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23日 星期四

美國教育券和擇校政策的起源

Julian Vasquez Heilig原作

李明洋摘譯、改寫*

Cloaking Inequity / 2017-01-13

原文網址: https://cloakinginequity.com/2017/01/13/truth-why-vouchers-and-school-choice-were-created/

重點摘譯:

在美國總統競選期間,Donald Trump承諾將在當選後100天內斥資200億美元於擇校政策。根據華盛頓當局的一則謠傳指出,如果他真的要兌現這個競選承諾,那麼該筆資金將挪自於"中小學教育法案(Elementary and Secondary Education Act, ESEA)"中"第一項條款(Title I)"的經費。事實上,從Betsy DeVos這個教育券政策和教會學校的主要支持者被提名為教育秘書長的事件,就顯示出Trump確實會這麼做。

教育券政策係由DeVos的支持者Howard Fuller大力提倡,而眾多私有化支持者則將之視為公民應具有的權利。

然而,我們應該知道,當初教育券政策之所以被提出是基於兩個主要的目的,其一是為了營利,另一則是為了隔離有色人種的子女。

教育券係在1950年代中期,由芝加哥大學(University of Chicago)的白人學者Milton Friedman一手創造出來的。他非常執著於自己的信念,認為企業應該從教育中牟利,學校應該由企業經營,而不該由公家單位辦理。1997年,他在"教育經濟學(Education Economics)"期刊上發表了一篇名為"公立學校:讓他們成為私立學校(Public Schools: Make Them Private)"的論文,指出教育券是"將政府轉型為市場機制的手段",使"一個私有的、以營利為目的的產業得以發展,進而提供各種學習機會,並有效地和公立學校競爭。"除了廢除公立學校體系,他也認為教育券可以讓民眾選擇學校,透過競賽來為學校分出高低。

然而,教育券政策卻一直無法說服社會大眾接受將教育予以私有化,而只侷限於在政治上做為協助都市貧困孩童的方法。

紐澤西州地方民間組織"紐澤西拯救我們的學校(Save our Schools New Jersey)"在官網上表示:

...近代我國學校教育券計畫是在1989年,由威斯康辛州首度立法通過,主要實施對象是"密爾瓦基學區(Milwaukee School District)"的低收入家庭。儘管學生的學業表現低落,教師人員流動率極高,但教育券支持者卻仍能在立法通過後讓該項計畫成長茁壯,例如該州州長Scott Walker在2013年6月大規模地擴張教育券政策。
截至2012年底,針對私立學校實施的教育券計畫已在克里夫蘭(Cleveland)、密爾瓦基、紐澳良(New Orleans)、拉辛(Racine)等城市,以及哥倫比亞特區(District of Columbia)、科羅拉多州(Colorado)的道格拉斯縣(Douglas County)等地區實施;此外,亞利桑那州(Arizona)、佛羅里達州(Florida)、喬治亞州(Georgia)、印第安那州(Indiana)、伊利諾州(Illinois)、愛荷華州(Iowa)、路易西安那州(Louisiana)、明尼蘇達州(Minnesota)、賓夕法尼亞州(Pennsylvania)、俄亥俄州(Ohio)、奧克拉荷馬州(Oklahoma)、羅德島州(Rhode Island)、猶他州(Utah)和維吉尼亞州(Virginia)等州也都全面實施教育券政策。雖然實施教育券政策的學校,學業成就一直都不理想,但印第安那州、路易西安那州和威斯康辛州的立法者卻仍持續擴大教育券計畫。

教育券政策真的只實施於低收家庭和有色人種的子女嗎?

在2014年,"全國有色人種協進會北卡分會(North Carolina 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the Advancement of Colored People, NC NAACP)"公布了一份簡報,否認了這種說法。在"布朗訴托皮卡教育局案(Brown v. Board of Education)"後,美國南方各州遂決定要使故意拖延廢除種族隔離政策的學校就範,其中的一個方法就是實施教育券政策。亦即教育券政策就是聯邦聯邦政府對"布朗訴托皮卡教育局案"所做的回應

對此,網路媒體"The Carolina Mercury"援引NC NAACP所公布的簡報寫道:

該份報告和Pearsall Plan已在1956年被州議會(General Assembly)所採納。州長Luther Hudges在會議開始時即向在場的議員表示,"北卡羅來納的民眾希望他們的州議會和州長盡可能以合法的方式防止他們的孩子被迫去不願意就讀的混合學校就學。
州長和所有的白人議員都沒有辜負民眾的期望。佔州代表1/4席次的NC NAACP的意見被漠視了。州政府建立了一套程序,允許那些被命令廢除(種族隔離政策)的學區關閉學區內所有的公立學校。然後州政府將會提供彼等學區裡的白人學生教育券,讓他們去就讀私立學校。針對州教育委員會(State Board of Education)和非公立學校的相關法令進行變更,其背後的原因已公諸於世。(那就是)州監管單位暗中協助,將納稅義務人的稅金用來資助那些放棄就讀取消種族隔離政策公立學校的白人家庭,以及實施種族隔離政策的私立學校。這就是北卡羅萊納州最臭名昭著的教育券政策的濫觴,也是當今教育券政策的腐敗根基。

但令人震驚的是,當初該州創立出來的"隔離學院"私立學校,直到現在居然還繼續存在著!事實上,這些學校在以黑人為多數人口的郡尤其常見。

在NACCP致力於廢除北卡羅萊納州公立學校隔離政策的1968年至1972年間,該州私立學校的入學人數暴增了將近3倍,從原先的1萬8000人,增加到5萬多人。而且,這些學生人數暴增的私立學校,通常都集中在以非裔美國學生為多數的地區。

