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18日 星期一

教師罷工是為了捍衛教育權益

Amy B. Dean原作

李明洋摘譯、改寫*

Al Jazeera America / 2016-02-09

原文網址: http://america.aljazeera.com/opinions/2016/2/why-teachers-are-striking.html

重點摘譯:

去年12月份,芝加哥絕大多數的公立學校教師投票表決在今年春季發起罷工,因為他們和芝加哥教育委員會(Chicago Board of Education)的勞資談判破裂。這次的罷工是這個全美第3大學區3年以來所發起的第2次罷工。

芝加哥教師在2012年發起的罷工,是25年以來的頭一遭,肇因於幾十所公立學校面臨被當局威脅關閉,致使學童必須走幾英里的路程,到其他學區去就學。誠如"芝加哥論壇報(Chicago Tribune)"所報導的內容,芝加哥最近舉辦的罷工表決活動,是教師對於當局無視於減少班級人數,增加千餘名校護、心理師和社工師,以及數百名諮商師和個管員編制等訴求,而執意刪減預算所做出的反抗行動。

芝加哥並非特例。去年,美國的公立學校學區總共有14起罷工事件,是過去6年以來罷工次數最多的一年。如今,進入了2016年,教師也有了一些大動作,其中最引人注目的,當屬底特律公立學校的教師。為當地教師沒有罷工權,所以教師就發起了"以病假進行罷工(sick-outs)"的活動

教師罷工之所以日益增加,起因不是只有薪資和福利等就業問題,也有來自於對公立學校教育品質的關注。例如降低班級人數,減少標準化測驗的次數,以及落實更公平的學校等,即是教師為了捍衛教育這個公共事業所提出的訴求。

過去十餘年來,鼓吹"學校改革運動(school reform movement)"的人日益推動公立學校私有化,主要的手段就是設立特許學校。這些人認為,美國教育體系的問題主要是出在教師身上,這是他們慣用的伎倆,亦即將教師當成了替罪羊。

其中,最能用以闡述這群人的觀點的著名例子,就是2010年上映的紀錄片"等待超人(Waiting for Superman)"。該片不將美國教育的高輟學率怪罪在學校經費的遭到刪減,反而是歸咎於教師。"哈佛教育評論(Harvard Educational Review)"指出該片導演Davis Guggenheim的觀點是:由於受到保護且具有終身教職的教師,正等著領取退休金,而使得美國孩童無法接受到高品質的教育。"那麼,"教育改革運動"的解決方案又是什麼呢?那就是特許學校,因為他們不承認教師工會。

對於該片將教師當成替罪羊的情形,"哈佛教育評論"提出了質疑表示,該片呈現的所有事證,不是不夠完整,就是有誤導性的數據,而且其所做的宣稱也沒有證據支持,Guggenhem的最大的過錯就是在這些部分交代不清。其次,雖然該片表面上是在談論教學,但卻沒有呈現出任何一位教師,以及任何一所被(特許學校)取代的學校所發出的心聲。

過去幾年以來,發起罷工的教師已清楚地表明,在維護教師專業尊嚴及改善孩童受教品質這兩者中只能二擇一是錯的,這兩者應該齊頭並進才對

去年二月份,洛杉磯統一校區(Los Angeles Unified School District)的教師之所以醞釀發起罷工活動,不只是因為他們的薪資已被當局凍結了8年之久,而且也是因為該學區有將近3000個初中和高中班級人數超過了45人,對於孩子的學習無疑是一種傷害。然而,該學區主事者一直反對限縮班級人數,直到教師威脅要罷工才鬆口。最後,就如同"洛杉磯時報(Los Angeles Times)"的報導所說的,學區主事者的態度軟化了,並在協議中同意提撥經費縮減重點學科或年級的班級人數。

去年九月份,當西雅圖教師發起罷工活動時,他們將學區家長對於小布希(George W. Bush)和歐巴馬(Barack Obama)政府不斷鼓吹過度考試的反感,向當局做出了回應。他們認為當局把學生的考試成績做為評價教師薪資的政策,著實對學生和教育工作者造成傷害。而且,將大多數的時間拿去為考試做準備也讓學生損失了學習科學和歷史等其他學科,以及從事其他活動的時間。

長期以來,西雅圖的教師對於家長反對當局持續增加標準化測驗均予以支持。在2013年和2014年,他們在華盛頓州發起了全國性的考試抵制運動,使(時任)教育秘書長的Arne Duncan大為光火。然而,當學區主事者拒絕對他們的訴求做出回應,並且試圖刪減小學的下課休息時間時,西雅圖的教師罷工了。而在罷工活動持續一週後,教師終於贏得了勝利,不僅終結了以學生考試成績做為教師薪資依據的政策,也取消了特殊教育學生班級人數上限的規定。誠如"華盛頓郵報(The Washington Post)"專欄作家Valerie Strauss所說的:"西雅圖的教師曾經說過,他們不只是為了調薪而奮戰,也是為了讓(教育)體系對學生更好。看來,他們做到了。"

教育工作者挺身捍衛公立學校教育係處於詭異的處境之中。學校的管理階層除了薪資和利益等議題外,往往拒絕(和當局)進行磋商。但是,當教師想要依循行政管道(針對各項議題)進行磋商時,卻又會被指責為(心胸)狹窄及自肥。

曾任聖保羅教師聯盟(St. Paul Federation of Teachers)理事長及現任美國教師聯盟(American Federation of Teachers)副理事長的Mary Cathryn Ricker表示:"多年來,人們總是告訴我們,如果工會有不同的作法,表現出你們是關心學生的話,就會更受到人們的尊重。"結果當聖保羅的教師試著針對社區的議題進行磋商時,卻遭到學區當局的拒絕。直到工會開始動員社區民眾,準備發起罷工時,學區的官員才做出讓步。最後,聖保羅的教師獲勝了,(當局)減少了考試份量,擴大學前教育規模,增加校護、諮商師、圖書館員和社工師的員額,以及針對特許學校擴張致使周邊學校縮減的情況進行審視。

只要公立學校依然存在著不公平,經費持續不足,那麼,可以預期的是,針對彼等議題而發起的教師罷工和合約談判,就會繼續下去。除了芝加哥教師威脅(將)在今年春季發起罷工活動外,波士頓(Boston)和許多城市的教師合約也將於今年到期。

第一線教師為整個教育體系背黑鍋已經夠久了。所以,如果他們採取罷工的手段,我們應該支持他們。因為他們是為了捍衛美國公立學校教育的權益而發聲。


作者簡介

本文作者Amy B. Dean為非營利組織世紀基金會(Century Foundation)的研究員,也是諮詢公司ABD風險投資公司的負責人,和David Reynolds合著"新版新政:區域性激進主義如何重新塑造美國的勞工運動(A New New Deal: How Regional Activism Will Reshape the American Labor Movement)"一書。

(*本文取得原作者Amy B. Dean中文翻譯授權,本人特此致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