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29日 星期五

芬蘭學校讓孩子上課保持專注的方法

Tim Walker原作

李明洋摘譯

The Atlantic / 2014-06-30

原文網址: http://www.theatlantic.com/education/archive/2014/06/how-finland-keeps-kids-focused/373544/

重點摘譯:

我的5年級學生Sami,活像一具殭屍趴在桌上,不滿地對著我說:"我覺得我快要爆炸了!我不習慣這樣的作息。"他說的是真的。充滿憤怒的紅色疹子佈滿著他的額頭。

哎!我在想,到底該用什麼辦法來展開我在芬蘭的第一年執教生涯呢?今天不過是第3天而已,但我卻已經把學生推到了臨界點。當我把他帶到一邊以瞭解狀況時,很快地,我就察覺到為何他會這麼生氣。

這整個禮拜,我為我的5年級學生炮製了一個全新的作息表。一般而言,芬蘭學校每天的作息是上課45分鐘,就會休息15分鐘。在休息時間,學生會在戶外進行遊戲,以及進行社交活動,而教師則會到休息室和同事聊天,喝咖啡。

但是我並沒有注意到這一點。當我還在美國執教時,我會一口氣花幾個小時上課,於是我也試圖將這樣的模式複製到芬蘭的學校。然而,芬蘭的模式似乎顯得較為輕鬆,而我也相信這樣孩子會比長時間待在課堂上學得更好。所以後來我決定修改作息表,把兩堂45分鐘的課併成一堂(90分鐘),然後一次讓學生休息30分鐘。但現在我瞭解,何以那些紅色的疹子會佈滿Sami的額頭了。

我想了想,我不能確定美國的方法一定行通。在美國的時候,我的學生似乎總在上課45分鐘後,會摳摳他們的腳丫子。但是他們卻從來不會像這個5年級的芬蘭學生,對這樣的課程安排如此的反感。就在這一刻,我決定遵從芬蘭的作息模式。

結果後來,整個學年當中,我的芬蘭學生每當下課休息時間結束時,都是雀躍地進到教室裡。更重要的是,他們在課堂上顯得格外地專注。

剛開始,我還以為自己獲得了重大發現,那就是經常休息能讓學生整天都保持活力。但是後來我才想起來,芬蘭早就知道這一點,他們早在1960年代就在學校作息中安排頻繁的休息時間。

在我探詢芬蘭人處事價值的過程中,偶然間發現了"休息:教育發展的角色(Recess: Its Role in Education and Development)"一書的作者,同時也是明尼蘇達大學(University of Minnesota)教育心理學榮譽教授的Anthony Pellegrini,早在10餘年前就曾讚譽過(芬蘭的)這種方法。Pellegrini也觀察到,東亞(East Asia)地區大多數的小學生在上課40分鐘後,都有10分鐘的下課休息時間,就如同我在芬蘭學校所看到的。經過短暫的休息後,學生在課堂上都會顯得更加專注。

不僅如此,Pellegrini和同事還在公立小學進行了一系列的實驗,以瞭解休息時間和課堂專注力之間的關係。結果每個實驗都顯示,學生在休息之後比休息之前更為專注。他們還發現,當上課時間延長而拖延到下課休息時間,學生的專注力就會下降。

在芬蘭,小學教師似乎瞭解到這一點。不管下雨或晴天,只要下課時間一到,他們就會把孩子請出教室。如此一來,孩子就必須決定該怎麼打發下課休息時間。通常,芬蘭教師會採輪流的方式,每次下課休息時間由兩位教師負責看管孩子。

雖然我贊同芬蘭的這種作息模式,但是根據Pellegrini的研究顯示,休息時間不見得一定要到戶外從事活動。在他的其中一個實驗即發現,下課時間無論學生是待在教室裡還是在戶外從事活動,效果都是相同的,亦即只要有休息,他們在課堂上就會更專注。

然而,我認為比較重要的並非學生在哪裡從事活動,而是在於我們給予學生多大的自由,讓他們去安排自己的結構性活動。Pellegrini發現,若休息時間係由教師所主導,那麼休息就沒有價值了。因為,休息時間正是提供學生機會,讓他們自由自在地遊戲,以及發展社交的能力。在下課休息時間,孩子不是只有休息和補充精力而已,他們也可學習到互助合作、溝通和相互妥協等,而這些都是學業及生活中不可或缺的技能。

身為教師,我一直試圖經由實驗來改善我的班級。瞭解芬蘭有助於我協助這個心慌意亂的5年級學生(克服困難),也讓我開始意識到下課休息時間是個促進學習功效的策略,我也不再因為縮短上課時間而感到罪惡。Pellegrini的研究證實了頻繁的休息,有助於提升課堂的專注力。所以,我們不必擔心如果一天當中有好幾次讓孩子休息10到15分鐘,會中斷他們的學習成效。而且,說句實話,我們教師也會因此而獲益。


作者簡介

Tim Walker為美籍芬蘭教師,目前任教於Helsinki一所公立學校,他將在芬蘭的所見所聞寫在自己經營的部落格"",與更多的人分享其見解。

(*本文獲原作者Walker授權中文翻譯,本人特此致謝)