以下是NAACP發現的事實:

1.柏蒂郡(Bertie County)有62%的人口為黑人,但設立於1968年的勞倫斯學院(Lawrence Academy)有98%的學生為白人。

2.哈利法克斯郡(Halifax County)有53%的人口為黑人,但設立於1969年的哈利法克斯學院(Halifax Academy)和霍布德學院(Hobgood Academy)分別有98%和95%的學生為白人。

3.赫特福德郡(Hertford County)有超過60%的人口為黑人,但設立於1966年的東北學院(Northeast Academy)有99%的學生為白人。

4.萬斯郡(Vance County)有49%的人口為黑人,但設立於1968年的克爾萬斯學院(Kerr-Vance Academy)有95%的學生是白人。

在卡羅萊納州,某些傳統學院仍清楚地讓民眾知道彼等學校係以招收白人學生為主。例如最近勞倫斯學院就在網頁上公布(參觀)時間,並告知家長可以使用北卡羅萊納州的教育券到他們這個實施隔離政策的學校就學。

NC NAACP總結道:

NC NAACP理事長William J. Barber II博士表示,一個多樣化又資金充裕的公立學校體系是促使州得以成功的基石。...極端份子攻擊公共教育是公然企圖進一步榨取我們學校的資源。不僅無助於絕大多數的黑人學生和其他有色人種學生,而且還會使資金不足的公立學校更形孤立。
Barber II進一步指出,"NC NAACP的簡報指出,推動教育券政策多年的極端份子已承認,這種作法是試圖要以少數族裔孩童和家長做為樹立其在公眾面前的形象,以掩飾掩藏在這些種族主義份子背後的目的。...除非北卡羅萊納州肩負起憲法賦予及道德上應盡的責任,確實讓每個孩童都獲得資金充足的公共教育機會,否則"一起向道德邁進運動(Forward Together Moral Movement)"將不會停歇。"

我認為由同儕審查的文獻報告也同樣值得重視。雖然不少報告是在新自由主義智庫資助下,由阿肯色大學(University of Arkansas)的學者執行,以推動教育券政策,但仍有不少卓越的報告證實了教育券政策確實對學生有著負面的影響。

以下是Diane Ravitch教授從伊利諾大學(University of Illinois)教育學院(College of Education),專精於教育政策、組織和領導的Christopher Lubienski教授最近發表的一本名為"公立學校的優勢:為何公立學校優於私立學校(The Public School Advantage: Why Public Schools Outperform Private Schools)"的書中所引述的內容:

多年來,我們聽到了許多最嚴謹的研究結果聲明教育券計畫是如何地益於學生,尤其是對就讀於市區的少數族群學生(更是如此),而且也沒有任何證據顯示出教育券對學生有害。儘管這些聲明是很值得商榷的,但卻是教育券倡議者的核心論調,意圖藉此證明教育券政策能夠提升學生的學業成就。認為教育券對於那些深陷於辦學失敗的市區學校學生來說是無害,甚至可能是有益,因而需要給予(這些學生)選擇權的思維遂被用以呼籲,從規模較小的城市開始實施教育券計畫,最後擴展到全州,施用於愈來愈多的學生身上。
現在,有一些新的研究和評論,包括某些由教育券政策倡議者所執行,並曾認為教育券是無害者,呈現出截然不同的結果。例如有一些新的評論針對既存的特許學校研究進行回顧,結果發現,整體而言,教育券政策對學生考試成績的影響力是零星、不一致,而且通常就統計上而言,和無效果幾無二致。
不過,某些針對路易西安那州(Louisiana)的教育券政策所做的新研究引起了外界廣泛的關注。彼等研究發現使用教育券進入私立學校的學生顯著地受到了傷害。"

總之,如果您在15年前問我對教育券的看法,或許我會寫一篇文章來讚頌這個政策。然而,當我在10年前開始針對這個議題做研究後,就更加強了我對這個政策及其起源,政策制定者的真正意圖,以及諸如新任教育秘書長Betsy DeVos和大力倡議教育券政策的北卡羅萊納州教授Howard Fuller等其他種種的批判力道。

智利(Chile)的教育券政策也是值得關注的重要部分。老實說,我已從某位史丹佛大學的博士生身上了解到實施教育券政策的智利教育體系,但是當我在"德州大學奧斯汀分校(University of Texas at Austin)"列席該名學生的論文發表會時,我才真正醒悟到實施教育券政策究竟會發生什麼事。他的論文是針對過去幾十年來,智利實施教育券政策後對隔離產生的影響進行研究。如果Betsy DeVos和Howard Fuller成功地將美國的教育體系私有化,那麼美國的教育將會重蹈智利的覆轍。如果我們真能了解到教育券政策的過去,以及目前正持續進行的相關研究,我們就應該要對一個被企業和教會掌控的教育體系多加關切。


作者簡介

Julian Vasquez Heilig為加州州立大學薩克拉門托分校(California State University Sacramento)教育領導和政策研究學系(Educational Leadership and Policy Studies)教授,也是全國有色人種協進會加州/夏威夷分會(CA HI NAACP)教育主席。經營有全美50大優質教育部落格"Cloaking Inequity"。

(*本文取得原作者Heilig教授中文翻譯授權,本人特此致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