的腐敗、無能的學區予以拆除。"

Trump在競選官網上表示,他的行政團隊將會"立即額外追加一筆高達200億的聯邦資金,用於投資擇校(school choice)政策。"對此,Ravitch在信中寫道:"我認為他想要把第一項條款(Title I)的經費當成獎金,送給推行特許學校、教育券,甚至是公立學校政策的州政府。那是他先前承諾要將政策轉向於促進擇校的一筆高達200億美元的款項。所謂的"第一項條款"是聯邦政府提供地方學區經費以改善低收家庭學生學業成就的計畫。

今年9月,由"美國政府績效責任辦公室(U.S. Government Accountability Office)"公布的一份報告指出,私立學校擇校計畫確實可能會妨礙每個學生獲得公平的教育服務。對此,美國教師聯盟(American Federation of Teachers)理事長Randi Weingarten表示:"公立學校肩負起教育每個學生的責任,但許多教育券學校拿了公共資金,卻根據學業成就和行為特徵對學生挑三揀四。...教育券學校沒有和公立學校一樣遵循相同的學業品質標準。她們遊走於教會學校和公立學校之間。最終,教育券學校會因為直接榨取公立學校,通常是最需要資助的學校的經費,而導致育的不公更趨嚴重。"

未來,能否將Trump的計畫所造成的傷害程度降至最低,那就要端視各州政府如何做決定了。Ravitch在信中寫道:"有一個很奇怪的轉機,那就是每個學生都成功法案(Every Student Succeeds Act, ESSA)或許將成為公立學校的救星,因為該法案賦予各州政府更大的裁量權。"

去年12月,ESSA法案在兩黨國會議員的強力支持下通過,並由Obama總統簽署,於2017學年度正式生效。該法案取代了聯邦政府採取由上而下模式,極度重視標準化測驗的"沒有一個孩子落後法案(No Child Left Behind Act)",同時賦予各州政府在以學生的學業成就為(教師和學校的)績效責任訂定目標時擁有更大的彈性。

Ravitch寫道:"和華盛頓特區比較起來,地方和州政府比較不會傷害自身的公立學校,因為她們比較貼近於自己的社區民眾。"


作者簡介

本文作者Liz Dwyer曾任職於"Good"雜誌,負責為多家網站和出版刊物撰寫有關種族、教養和社會正義等議題的文章。目前任職於評論媒體"TakePart",負責報導文化和教育相關議題。

(*本文取得原作者Dwyer中文翻譯授權,本人特此致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