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16日 星期六

在職場上備受不公的日韓婦女

Kyla Ryan原作

李明洋摘譯、改寫*

The Diplomat / 2014-08-20

原文網址: http://thediplomat.com/2014/08/south-koreas-failure-to-support-working-women/

重點摘譯:

儘管日本兩性工作者薪資上的大幅差異已被廣泛的討論,但南韓本身也面臨著兩性差距的問題。事實上,根據2013年"全球性別差距報告(Global Gender Gap Report)"針對各國兩性在經濟、政治、教育、健康標準等項目所做的評量顯示,南韓從2006年的第92名滑落至第111名,落後於位居第105名的日本。該報告指出,即便日本和南韓的經濟狀況令人印象深刻,但距離兩性平等的境地仍有很長的路要走。

南韓首位女性總統朴槿惠(Park Geun-hye)在競選時承諾,務必解決婦女面臨的問題,例如改善幼托制度。日本首相安倍晉三也宣布,預計提升日本婦女的就業率,以及強化職場婦女的權利,例如在2020年前,讓30%的婦女擔任職場領導職務。

日本和南韓的職場文化極為相似,包括工時長,以及下班後的傳統社交活動,雖然下班後的社交活動不支薪,但卻幾乎是強制性的,藉此和職場上的夥伴相互聯繫與攀談生意。這兩個國家也都面臨著人口快速老化的問題,致使孩童照護成為維持職場工作力的重要社會角色。

南韓的婦女也和日本一樣,打從出生後就面臨困境。儘管南韓擁有大學學歷的男女性人口比例不相上下,但具大學學歷的女性就業率仍居於OECD各國末尾。南韓全體婦女的勞動人口中,兼職者即高達27.7%,遠高於接受調查的22個OECD會員國平均(12.5%)。南韓許多婦女一旦30歲過後,即可能因為結婚和生育而離職,即便日後返回職場,也常因照顧子女而僅從事兼差性質的工作。

根據OECD的資料顯示,由於南韓的工時過長,致使丈夫只花些許時間在家庭事務上,而將繁重的家庭責任留給妻子。想要和男人一樣追求職場生涯的婦女則不願生育,也因而導致南韓面臨低出生率的問題。同時,未婚女性的比率也從2000年的9%,躍升至2013年的15%。

在OECD各會員國當中,南韓是唯一一個具大學學歷婦女的就業率未能高於僅具基礎教育學歷婦女的國家。此一現象顯示,有若干因素不利於婦女進入職場,例如兩性薪資差距,以及讓婦女肩負較少的工作責任。日本婦女的薪資大約是男性工作者的57%,但南韓婦女的薪資則只等於男性工作者薪資的44%。

對於日本和南韓來說,提升婦女就業率乃意味著經濟利益的大幅增長。從OECD各國所得到的資料顯示,擁有較高女性就業率的國家,往往也具有較為穩定的生育率。

南韓預計在2014年前提升"性別平等和家庭部(Ministry of Gender Equality and Family)"的預算,以提升該國幼兒托育的能力。雖然金錢並非解決兩性平等問題的唯一方法,但提供職業婦女支持卻是重要的。日本在幼兒托育方面同樣缺乏足夠的支持,許多孩童都在幼托照顧的候補名單上等候,而且優先權多半給予已在職場上工作的婦女,因此對於已有子女而想覓得一份全職工作的婦女極為不利。雖然安倍晉三提議在2017年前落實零等待的幼托照護政策,然而,要達到此目標的其中一項計畫是必須將育嬰假延長3年,如此一來,過久的離職將使得婦女的工作技能與經驗落後於男性工作者,進而對婦女的聘僱造成潛在不利的影響。

南韓的經濟在20世紀下半葉歷經了大幅成長。早在1960年代,南韓仍處於貧窮且自由有限的社會。如今,南韓已然擠身世界經濟極度發展與科技進步的國家之林。然而,就像日本一樣,南韓婦女的地位並未能在該國經濟突飛猛進之際跟上腳步,使得彼等國家均面臨著低出生率、人口老化,以及職場婦女持續備受不公平待遇的問題。


作者簡介

本文作者Kyla Ryan為The Diplomat編輯助理。

(*本文取得The Diplomat授權中文翻譯,本人特此致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